武剑乾坤方羽姜宁热门小说完结_全集免费小说武剑乾坤方羽姜宁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武剑乾坤》,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方羽姜宁,故事精彩剧情为:【传统玄幻】【剑修】天外而来的少女,不知来处的剑灵十大洞天,三十六洞天福地,这天下光怪陆离少年手握三尺青锋,慢慢走远…

武剑乾坤

很多网友对小说《武剑乾坤》非常感兴趣,作者“奶茶要三分糖”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方羽姜宁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虽然他的行李只有两件衣衫,与一张缝缝补补的被子。远不及他师父姜玉幽的家当。姜玉幽身为修炼之地宝玄洞天峰主,储物灵器还是有的,但他还是将一些东西给苏羽背着。“这点苦都吃不了,以后的修行还多着呢,我领你进门,资质不是最重要的,另外叫我师父…

阅读精彩章节

广海州,大离王朝官路。

“姜老头,我不背了,谁爱背谁背!”

前往宝玄洞天的路上,苏羽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将两人份的行李丢在地上,甩手不干。

虽然他的行李只有两件衣衫,与一张缝缝补补的被子。

远不及他师父姜玉幽的家当。

姜玉幽身为修炼之地宝玄洞天峰主,储物灵器还是有的,但他还是将一些东西给苏羽背着。

“这点苦都吃不了,以后的修行还多着呢,我领你进门,资质不是最重要的,另外叫我师父。”

前头闲庭信步的姜玉幽抚着长白胡子,微微驼背,两手空空。

一屁股坐地上的苏羽切了一声,“还不是因为来我们村三个人里,就你最弱,抢不过别人罢了。”

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峰主老头姜玉幽,并没有与那些超脱都未入的道人们争取村里仅有,能修炼的孩童,

而是选了资质只是中等的苏羽。

不过这些,只是少年苏羽不知道。

比起去山上学那什么仙家道术,他更愿意和隔壁顾大娘家叫顾桃的同龄女孩去放牛。

他在牛背上哼从说书先生听来的小曲,女孩在旁边小河洗野果,也轻声跟着哼。

这样的日子,苏羽觉得过一辈子都不无聊。

可惜这样的日子没有了,那个经常乐呵呵笑的很好看的女孩,也和苏羽类似,被一个妇人带走了。

离开的时候,他看见那个村口吵架,一人独战三泼妇不落下风,遭委屈只会骂人的顾大娘,竟然哭个不停的送女儿离去。

自小不知爹娘是死是活的苏羽,见此心里有莫名的情绪。

“谁弱,为师这是返璞归真,大道之玄妙,岂是你这个连养气还不会的黄毛小孩所能理解的。”姜玉幽自豪的抚顺胡子。

瞧见苏羽没有认真听自己说话,又歪头想东西,他嘲笑道:“还想着那丫头呢,我劝你早早断了这念头,那丫头天资过人,被十大洞天的耀真洞天领走,前途光明的很。”

姜玉幽话锋一转:“当然,我宝玄洞天也不差,虽只是三十六洞天之一,但在也是广海州第一的小洞天。只要你潜心修行,将来大逍遥境界未必不能触手可得啊。”

苏羽没有反驳老头,反而问:“那我们这个师门有多少人?”

自信的老头话头顿了顿,咳嗽几声,转头看山景,依然笑答:“我们宝玄洞天与其他洞天不同,讲究质量,我们灵安峰更是严格遵守此规矩,在我看来那些几万人的山门,参差不齐,难以出……”

“你就说几个人!”苏羽截断老头话。

“嗯….加上你和我,三个。”

“还行,你说的,我修炼有了成果,就能天天吃烧鸭了。”

“那是当然的事,另外你头上虽然只有一个大师姐,但你师姐厉害不得啊,在她那弟子一代,算是佼佼者,没几个能比得上她。”

苏羽静静听,姜玉幽笑着继续道:“还有你师父我,几个峰主中,修为也是顶天的,进我灵安峰,不亏你。”

途中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你一个干农活的人既识字,又取名苏羽,跟村里那二牛狗蛋的根本不是一脉,谁给你取得名?”姜玉幽好奇问道。

“村里说书先生说,我是从河里躺盆里飘来的,怀里有张纸,就写着苏羽,然后村长可怜我,就百家饭养大我,说书先生说我聪慧,有空就教我识字。”

苏羽弯腰背大行李,平静述说自己身世。

但他没有说十几年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过节过年,又是一个人怎么过。

姜玉幽没有问下去,只是说自己另一个弟子身世跟苏羽差不多。

让苏羽对这位素未蒙面的同门有了几分猜测和期待。

离清途山还有几天脚程,师徒两人今天准备到前方不远的村庄暂留。

苏羽曾经问姜玉幽为什么不像其他来村里的仙家人一样,带人飞回宗门。

姜玉幽说一句读书不如行万里路借机教导苏羽,苏羽也只好认命。

他还没试过在天上飞呢。

师徒两人前面不远有一个县,名叫柳香县。因河畔的柳树得名。

师徒二人准备今夜在那暂留,明日再启程。

黄昏之时,师徒两人依然走着官路,再过片刻就到柳香县了。

姜玉幽停住脚步,望着目所能及的尽头皱眉,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握着一把三尺青锋:“离县不远却弥漫一股邪气,方羽你紧跟着我。”

此时的老人驼着的腰挺直,长剑在手,让苏羽觉得换了一个人一般。

两人继续走着,只是多了分警惕。

月光逐渐代替日光,整条乡道一阵死寂。

按理说该时不时有人经过,或随路而行的,但师徒今日都没有碰到过任何人。

如今察觉到这股邪气,姜玉幽心中已经有几分明然,不敢大意。

现如今大离王朝之国力充沛,是百年内顶峰,每一县的县衙都有一位归属大离的修士镇守,另有武夫捕快日常治安。

一般来讲,大离管制内,治安都会稳定。

行人无踪,离县不远便有如此邪气,县里多半出事了。

忽然,苏羽听到了一道女孩哭声。

两人前方迎面跑来一个哭泣的小女孩。

“师父,这是?”方羽也开始觉得周围有点不对劲。

姜玉幽眉头从刚才就没舒展过,且脸色愈发凝重:“方羽,不要被吓跑。”

就在方羽还在理解这句没来由的话时,他看到小女孩身后十几步的距离,一群脸色铁青,眼眶只有眼白的人,紧跟小女孩。

数量不下一百,女孩能逃到现在也是命大。

方羽看过说书先生的志怪小说,立即联想到行尸走肉一说。面色霎时霜白,强忍住转身跑的冲动。

“今日为师就给你展示什么叫三尺青锋斩妖邪!”姜玉幽轻笑一声,老皱的手提起长剑,剑身溢出浅黄光辉。

“小丫头,躲到我身后!”姜玉幽朝女孩喊道。

女孩见到二人,如快要溺死的人找到漂浮物,顾不上其他,急忙和苏羽一样,躲到姜玉幽身后,小脸满是紧张害怕。

面对上百的行尸,虽是道行不高的邪祟物,但数量让姜玉幽不敢大意,毕竟身后还有两孩子。

“惊鸿九剑,初芒!”姜玉幽一喝,一剑递出。

方羽眼前出现一片光辉,一束锋芒所到之处,片甲不留,行尸接连被破,那是姜玉幽手中长剑。

仙人之姿,妖邪尽退。这是方羽看到师父在行尸群中大杀四方,心里不由冒出的念头。

行尸群里出现一片巨大空缺,姜玉幽站在两人前面,手中长剑锋芒流露,没有让一个行尸过来,。

没有灵智的行尸此时竟有几丝的迟疑。

姜玉幽气机稍作搬运回转,行尸正试探逐步接近,这行尸数量,可能是县里的人都在这里了。

“看好,这是师父的独家绝技第二式!”姜玉幽背对两人,缓缓说道。

说罢,方羽便见到姜玉幽一步向前,手中青锋光辉再度满溢。

“惊鸿九剑,春雨。”姜玉幽沉声一喝。

如同连绵不断的春雨般,无法计量的浅黄剑气席卷天地。

大片行尸一瞬间被剑气覆盖绞杀,了无痕迹。

剑名春雨,胜在连绵二字。无数剑气不断绞杀行尸,似乎永不停竭。

最后一头行尸被绞杀殆尽后,漫天剑雨终于消散天地,没有了踪迹。

天地归于平静。

姜玉幽拄剑在地。

他看着方羽身边的小丫头,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和我说说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女孩眼角还泛红,她擦净鼻涕,哭腔道:“江…江心月,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只知道,今天早晨我看到天上有一条长长的火苗,飞到了县外面的树林里,

然后县衙的人带着大人们去看,爹娘也去了,但到了晚上爹娘回来都在大叫,外面的人也在叫,他们都变得不正常,我害怕就逃出家,想躲起来,结果他们追着我。”

江心月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因为刚才追她的行尸中就有她的爹娘。

姜玉幽也想到了这一点,笑着安慰道:“你的爹娘变成那样很痛苦的,我方才帮他们解脱,他们已经满身轻松的去轮回了。”

“真的吗?”江心月擦眼泪问道。

姜玉幽点头,方羽也在江心月求证目光中点点头。

虽然他不太懂行尸这一邪祟物,但他想想如果是自己变成这种非人怪物,想必是痛苦的。

江心月擦干眼泪,小手捉住方羽衣衫,她相信这两个救了她的人,或是神仙?

“接下来我们怎么走,师父,绕路吗?”方羽第一时间想到避开这邪气地方,毕竟还有一个小女孩,而自己也没有那些除魔卫道的本事。

走为上计。

“不绕,去小丫头说的那地方,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邪。”姜玉幽调息好起身。

“为师虽不是那些大逍遥境的修士,并不能做多少事,但除魔卫道,护世俗百姓,是我等道门修士应尽之事。”

方羽似懂非懂点头,身边的江心月亦是。

除魔卫道的修士,方羽经常在志怪小说里看到,如今真在自己面前,一时感觉梦幻。

见两人懵懂样,姜玉幽开玩笑:“说是这么说,为师其实也有点绕路的心的。”

这让江心月不禁红着眼笑出声,方羽泛起一丝笑意。

他知道,就算现在再劝绕路,其实结果也不会变。

因为自己这师父仿佛容不得妖邪作祟。

方羽朝江心月指的方向望去那火苗坠落之地,他读过大离王朝编制的天文书籍,知道那多半叫天外陨星。

而此时那里,黑气如狼烟般冲天。

小说《武剑乾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0日 pm11:34
下一篇 2023年11月20日 pm1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