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推荐李五丫李七郎《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火爆小说》抖音热文_(李五丫李七郎)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的作者是“画笔敲敲”。故事梗概:这时,听到消息的屯长赶了过来,看到李长森,也是满脸的惊喜,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命硬,没那么容易死的。”其他人也纷纷上前,表达各自的高兴。外人都如此,可李家人却没一个敢上前,相反,李老娘几人的脸色还都有些不好看。出乎意料的,李长森也将李家人当成了空气,要是以往,哪怕和家里人关系不好…

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

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李五丫李七郎,也是实力派作者“画笔敲敲”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哥,等会儿你带七郎去关城那边,我就不跟你们一起了”李七郎满脸糊涂的看着李五丫:“五姐,这又是为什么?”李五丫点了一下傻弟弟的脑袋:“我要过去了,那其他人不就知道我也会功夫了吗?”李七郎睁眼:“你本来就会呀!”李五丫背负双手,仰着下巴道:“我是女孩子,我学武功是为了自保,和你们建功立业不一样,不需要别人知道,也不需要别人的认同来证明自己”“外人不知道我会武功,对我的保护…

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 免费试读

认定已经死在戈壁滩里的李长森活着回来了!

这可把在李家帮忙搭建屋子的人都给惊住了,李家人更是当场傻掉,一个个惊得嘴巴大张。

李长森没理会其他人的反应,几步就来到了泪如雨下的金月娥身边,边手忙脚乱的擦眼泪,边着急的询问:

“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别哭,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和孩子了,告诉我,我找他算账。”

金月娥抓着李长森,摸了摸他的脸,又摸了摸他的胳膊腿,确定人真的活着,才一边哭一边笑的说道:“我高兴,我这是高兴……他们说你死了,死在了戈壁滩里……”

从金月娥断断续续的话中,李长森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是叠岭关那边以为自己死了,派了人来家里报丧。

这时,听到消息的屯长赶了过来,看到李长森,也是满脸的惊喜,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命硬,没那么容易死的。”

其他人也纷纷上前,表达各自的高兴。

外人都如此,可李家人却没一个敢上前,相反,李老娘几人的脸色还都有些不好看。

出乎意料的,李长森也将李家人当成了空气,要是以往,哪怕和家里人关系不好,他也会在外人面前做做面子。

可是此刻,他一个眼神都没给李家人,连李老爹、李老娘都没招呼一声。

金月娥看了看李长森,隐隐感觉到丈夫好像变了些。

屯长关切的问道:“长森,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你们追北燕军,追进了戈壁滩深处,然后迷路了吗?”

李长森笑着点了下头:“我们是进了戈壁滩深处,也确实迷了路,不过我们运气好,在抓到北燕大将耶律赞后,竟阴差阳错跑到了戎城防守区域,遇到了巡逻铁骑,这才没困在戈壁滩里。”

院子里,李老爹、李老娘听到李长森提起戎城,神色都变了变,飞快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又赶紧移开。

李长森还在继续:“有几个兵受了重伤,在戎城养了几天,这才耽误了回来的时间,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

说着,看向屯长。

“宝叔,我从戎城回来,得马上赶叠岭关报到,其他人都在驿站那边等我,走之前我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指着烧得焦黑的李家院子。

屯长看了眼金月娥,又看了看李家人,不增不减的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李长森。

听到李老爹把李三郎上报到了卫所,李长森利刃般的眼神‘嗖’的一下就朝李老爹射去。

李老爹心知这事做得不妥当,没敢抬头。

李老娘想着这么多人在,李长森不敢对他们忤逆,便大声道:“老大,你二弟、三弟身子不好,我们是看着三郎身体结实,这才把他给报了上去。”

“你这当大哥的,也不想看着长林、长木在战场上出事吧?”

“还有,既然你回来了,你得好好管管五丫,你知道不知道那丫头有多无法无天,踩断了你二弟的腿,打得大郎吐血。”

“还有,这房子,咱家这房子,就是五丫给放火烧的,她的心肝咋那么黑呀,这是不让我们活…….”

“闭嘴!”

这话,李长森是直接吼出来的。

李老娘看到李长森泛红的眼睛里全是浓得化不开的恨意,顿时心中一悸,什么话都不敢在说了。

李长森深吸了几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恨意和怒火,没管李家人,第一时间想的是维护女儿的名声:

“诸位知道,我从小不得他们喜爱,连带我生的几个孩子,他们也没有任何好脸。”

“我家五丫最是乖巧不过了,那么娇滴滴一个小姑娘,胆子小得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她哪敢放火烧屋?””

刚从叶默住处飞奔而来的李二丫、李七郎听到这话,立马古怪的对视了一眼。

就是李五丫,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垂头。

她爹这话说得……她不踩蚂蚁,那是因为蚂蚁没碍着她,她又懒得伸脚,仅此而已。

李长森还在继续:“大家看到了,她一个当奶的,是如何说自己孙女的?”说着,冷冷的看向李老娘。

“我根本不是你们的儿子,没有亲爷亲奶会这般对待自己的孙子孙女,更没有亲生爹娘会把自己的儿子当成牲口使唤,儿子死了,还要接着使唤孙子。”

听着她爹无比肯定的语气,李五丫诧异的看了看他。

以前说起这个,她爹要不沉默,要不转移话题,很明显,是不想面对这事的。

今天怎么公然说出来了?

是彻底心寒了,还是发生了什么?

李长森看着李老娘,面上全是讽刺:“你们担心李长林、李长木上了战场出事,那三郎呢,他就不会出事了吗?”

“还把五丫说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她才十岁呀,你到底对她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要毁了她一生?”

说着,双手抱拳,朝着屯长,以及周围的人作了一揖。

“各位,家丑本不该外扬,可是……我实在没办法了,我为李家做牛做马,他们是怎么对待我,怎么对待我的妻儿的,大家都看到了。”

“卫所上门报丧才多久啊,他们就把我的妻儿给撵出来了,为了掩盖他们的龌龊,还往才十岁的五丫身上泼脏水。”

“如今天干物燥,谁知道屋子是怎么着火的?”

“还有李长林断腿,大郎吐血,他们牛高马大的,我家五丫那么娇小,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

“既然已经把我们撵出来了,那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了,日后我们不会再和他们有来往了,你们要说我不孝,我也认了。”

这……

不认父母双亲,在大家眼里,这是很违背公序良俗的。

可是李家的情况,还真让大家没法说李长森。

屯长作为管理军屯的负责人,此刻也只能连声叹息,劝和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见没人站出来指责,李长森感激的再次作揖:“多谢诸位体谅我的不易。”说完,拉起金月娥便快步离开了。

“我们也走!”

李五丫也飞快的拉走了李二丫和李七郎。

这个世上,从不缺喜欢用道德绑架他人的人,她爹将气氛烘托得很到位,这才没有人立马冒出来。

等过段时间,一些自诩正义、善良的人就会站出来,大谈以和为贵什么的。

这些言论虽影响不到他们,可是听了脏耳朵,还是赶紧溜得好。

……

很快,一家人回到了叶默住处。

一进屋,李长森就将带回来的包袱拿给了金月娥,然后又将腰上挂在的一把剑递给了李二丫。

李二丫满脸惊喜:“爹,给我的?”

李长森笑着点头:“你练剑都练了快五年了,一直用木剑可不好,这把剑是爹从北燕人那里缴获的,你先拿去用。”

李二丫高兴极了:“谢谢爹。”

李五丫、李七郎见了,也不眼气,而是伸出手,巴巴的看着李长森。

见小儿子小女儿宛如小狗讨食般的模样,李长森心中的郁气一扫而光,先是从怀里拿出了四条坠着铃铛的红发带给李五丫,然后又从包袱里拿出一包糕点给了李七郎。

得到想要的东西,李五丫和李七郎都满意的笑了。

见小女儿拿着发带就往头上比划,金月娥有些好笑:“你呀,也不知道随了谁,这么爱打扮?”

李五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是女孩子嘛,女孩子当然要打扮了,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保不准还能给你们钓个金龟婿回来。”

李长森哈哈笑出声,揉了揉李五丫的脑袋:“我家五丫长大了,都知道给自己找夫婿了。”

李五丫笑着认真道:“找夫婿还得等几年,不过,要是遇上不错的,我也会先考察在那里的。”

见小女儿一本正经的回答,李长森、金月娥都有些哭笑不得。

人家的闺女说起嫁人,哪个不是羞答答的,他们家的倒好,又主动又积极,完全一副恨嫁的模样。

还好,大女儿是稳重的。

金月娥欣慰的看了看拿着剑爱不释手的李二丫。

李长森还要赶回叠岭关,不能多呆,和家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准备离开了。

“爹,你回来了,那三哥是不是就不用服兵役了?”

李长森点了点头:“那当然了,你们放心,爹一回到叠岭关就去找三郎,然后带他去消名。”

随即,李长森嘱咐了金月娥几句,让她日后不用理会李家人,便离开了。

出军屯前,李长森去找了一趟屯长。

“宝叔,我记得小时候屯里有人说过,当年我娘怀着我的时候,和我爹一起去过戎城?”

屯长点了点头:“是有这事,怎么了?”

李长森神色有些晦暗不明,继续问道:“据说当时北燕突袭戎城,我娘受了惊吓,是在戎城生的我?”

屯长再次点头。

李长森有些艰难的开口:“我娘难产,但运气好,在破庙中遇到了同样受惊临产的贵人,得了贵人帮助,所以我才平安生下的?”

听到这里,屯长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愣了愣,好一会儿才道:“是这样的,你爹当时回来的时候,还特别高兴的和不少人说了这事。”

说着,顿了顿。

“长森你……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李长森苦涩一笑:“宝叔,这次去戎城,我看到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

“什么?!”

屯长怔住了:“这……”

李长森闭眼深吸了几口气:“宝叔,我长时间不在家,日后,要是那些人欺负金氏和我那几个孩子,还请你多帮衬点。”

屯长忙不迭的点头:“放心,我会的。”

李长森站起身,深深的鞠了一躬:“多谢宝叔。”

……

当天,李长森回到叠岭关,和上司交代完所有事后,就去找李三郎了。

这些天,战事不断,李三郎都已经上过好几次战场了。

看着退去了稚气,神色变得坚毅的儿子,李长森又高兴又心疼:“走,爹带你去找百夫长,让他把你的名字划去,今天你就回家。”

李三郎动了动嘴唇,他想说,他愿意上战场,可是看着爹担忧的眼神,他又将话给咽了回去。

“什么?!让三郎回家?”

“不行!”

“长森啊,亏你还是军中的什长,现在战事有多吃紧你不知道吗?咱们正是缺人的时候,咋还能放人走呢。”

“行了,我瞧着三郎身手不错,必须留下来。”

“可是……”

“没有可是,你就是找到千夫长,甚至是参将那里去,三郎也走不了。”

见李长森还想理论,李三郎连忙将人给拉走了。

“爹,我想上战场!”

“你这孩子……战场上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啊,你娘和你弟弟妹妹都在家等着你回去呢。”

“可是我回去了,又能做什么呢?还是去养马场放马?爹,我今年十五了,我想留下来,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我也想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看着面露期盼的长子,李长森叹了口气:“建功立业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咱们是军户出身,升迁比别人难多了。”

李三郎笑道:“可是做什么不难呢,在战场上至少还有向上搏的机会,不是吗?”

李长森还是不赞同,没有人比他更知道战场的凶险了:“可是……这需要你用命去换,爹宁愿你平凡点,也不想你出事。”

李三郎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爹,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儿子长大了,也有自保能力了。现在,我不敢说能打得过爹,但是活着从战场上下来,儿子还是敢保证的。”

“您看,上了这么多次战场,我不是毫发无损吗?”

李长森心里骄傲儿子的出色,不过还是冷哼道:“那是因为这几次战斗都是小打小闹。”

李三郎再次保证:“爹,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说着,抬手捏拳,“这几次战斗下来,儿子发现武艺精进了不少,爹,咱们练武之人还是得多实战才行。”

这话,李长森很认同。

上司不放人,李三郎自己又想继续留在叠岭关,李长森只能妥协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李三郎调到自己队伍里,多少能看顾一些。

……

李三郎不能回来,除了金月娥比较忧心外,李二丫和李五丫、李七郎倒还算淡定,只是跑叠岭关的次数更加勤了,隔三差五的就会去一趟,或送药,或送吃的。

因为上次家里出事他们没在家,李五丫之后去天山,就不再带着李七郎了,就是她自己也不会长呆,每次去个两三天就会回来。

七月中旬,李二丫和李七郎在驿站等到从天山回来的李五丫,三人正说笑着回军屯,突然看到驿站门口的一辆马车前,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人正满脸错愕的看着他们。

不,准确的说,是在看李五丫。

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7:30
下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