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阅读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莫渔沐秋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莫渔沐秋雨)莫渔沐秋雨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完结版阅读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

《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小说是网络作者“风吹不等雨”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午餐并不会直接决定接下来嘉宾的住宿以及可获得的帮助的去向,因为还有晚餐。晚餐和午餐的分数加起来,才是最终评判结果。当然,这听起来和莫渔没关系。最终打分也和莫渔没关系…

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

马甲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莫渔沐秋雨,都市小说小说《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又名《女施主,小道我不想入娱乐圈》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莫渔为主线。风吹不等雨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目前已写316575字,小说最新章节第92章 网络…真是害人不浅啊…[修改版],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都市、都市脑洞、娱乐圈、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一、作品介绍

《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小说是网络作者风吹不等雨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莫渔。主要讲述了:“那正确的做法应该怎么做?”“我以前去这些地方都是合十来着”沐秋雨连忙好奇的问道,莫渔想了想:“你想知道?”“当然!”沐秋雨本以为莫渔教给她这种事,应该很正常吧,毕竟她刚刚都已经弄错了来着但莫渔思考了片刻,又把手机拿起来了:“算了,这没什么必要,毕竟现在道门都是很随意的,拜不拜的,心诚则灵,用什么手势不重要”沐秋雨正准备学来着,一听当即不满:“喂,小道士,你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道士来着?你该不会…

二、书友评价

番茄的审核牛得很。
我的评论不说客观,也没有恶意针对吧?还以这种不给予通过的方式,不让我的评论显示出来。
只能说,牛,很牛,非常牛。

大家不要在意这个评分,打低了的,估计是新书,人不多容易被一些没认真看完的人给差评影响了,开头两章小白花的那里可能让刚刚看的人对她有不好的印象,但看到后面会发现作者把小白花的形象塑造的很好,所以不要一下子就退了,很值得看的一本书,对了,作者记得多了解一下道教的知识,虽然现在描写的道教方面的内容都没问题还是怕你后面会有,如果通过看你的书对道教有更深的理解,书必火

8.你家道观大殿放祖师爷,来来来你给我找找谁家大殿不放三清

很多没边界感的人。看着就很烦。

算了吧两星过了,毕竟打发时间也行,毒文看多了好像免疫力也强了,算是一般般

还有感觉作者应该是个小年轻,估计也就20往后,看写的文义上能感觉到现在00后那种傲感也是这代人有的处世观意

简单来说就是有逼格,读者为什么要看道士?就是为了逼格啊,所以后面就别写掉逼格的剧情了,主角可以帮别人忙,但不能委屈主角去帮忙,更不能写一堆直播观众去贬低主角,贬低质疑也可以,但写两三句概括就够了,别一大堆冒出来烦人

三、热门章节

第14章 莫道长治疗牛牛可是一绝!

第15章 道长可懂道法?

第16章 牛黄帝?不!牛黄叔!

第17章 莫道长,不容拒绝哦~[修改版]

第18章 进退维谷…

四、作品试读

严格来说,莫渔与她并无关系。

莫渔和嘉宾也八竿子打不了关系。

因此,莫渔现在就是这个不稳定因素,待会儿午餐提交的菜品,会被节目组以保温的方式带走,然后交由节目组安排的评审团进行试吃打分。

试吃以及打分的过程,所有嘉宾都可以通过旁边工作人员提供的平板现场观看并知晓。

午餐并不会直接决定接下来嘉宾的住宿以及可获得的帮助的去向,因为还有晚餐。

晚餐和午餐的分数加起来,才是最终评判结果。

当然,这听起来和莫渔没关系。

最终打分也和莫渔没关系。

就是因为没关系,苏幕遮才不确定待会儿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莫渔吃到了自己做的饭菜。

会不会说难吃…

苏幕遮觉得莫渔的评价对于自己而言确实并不重要,但是隐隐又有些在意是如何?

苏幕遮没想明白。

旁侧牛大婶已经开始教授苏幕遮不传秘法。

……

莫渔放下了手中磨损颇深的工具,我端过放在旁边的茶水,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

看着躺在面前喘着粗气,巨大瞳孔中透露着久旱逢甘霖舒爽的牛牛,满意的点了点头。

旁边等候着的男人满眼敬仰的神色看着,连忙送上来换的衣服,恭维着说道:

“莫道长就是厉害。”

“牛牛软,站不起来,那是手到擒来,要说让我们来还真是不行,你看我们养着牛牛这么多年。”

“牛牛软,还是力不从心,我们也是投机就为了完成任务,都没认真和牛牛交流交流感情,了解牛牛空虚的内心,每次都是几分钟完事,牛牛总是不满足,身体状况也是越来越差。”

“还得是莫道长,您看您一来就是好几个小时,可比我们有耐心和能力的多,让牛牛个个高兴,满足的不得了,还得是莫道长。”

“要是让我们来,我们哪来的这些本事?能让牛牛变得这么舒服?虚脱了似的…”

“让牛牛有点反应就不错了。”

“莫道长还真是厉害,就和隔壁牛爷一样厉害。”

旁边人笑呵呵道。

莫渔穿着衣服,闻言回头看着他:

“你这么说,我还是兽医吗?”

“是啊,怎么不是?”

男人诧异的说道,似乎不明白莫渔为何这么问,莫渔摇摇头:

“我反正听着不像。”

……

农家庭院饭菜没有那么讲究,但是莫渔坐在院子里,也能闻到厨房里传来的些许香味。

在这里遇见苏幕遮自然是意外。

“但是通常来说,那大明星也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做出来的东西能好吃吗?”

莫渔略皱着眉头思索道。

片刻后,桌子上已经被放上了丰盛的饭菜,素菜居多,吃饭的人不过五人,几人都已然围着桌子坐在了一起。

牛大婶在厨房里面端着热气腾腾的砂锅出来,喊道:

“鸡汤来咯~”

“吃啊,吃啊,为什么都不吃?”

牛大婶端着鸡汤放在桌子中间,看着都不动筷的几人问道。

“吃,都吃。”

“来,莫道长,今天您辛苦了,今天做的很多菜,来,多吃点。”

牛大婶热情的夹菜。

苏幕遮在旁边看着牛大婶一家人热情给莫渔夹菜的时候,不由得有些羡慕,毕竟她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只是看着牛大婶给莫渔碗中夹了一块鸡肉,众多观众都吃了一惊,苏幕遮也看见了,这才有些疑问道:

“莫道长,你修道不禁荤腥吗?”

莫渔耸了耸肩,反正我不用,随即解释道:

“道士也是分门派的,全真教和正一派,全真教和佛门清修相差无几,不得食用荤腥,娶妻生子,且时刻都要修身养性,清心寡欲,不得随意下山出入俗世。”

“讲究的是天人合一的修行。”

“而正一派则没有这么多的限制,除初一,十五或特殊斋日不得食用荤腥以外。”

“牛,狗,乌鱼,鸿雁也不得食用。”

“我们正一派修士,讲究的便是顺应天时,吃穿用度都和普通人没区别,且更多的是为民祈福消灾,驱邪避厄。”

“寻常来说,正一派和普通人相差不大。”

“不过正一派影响力远不如全真,遍访名山大川,几乎都有全真的影子,而且都是些风景名胜区域。”

“有庙宇亭台道场,不像我,守着一个破道观,也不是风景名胜。”

“如果是风景名胜区域就好了。”

“如此一来,我也能每天睡着数门票钱了,我正想山上道观还差台电脑呢,算算时间,存不了多久,也就能买上一台了。”

莫渔在脑中计算着说道,让旁人听着离经叛道,好像和莫渔身上穿着的这身衣服不太贴合。

苏幕遮也是这个感觉。

“所以正一派简单而言就是会一些道家东西的普通人对吧?”

莫渔点点头:“差不多。”

众多观众闻言也是理解了:

“我就说为什么这小道士看起来和之前看见的那些道士有很大的不同呢…”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似乎丝毫没有所谓清规戒律,原来道士也是分门派的。”

“嘿嘿~这样不是更好吗?”

“刚刚的牛黄帝什么动静你们也不是没看到对吧?”

“牛黄帝都那么牛,牛黄叔得多牛你们难道心里没数?”

“这可是可以娶妻生子的道士!姐妹们,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想法?又高又帅而且说不定牛牛超牛!”

“你们就一点不心动?”

“心动~怎么不心动~我感觉现在就像是被架在火炉上烤,都已经脱水过度了…”

“姐妹,我劝你别这么前天…你不然先去搜索看看正一是干嘛的,姐妹儿,这可有点邪门…”

“邪门?讨厌,难道还不喜欢走寻常路吗?其实无论哪一个门,我都进退自如哦…”

苏幕遮可不知道此刻观众压直播上已经开车飞起,只是长见识般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道士也是有分别的。”

“那是,要说这村子也是多亏了莫道长在呢,有莫道长在,先不说谁家有个头疼脑热,或者牲畜出了问题能有个地方解决问题。”

“这逢年过节祈福,红白喜事,谁家不是请莫道长来帮忙的?”

“要说莫道长回来了以后,这个村子都变得风调雨顺了似的。”

牛大婶在旁边连忙说道。

苏幕遮对莫渔投去好奇询问的眼神。

“祈福消灾?红白喜事?”

莫渔咳嗽两声,随后一脸正气凛然的道:

“不可说,不可说,都是封建迷信,我可是根正苗红的唯物主义者,是接受过科学的高等教育的。”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实质上都是用古老手艺为现代居民的内心排除忧愁。”

“所以,与其说我是个道士,不如说我是个古法心理咨询师…”

“心理治疗,我也略懂一二,不过是方法不同罢了。”

莫渔喝了一口汤。

苏幕遮在旁边听的一知半解,不明觉厉。

“不过苏大明星要是想祈福消灾的话,有时间或者兴趣倒是可以到山上飞云观来试一试。”

苏幕遮闻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飞云观吗?

莫渔看着碗中的饭菜,再看看桌子上的,不动声色每一种都尝了一口,感觉味道都没什么问题。

不过眼下,看着做满桌子的饭菜,居然有种玩扫雷一般的感觉…

从卖相上来看,似乎并没有明显区别。

苏幕遮也不会冒昧的去探究别人的身份和日常,看着莫渔审视的目光看着桌上的一堆菜。

似乎明白了他在找什么。

拢了拢头发主动爆雷道:

“这个豌豆和这盘鸡蛋就是我做的,刚刚做完后尝了一下,感觉还可以,不算难吃。”

莫渔脸色未变,当即说道:

“是吗?我刚刚还在想,大明星做的菜,可不是随便就能吃到的,正在找呢。”

“现在不用找了。”

“我尝尝味道。”

莫渔当即夹了一筷鸡蛋放进嘴里尝了尝,随后又吃了几粒豌豆,都没看旁边苏幕遮那带着几分期待的眼神。

随即道:

“嗯…虽然鸡蛋老了点,豌豆干了点,不过下饭还是没问题的。”

“当真?”

苏幕遮轻挑眼眉。

“当然,怎么,这也是你们节目组的任务之一?”

“没错,只是做饭我还是第一次,能有现在的味道,我已经满意了。”

“听上次去你道观的沐秋雨那小姑娘说,莫道长斋饭做的味道很不错?”

莫渔倒并没想那么多,沐秋雨就上次那小姑娘,他还是印象很深的,所以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还行,只能讲并不难吃。”

“谦虚,太谦虚了,莫道长就是谦虚,苏小姐,要说别人做的饭好不好吃我不知道,但是莫道长做的素斋确实味道非常好。”

“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全村人都认可的,是真的好吃。”

莫渔刚刚谦虚回答,旁边吃饭的牛大叔再度程序错乱,爆出了和NPC无关的话语。

苏幕遮看了看莫渔,在看看旁侧牛大叔,露出好奇之色:

“你们都吃过莫道长做的斋饭吗?”

“当然!”

“莫道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做很多的斋饭,然后挨家挨户送给全村人吃,这个传统,很多年前老道长还在的时候就在做了。”

“虽然斋饭都是一些最为简单不过的材料,什么米饭,萝卜,茄子之类的混合在一起。”

“但味道可是出奇的好。”

“而且莫道长的斋饭是祈福过了的,吃了可以保佑人不生百病。”

“莫道长做的斋饭味道也是一绝,要说唯一的问题,就是量太少了。”

“人家稍微孩子多一点的,也就只能分到一口吃。”

“要是能吃饱,那才是真的有口福了。”

牛大叔似乎还颇为回味斋饭的味道,苏幕遮听这么说,不由得也好奇斋饭的味道。

沐秋雨那小姑娘也是对斋饭味道赞不绝口,难道那斋饭真的就这么好吃?

苏幕遮已然好奇那斋饭究竟是什么味道。

旁边牛大婶突然道:

“哎?我突然想起来,道长做斋饭,都是每四个月一次,上次吃的时候还是年末,这么一推时间?”

“好像也差不了多少时间了吧?”

“斋饭?”

闻言,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时看向了莫渔,莫渔刚刚听到聊斋饭这个话题就已经在头皮发麻了。

斋饭是道门一种特殊的祈福和修德行方式。

斋饭以往跟着师傅做,也已经很熟悉了,但问题在于,做斋饭实在是太累了,毕竟村子每家每户都要送。

工作量大的惊人…

莫渔下意识打哈哈:

“额…这个斋饭,最近做饭的材料不是很够啊,什么东西都还没有。”

“这个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哎,莫道长,你要是缺这些东西,这还不简单吗?山下这么多人家,想吃斋饭的多了去了,你要是缺东西,说一声就是了。”

“绝对每家每户都心甘情愿!”

“就是就是。”

“莫道长,在这村子里,你只要招呼一声,什么东西做不到?”

牛大婶也在旁边添柴加火。

斋饭!

此刻节目导演组,段弋看着这一幕,脑海中同样顿时灵光一闪!

一拍手掌道:

“对啊,这简直是最为完美不过的机会了,斋饭!”

斋饭既然要给全村人吃,必然会是个相当繁琐的任务,只是单纯的依靠莫渔,必然会做很久,但如果让所有的嘉宾都参与其中的话。

不就正好短暂达成自己的目的了吗?

于是,段弋迅速拿着麦克风,对跟随苏幕遮拍摄的工作人员发号施令。

镜头后的工作人员立马得令,旋即对莫渔说道:

“莫道长,如果您愿意做斋饭的话,我们《悠闲的乡村》节目组的各位嘉宾也可以帮帮忙的。”

“就当做节目拍摄的任务之一。”

苏幕遮闻言,顿时露出感兴趣之色,当即对莫渔道:

“莫道长,我也想尝尝斋饭的味道,你看,我们都来帮忙,也可以让我们体验一下不同的感觉吗?”

牛大婶和牛大叔也是当即表示道:

“哎呀!”

“那正好!正好也可以多宣传宣传村子一下对吧?而且莫道长,你要是有需要的,我们都可以提供啊!”

“是吧?”

莫渔坐在位置上,碗中的饭菜都已经不香了。

这能说什么?

躺下接受吧!

莫道长,生活就像是骑马,别人是骑,谁来都无所谓,好好接受吧~

小说《救命!咋道观附近成综艺拍摄地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7:58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