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杜仓聂武(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全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全文》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喵喵尼尔”所著的都市小说小说。文章简述:【原来是这样,谋士以身入局!】【楼上别犯中二病】【真狠啊,直接掀老底。这下那个法官,还有那个检察官,估计一辈子抬不起头了】【哪个头?】评论还在飞速刷新,直播间却突然黑屏。最后一个画面,是杜仓坐在椅子上,朝摄像头眨了眨眼。【啊啊啊老公他朝我wink了!】【滚蛋,明明是我!】【这就截屏当海报!】而还有些…

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

精选一篇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杜仓聂武,都市小说小说《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又名《律师:我刚讲两句,你怎么吓哭了》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杜仓,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喵喵尼尔,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目前已写180796字,小说最新章节第85章 加一,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一、作品简介

《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小说是网络作者喵喵尼尔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杜仓。主要讲述了:市中心,一处私宅秦总正躺在床上刷抖音【边防战士遭遇严刑拷打边防战士大家都知道,但严刑拷打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小编也很想知道,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留言……】看了没几秒,他把手机一摔,恨得牙根痒痒那个叫杜仓的律师确实有点本事在对方的努力下,热度已经压不住了这两天,秦总到处找人,花钱但【退伍军人遭到严刑拷打】还是挂在了热搜榜的末尾这不光是因为自媒体到处煽风点火在各大平台上,无数网友也在自发给…

二、书友评论

嗯?突然变玄幻了,拉扯到神鬼这些了。感觉……再看看

杜哥的形象写的挺招人喜欢的,要不然这破剧情,真想评二星。

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我去在刷一遍李斯

三、章节推荐

第44章 此乃泥头车居合!(二合一大章)

第45章 邀请赛

第46章 鼓掌

第47章 她对此一无所知

第48章 教义探讨

四、作品阅读

【所以究竟咋回事?】

【不懂,等一个五十厘米的大兄弟】

【卧槽五十厘米,哥们儿这还是人吗?】

【我说的是身高,你想哪里去了?】

反转反转再反转,直播间观众兴高采烈,就跟看片似的。

这可是当庭揭露法官受贿啊!

多少年能看这么一回热闹?

但直播间里还有些小笨蛋处于深深的迷茫,于是很快,无数热心老哥纷纷跳出来解惑。

他们在各大平台上传整个案件的前因后果,于是杜仓在其中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渐渐浮上水面。

直播间里的风向也开始发生变化。

【原来是这样,谋士以身入局!】

【楼上别犯中二病】

【真狠啊,直接掀老底。这下那个法官,还有那个检察官,估计一辈子抬不起头了】

【哪个头?】

评论还在飞速刷新,直播间却突然黑屏。

最后一个画面,是杜仓坐在椅子上,朝摄像头眨了眨眼。

【啊啊啊老公他朝我wink了!】

【滚蛋,明明是我!】

【这就截屏当海报!】

而还有些人比较懂行。

他们立刻明白,直播停止恐怕是因为警察到了。

……

黑屏确实是因为警方到达现场,将老李和陈法官逮捕。

正常肯定没这么快。

可杜仓多了个心眼,提前让聂武联系好前同事。

等到庭审,直接进法院抓人,抓捕手续也早就提前办好。

其实如果杜仓想,他大可以不用多此一举。把视频提供给警方,在家等消息就行。

但他没有这么做。

一方面是因为,他要逼老李亲口把干过的恶心事儿全吐出来,达到虾仁猪心的效果。

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逮捕老李二人的过程应该尽可能公开。

否则杜仓很难保证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比如视频明明提交给了警方,人也抓到了,最后却发现他们在高档病房保外就医。

这都是很常见的情况。

逮捕过程还算顺利。

老李没有反抗,任凭警察给他戴上银手镯。

陈法官就比较离谱了,他可能自认为运动能力比较强,竟然从法院三楼跳了出去。

据说人没事,就是双腿骨折,有一点内出血。

还是可以正常接受审讯的。

警方已经派人去抓秦总,其他人也需要立刻回公安局。转眼间,审判厅变得空空荡荡。

阳光照在脸上,直到这时,聂武才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郑重看向杜仓,准备再次道谢,却发现他在不停揉耳朵。

“……耳朵不舒服?“

“哎你小点声!”杜仓呲牙咧嘴。

刚刚系统提示任务完成,奖励【听力大幅度增强】也紧跟着到账了。

正常来讲,听力突然增加会影响部分大脑功能。

但杜仓没有任何不舒服,只是嫌周围有点吵。

这应该也是系统的功劳。

不管如何,陷害聂武的人落网,事情总算顺利结束。

他打了个哈欠:

“走,回家回家。”

办案子可把他累毁了。

这两天时刻处于紧张状态,现在稍一放松,困劲儿立刻涌了上来。

待会儿一定要找个酒店,床够软,隔音也好。最好楼下还有几个小吃摊,卖章鱼烧,黄油馒头,熏酱饼,烤羊肉串。

他要在安静的房间睡到自然醒,醒来后还得大吃一顿。

费用当然找聂武报销。

心里畅想着美好未来,杜仓走出审判厅,聂武拄着拐杖跟在后面。

走了几步,杜仓回头,想看看聂武需不需要帮忙。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咔哒】。

那肯定不是什么脚步声,当然也不会是鸟叫虫鸣。杜仓愣了愣,如果硬要说的话……

很像是有人打开了手枪保险。

当这个念头进入脑海,杜仓身体一下子动了。

他迅速滚倒,与此同时伸脚狠踹聂武的小腿。

聂武本来腿脚就不好,此时毫无还手之力,啪一下成【大】字型倒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他倒没生气,只是不明白杜仓为什么要这么做。

紧接着,聂武听到了一声枪响。

子弹划过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在空气中形成一道热流。最后射穿了墙壁,留下一个散发火药味的弹孔。

两人接下来的动作出奇一致。

他们从地上跳起来,退回审判厅。又把门反锁,所有桌椅板凳都堵在门口。

“找你还是找我?”哪怕到了这个时候,杜仓仍然能保持冷静。

这让聂武忍不住看他一眼。

人类在死亡威胁下会丧失思考能力,这是生理本能,只能通过针对性训练来克服。

聂武上过战场,有此时的表现并不奇怪。

但杜仓是怎么做到的?

聂武暂且压下疑惑,回想了一下子弹的弹道,有些不确定的说:

“好像瞄准的是你?”

杜仓点点头,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耳朵贴在墙上。

出乎他意料,走廊里很安静。

对方似乎只开一枪就逃走了。

打手势示意聂武赶紧打电话叫人,杜仓继续留意屋外动静。

几分钟过去,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后有人敲门。

“杜先生,聂先生,你们没事吧?我怎么听说有人朝你们开枪!”

说话的人好像很担忧,把审判厅的门敲得砰砰响。

但杜仓和聂武对视一眼,谁也没急着开门。

“再打个电话,就用刚才的号码。”

杜仓低声吩咐,聂武照做。门外传来电话铃声,他俩这才略微放心。

搬开桌椅板凳,将门打开,走廊里站着好几个警察,都是之前见过的熟面孔。

因为聂武一通电话,他们去而复返。

“警用手枪,标准子弹,手法很老练。”没等警察们问,聂武就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杜仓接话:“枪手身高1.7-1.75米,有可能是左撇子。”

警察们闻言面面相觑。

聂武能说出手枪型号很好理解,但杜仓拿什么判断枪手的身高?

杜仓看出他们不信,指指墙上的弹孔。

“基础的弹道学。”

“警用手枪射程在三十米,而枪声则来自这个方向。如果稍微计算一下……”

他开始沿着走廊前进,警察们跟在身后。最后,杜仓在杂物间门口停下。

“对方就是从这儿开的枪。”他语气很确定。

警察们对视一眼,默默散开。其中一人无声接近,然后一脚把门踹倒。

门后什么都没有。

只是空气中好像有一丝腐朽的臭味儿。

杜仓捂住鼻子,踩着门板进屋。他环视一周,忽然从地上拿起一个盒子。

他冲警察们笑笑。

“对方给我们留了点东西。”

警察们骤然紧张,叫杜仓把盒子先放下,说不定是什么危险品。

而杜仓把耳朵贴在盒子上听了一会儿,直接把它打开了。

里头不是炸弹,也不是触发式的毒药品。

而是一大堆褐色蚕蛹。

有些蚕蛹还在蠕动,有些却已经干枯。它们密密麻麻的挤在盒子里,杜仓看了几秒,竟然伸手进去,把蚕蛹拨开。

盒子最下方躺着一只干枯的飞蛾。

它被一根针牢牢固定,显然死了很久。

这仿佛是某种宗教仪式,让人莫名有点不寒而栗。

飞蛾尸体下面好像还有东西,因此杜仓用指甲将它轻轻翻过来。

尸体下面是一枚弹壳。

警用手枪,标准型号。

“嗯。”杜仓微微点头。

聂武和其他警察以为他有了什么惊人的发现,立刻围在他身边。

只听杜仓说:“要不别清蒸了,拿去烤吧。”

聂武有点发愣,清蒸?烤?

然后他立刻反应过来,脸色有点发黑:“你要把这盒蚕蛹吃了?”

杜仓把盒子递给警察,后者小心翼翼用钳子夹住弹壳,扔进证物袋。

“不然呢?”杜仓看上去很快乐,感觉赚大了。

“现在蚕蛹卖得可贵了,一百多一斤呢。”

聂武低头捂脸。哪怕两人已经很熟,他还是受不了杜仓时不时就给他整个活。

警察说会尽快抓住枪手,让两人不要担心。

杜仓随意说声谢谢,和聂武一前一后出了法院。

聂武在他身后,因此看不到杜仓脸上轻松的表情渐渐消失。

对枪手落网,杜仓不抱任何期待。

对方只开一枪,开完枪就跑,连有没有得手都不管。

用警用手枪,则是因为它结构简单,方便仿制,不会被追查到武器来源。

总之相当专业。

这种人不会被轻易抓到。

他们先回聂武家。两人从车上下来,聂武的母亲就站在门口等着

“妈。”聂武拄着拐慢慢走过去,用力抱了一下老妇人。

他们一定有很多话说,杜仓不想偷听,只是百无聊赖的环视四周。

就在这时,他看见地上有个漆黑的邮袋。邮袋好像一开始就在那里,只是太不起眼,所以没被老妇人发现。

杜仓蹲下,扯开邮袋。

里面滑出一把警用手枪,枪口似乎还残留着硝烟的味道。

都不用拿去鉴定,杜仓就能判断出这把枪不久前开过火。

枪手在法院开完枪,又将这把枪送到了聂武的家里。

杜仓磨磨牙,明白了枪手的用意。

“示威是吧……”

他慢慢站起来,拍掉身上的土。

“没关系,陪你玩玩。”

小说《你一诉讼律师,送法官进去合理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5:21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