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阮南枝傅祁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阮南枝傅祁川)在线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在线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火爆新书《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是由网络作者“乐恩”所编写的霸道总裁小说。小说内容概括:心软吗。当然会的。谁也不可能一朝一夕间,轻轻松松抹去好几年的感情。我很想松口,再给他一次机会…

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阮南枝傅祁川霸道总裁小说《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乐恩”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见爷爷看破,我也不再犹豫,点了点头,“对”爷爷抬抬手,示意程叔去拿了个东西过来,是一份泛黄的病历我接过来一看,心脏顿时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傅祁川小时候看过很多年的心理医生……我讷讷地抬头,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那么一个天之骄子,居然会是心理科的常客我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思绪,掀了掀唇,“他,他怎么会……”可是转念,又觉得有迹可循出生即丧母,父亲又…

第一章 合格的前夫是什么样 阅读最新章节

分明隔了一层布料,腰间的皮肤却觉得烫得要命。

我像被鬼附身了一样,动都动不了,好在,思绪却是清醒的,“我们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愿意婚姻当中夹着第三个人。”

“对不起。”男人额头抵在我的后背,闷声闷气道。

心软吗。

当然会的。

谁也不可能一朝一夕间,轻轻松松抹去好几年的感情。

我很想松口,再给他一次机会。

但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又不停在我脑海里叫嚣。

选他,还是选自己。

我吐出一口浊气,“傅祁川,你永远都是知道错了,但下次还犯。这没有任何意义。”

这次,我选自己。

已经选了他七年,足够了。

傅祁川沉默了很久,没说出话来。

“松手吧,我们只能走到这儿了。”曾经的我无法想象,有天我能和傅祁川说出这样凉薄的话来。

单向喜欢是什么,是一场属于自己的声势浩大的献祭。

只要对方一个眼神,或者勾勾手指头,就会屁颠屁颠过去。

乐不可支好几天。

心里都要开出花儿来。

又怎么能想到,未来的有一天,一心都在盘算着离开。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回到临江苑时,依旧有些魂不守舍。

好在有孕反,等我一躺在床上,便又昏昏欲睡了。

压根没给我胡思乱想的时间。

次日,是被门铃吵醒的。

除了江莱,也没人知道我搬了家。

但江莱知道密码,能直接进来。

十有八九是有人没看清楚楼层。

我用被子捂住脑袋,继续闷头大睡,不想在大周末的都不能睡眠自由。

奈何门外的人耐心十足,门铃无休止地响个不停。

无法,我只能带着一身起床气去开门。

门一开,傅祁川高大挺拔的身板堵在门口,一双黑眸深深地觑着我。

“你打算在这儿长住了?”

“不然呢?”

我自认昨晚和他说得够清楚了。

从提离婚以后,傅祁川似乎撕下了他用来粉饰太平的面具,这会儿,眼角眉梢皆是淡漠:“跟我回去。”

是不容置喙的命令。

配上他完美优越的五官,霸道总裁范十足。

可惜,我不吃这套,“昨晚说的话,你不记得了?”

“说什么了?”

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毫不心虚道:“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

“你昨晚明明挺清醒的。”

我狐疑地睨着他。

“不知道,反正断片了。”

“算了,不重要。”

我懒得再多说什么,反手就要关门。

被他一把挡住。

他淡声说:“是爷爷打电话来了,说中午来家里和我们一起吃饭。”

“哦。”

我差点忘了这茬。

只一门心思想着办了离婚手续,瞒着爷爷各过各的,却没想到这一层。

我侧身让他进来,指了指玄关的一双棉质拖鞋:“随便坐,等我二十分钟。”

话落,就自顾自地去洗漱、化妆。

末了,换上一条杏色长裙,随手抓了件针织外套,便出了房间。

男人坐在沙发上,自来熟地给自己开了瓶矿泉水,见我出来,没话找话:“这房子设计得不错,什么时候装修的?”

……

这房子,在他送到我手里后没几天,就开始着手装修了。

我为了盯装修,早出晚归的。

他从未过问过。

哪怕我回去得再晚,他最多也只是出于礼貌地说一句,这么晚,或者,看来设计部挺忙。

没有第二句了,我去哪儿了,去干嘛了。

并不在他需要关心的范围内。

已经到了离婚的地步,我也不想忍什么,“可能是在你陪傅衿安的时候。”

果不其然,在他脸上看见了一丝僵硬。

我心里舒服多了。

“我和她最近没联系了。”

“不需要和我解释。”

现在已经没必要了,我说,“只要你乐意,等离婚手续办了,随时能娶她进门。”

“阮南枝,你现在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他眉心紧拧,似有些无奈。

“那我该怎么说?”

“不管离不离婚,她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关系。”

“自欺欺人。”

我扔下这句话,率先走到玄关换鞋下楼。

司机一直等在车里,见我出来,连忙下车开门。

刚坐进去,傅祁川也紧随而上。

路上,一向和我没多少话的傅祁川,又开始没话找话。

他眼睫微垂,视线落在我的脚上,不解道:“你最近怎么不穿高跟鞋了?”

“平底鞋舒服。”

怀孕后,我基本不穿高跟鞋了。

怕影响到孩子。

“哦。”

他浅淡地发出一个单音节,沉吟一会儿,又开口:“新年限定系列大概什么时候能进生产环节?”

“?”

我疑惑地看向他。

虽然设计部负责的“FA”也算是奢侈品牌,但在傅氏众多产业中,并不是近两年的重点,傅祁川早就放了权,只需要在会议上汇报项目就行,从不私下亲自过问。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会儿高跟鞋一会儿新年限定的。

傅祁川狭长的眼尾上挑,皮笑肉不笑,“怎么,我不能过问下属的工作?”

“……”

人在屋檐下,我不得不低头,“下周五之前。”

样品已经赶出来了,周一上班确认好版型没问题,催着供货商将布料备齐,工厂就能投入生产了。

“哦。”

他又是应了一声,我实在不想再和他说什么,直接道:“傅祁川,别没话找话了。早点把离婚协议签了给我,你只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前夫就行。”

“合格的前夫是什么样?”

“像死了一样。”

……

大抵是我这句话实在说的冷漠,傅祁川终于没了和我再聊什么的兴致。

一直到车子驶入院内,脸色都还是冷冰冰的。

活像谁欠了他钱一样。

不过,一路上紧赶慢赶,却还是慢了那么一点儿。

见到我们,刘婶笑着道:“老爷子已经到了,正等你们呢。”

我顿时有些心虚。

答应了爷爷不离婚的是我,如今搬出去住在外面的还是我。

我无奈看向傅祁川求助,想让他等等帮忙解释一下。

还没开口,他却已经看破我的用意,冷腔冷调地丢下一句话:“你就当我已经死了。”

仗着腿长,将我甩在身后。

小说《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3:23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