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恪冉闵《重生之冉魏帝国完结版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容恪冉闵)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程志”的热门书《重生之冉魏帝国》,这是一本军事历史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长大后,身长八尺四寸,目重瞳子,左肘有肉印,喜怒不形于色,王猛认为“此非常人”,把他推荐给苻坚。苻坚委其为美阳令,后迁为鹰扬将军。征张平一战中,苻坚命诸将生擒张蚝,吕光匹马赶到,刺落张蚝,使其为邓羌所擒。自此以后,吕光威名大振…

重生之冉魏帝国

重生之冉魏帝国》是由作者“程志”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在谢安还没有手谈观淝水的时候;在陈庆之还没有白袍渡黄河的时候;在韦睿还没有乘车定钟离的时候;一个名叫谢艾的儒生坐在轺车之上,身着白色衣冠,鸣鼓而行临河一战,他率三万前凉军大败十万后赵军,使麻秋匹马而奔;及神鸟破王擢,再逼得麻秋远遁金城,石虎为之叹道:“吾以偏师定九州,今以九州之力困于枹罕彼有人焉,未可图也!”永嘉之乱后,天下分崩离析,独河西张氏偏居凉州,经略西域,建立北地唯一的晋人政权张轨、…

重生之冉魏帝国 免费试读

吕光其人,在东晋时期属于氐族,但他的先祖却是汉高祖皇后吕雉的族人,因“诛诸吕”一事才与氐人杂居。乃父吕婆楼是苻坚的亲信,不仅参与诛杀苻生的计划,还为其举荐王猛,最高官至太尉。吕光出生时,据传“夜有神光之异”,故以光为名。他自小不喜读书,爱与诸孩童一起演战阵之法,令伙伴们叹服。长大后,身长八尺四寸,目重瞳子,左肘有肉印,喜怒不形于色,王猛认为“此非常人”,把他推荐给苻坚。苻坚委其为美阳令,后迁为鹰扬将军。征张平一战中,苻坚命诸将生擒张蚝,吕光匹马赶到,刺落张蚝,使其为邓羌所擒。自此以后,吕光威名大振。
这里要提及的一点,就是吕光的重瞳。“重瞳”是指一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在古代神话里一般为圣人的象征,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当然了,这不过是古人缺乏科学常识而已。在现代医学的解释里,重瞳被认为是早期白内障的现象。
因为拥有重瞳的人多为圣人或帝王,所以重瞳又被称作帝王的眼睛。史书中有过记载的重瞳者共八人,分别是仓颉、虞舜、重耳、项羽、吕光、高洋、鱼俱罗、李煜。这里面除了鱼俱罗是一名将领,其他人皆为古圣人或帝王。由此可见,吕光拥有重瞳固然可以给自己带来相当大的声望,但也难免会遭到别人的忌惮和猜疑。
苻坚有没有猜忌吕光,我们难以下这个定论。公元378年,北海公符重在洛阳谋反,时吕光担任苻重的长史,苻坚认为“吕光忠孝方正,必不同也。”遂命吕光逮获苻重,将其押解至长安。之后,吕光平定苻洛和蜀人李乌的叛乱,被拜为骁骑将军。倘若没有后来的西域之征和淝水之败,或许吕光会同邓羌、张蚝一样列在苻坚的载记之中,但后事的发展总会出人意料,我们说不清吕光出征西域到底给淝水之战带来多大的变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若吕光能在淝水之败后回师,苻坚的处境不会比历史上更糟。
公元382年,车师前部王弥寞、鄯善王休密驮入朝于秦,请为乡导,恳请苻坚派军队去讨伐那些不归附的西域国家,并效仿汉朝设置都护以管理西域。苻坚对于这种扬威国际的事情颇为热衷,遂委任吕光为使持节、都督西域征讨诸军事,率十万步骑(一说七万)远征西域。符融对此极力劝谏道:“西域荒远,得其民不可使,得其地不可食,汉武征之,得不补失。今劳师**之外,以踵汉氏之过举,臣窃惜之。”苻坚不肯听从,坚持发兵。在送行时,苻坚嘱咐吕光道:“西戎荒俗,非礼义之邦。羁縻之道,服而赦之,示以中国之威,导以王化之法,勿极武穷兵,过深残掠。”若无淝水之战,苻坚这番话也可谓世人传唱了。
吕光这一路远征没少出灵异事件,比如吕光的军队进入沙漠后,三百余里无水,将士失色。吕光激励道:“吾闻李广利精诚玄感,飞泉涌出,吾等岂独无感致乎!皇天必将有济,诸君不足忧也。”话落不久,大雨倾盆而至,平地三尺;又比如吕光对垒龟兹王之时,左臂肉印上曾隐现两个大字:“巨霸”,而深夜营外更是有一个黑色物体出现,形状巨大,摇动有头角,目光若电,至天明才消失,吕光称其为“黑龙也”。我估计那片沙漠可能是玛勒戈壁,那只怪兽是**,否则难以解释这么神奇的事情偏偏让吕光给遇到了。
其实此类灵异事件在史书中屡见不鲜,古人为了让自己的帝位有一个上天授予的名义,往往会编造出一些有关仙人、奇兽和神光之类的经历。吕光的故事虽说虚假浮夸,但在诸多史料记载中还真算不上什么,比起李渊的“体有三**”;刘太公目视妻子和蛟龙神交而怀有刘邦;杨坚“头上角出,遍体鳞起”;吕光那些只能算是“奇遇”,还配不上“神人降生”这一噱头。
言归正传,吕光的西征之旅初始并不算顺利,一方面需适应异国他乡的水土气候,另一方面还要应对龟兹等西域诸国的联合抵制。为了给龟兹王造成远征军人数众多的假象,吕光聚部众于城南,每五里为一营,深沟高垒,广设疑兵,以木为人,被之以甲。龟兹王帛纯畏惧不敢出,并以倾国之财宝向狯胡国求救。狯胡王派遣其弟呐龙、侯将馗率二十余万骑兵,并连同温宿、尉头等国,合七十余万众以救龟兹。由于胡人擅长弓马、矛槊,披连环铠甲,射不可入,又以革索套人,多有中者,秦军见此忌惮。诸将商议每营结阵,严兵距之,吕光认为:“彼众我寡,营又相远,势分力散,非良策也。”于是迁营相接,用勾锁连横;再选精骑为机动部队,弥补其中的缺漏。及至双方战于城西,吕光大败西域联军,斩首万余级,龟兹王帛纯逃走,三十余国的王侯向秦军投降。随后,吕光安抚诸王,威恩甚著,远方诸国,包括那些尚未臣服者,皆不远**前来归附。
吕光平定西域后,不思还乡,欲长居于此。高僧鸠摩罗什劝道:“此凶亡之地,不宜淹留,中路自有福地可居。”吕光问及诸将士,众皆请还。吕光听从,载无数奇珍异宝班师。在这个时候,前秦已然处于分崩离析的境地,各地纷纷脱离朝廷的掌控。于是,凉州刺史梁熙指责吕光擅自还师,闭境拒之,吕光则报檄凉州,指责梁熙没有赴难的诚意。两位昔日的同僚反目成仇,大打出手,并最终以吕光的胜利而告终。之后,西凉之地皆献城来投,吕光遂自领凉州刺史、护羌校尉,一边打探关中的动向,一边伺机而动。没过多久,苻坚的死讯传来,吕光“奋怒哀号”,命三军缟素,为苻坚发丧,追谥为“文昭皇帝”。
吕光的悲伤就像是“鳄鱼的眼泪”。在他不知道苻坚近情的情况下,并没有采取回师长安的方法,而是按兵不动等待消息传来,这就让人看不到吕光的忠诚何在;即使在得知苻坚的死讯后,他也完全可以辅佐苻丕平定内乱,继续当前秦的忠臣良将,但吕光依然没那么做。哀号几声,缟素几日,接着改元自号大将军、凉州牧,吕光的这些行为让苻坚当年所称赞的“忠孝方正”显得那么荒诞可笑。
后人评点苻坚的败亡,往往会提及他不该把吕光派去出征西域。一来,吕光是苻坚手下能力较为出众的大将,若他参与淝水之战或有变局;二来,在长安遭围的情况下,苻坚已无力控制吕光和他的西域远征军。这种观点属于典型的成王败寇论,你不能说这种分析没有道理,因为苻坚的确不应该四处开战线,但吕光参与淝水之战就一定会帮助苻坚赢下来么?不见得。事先谁又会想到梁成、张蚝这些前秦名将会败给东晋呢?即使吕光和那支军队没有远赴西域,也未必可以在淝水之战后存留下来,并且助苻坚守卫长安。所以说,吕光的远征并不是淝水之败的原因,而是苻坚大略上的一个漏洞。这个漏洞并不致命,只是它还没有被打上补丁,就被淝水之败所带来的负作用给影响到了。
立国之后的吕光没有太多谈资,基本上就是平定内乱和讨伐西秦、南凉、北凉。由于吕光年事已高,得力干将杜进还为其所杀,所以晚期所进行的战争均告以惨败。病逝之前,吕光叮嘱太子吕绍信任庶出的兄长吕纂、吕弘,又对吕纂、吕弘道:“永业(吕绍)才非拨乱,直以正嫡有常,猥居元首。今外有强寇,人心未宁,汝兄弟缉穆,则贻厥万世。若内自相图,则祸不旋踵。”二人含泪应道:“不敢有二心。”可吕光死后不久,吕纂就发动政变,逼迫吕绍自杀后继位。吕纂在位不过一年多,先是因猜忌杀掉吕弘,后又为堂弟吕超、吕隆所刺杀。公元403年,吕隆无力应对后秦、南凉、北凉的围逼,向后秦主姚兴投降,后凉自此灭亡。

小说《重生之冉魏帝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1:35
下一篇 2024年6月9日 pm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