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上嫁(程禧周京臣)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程禧周京臣)全文阅读上嫁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全文阅读上嫁)

热门新书《上嫁》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玉堂”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嫁耿家,耿家负担,是心照不宣的。耿夫人又补充,“我们二女婿是电视台的副台长,禧儿婚后呆腻歪了,想工作,去挂个职,二女婿可以做主。”“我问世清的打算。”周京臣不耐烦了,丢掉没吃完的橘子,抽出纸巾擦手,“一辈子闲在家吗?”“京臣!”周夫人呵斥,“世清的腿有毛病,他能干什么?”“身残志坚,男人必须有志气…

上嫁

主角程禧周京臣出自现代言情小说《上嫁》,作者“玉堂”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周京臣今晚释放得彻底那次在酒店他只是问程禧舒不舒服,逼她看着他,叫他京臣哥或许因为是第二次了,他在车里完全解除了封印,疯得势不可挡,骚话更多,每一句都折磨得程禧耳根发烫车厢不如床上宽敞,周京臣疯归疯,一些大开大合的姿势施展不了,大约是要尝试不一样的刺激,他没有从后面,而是面对面托举起程禧,占尽了主导的力量那一场挑逗的热吻在催发她动情后,周京臣便不再吻她了专注体验过程中的感受野…

上嫁 阅读精彩章节

他的眉头一皱,耿夫人如坐针毡。

周夫人娘家有的是钱,与耿家结亲不是图钱,图老耿和周淮康是同僚,互相扶持,扎稳根基,壮大家族荫蔽后代子孙。

提钱太俗了。

何况耿夫人有耳闻,程家母女是“吞金兽”,程父私生子的烂摊子至今没完全了结,那个女医药代表不是省油的灯,月月闹,年年讨钱,一桩桩的无底洞,没有家底也养不起。

嫁耿家,耿家负担,是心照不宣的。

耿夫人又补充,“我们二女婿是电视台的副台长,禧儿婚后呆腻歪了,想工作,去挂个职,二女婿可以做主。”

“我问世清的打算。”

周京臣不耐烦了,丢掉没吃完的橘子,抽出纸巾擦手,“一辈子闲在家吗?”

“京臣!”

周夫人呵斥,“世清的腿有毛病,他能干什么?”

“身残志坚,男人必须有志气。”

周京臣又丢了纸巾,他后仰,陷入宽大的沙发,双臂展开,盛气十足横在边缘,“世清娶程禧,最好有一份差事,否则免谈。”

“你今天吃枪药了?”

周夫人纳闷儿。

“我同意。”

始终哑巴的耿世清突然开口,“禧儿小姐愿意嫁我,她什么要求我都同意。”

程禧心猛地一沉。

烟雾熏的周京臣眯起眼,盯着耿世清。

“我会在大姐夫的公司谋一份差事,直到大哥满意。”

四目相对。

耿世清通情达理,性子又安分,周京臣再为难他,显得太强势,太没道理了。

他捻烟头,目光落在熄灭的火星子上,“那我等着看你的表现了。”

保姆烧好了菜,周淮康邀请耿家入席。

耿世清亲手倒了一杯酒,走过场先敬了周淮康夫妇,然后一本正经朝周京臣举杯,“我敬大哥。”

他一饮而尽。

杯口向下,一滴不剩。

礼数十分到位。

周京臣摩挲着酒杯,似笑非笑,“我心领,但不喝了。”

“京臣,世清第一次敬你酒。”

周夫人示意他喝。

“待会儿开车,不方便饮酒。”

他仍旧拒了。

“以茶代酒吧。”

耿先生圆场,“世清是闲人,喝醉了不要紧,周公子忙,喝酒误事。”

周京臣总算给了耿先生面子,和耿世清碰了杯。

耿世清坐下,左边是耿夫人,右边是程禧,他低声问,“你吃什么菜,我帮你夹。”

她只夹面前的冬笋,筷子几乎没伸出去过,“谢谢。”

磁场是非常玄妙的。

程禧对耿世清没好感。

一共相亲了三个男人,叶柏南是唯一一个,她尽管不喜欢,也不反感的。

保姆盛汤的工夫,餐桌底下微不可察地发出摩擦响。

程禧裤口弹动,隐约被顶了一下。

很轻的动作。

她撩眼皮,恰好迎上周京臣的视线。

是他踢的。

男人面无表情,又仿佛积蓄了千言万语。

在伺机堵她。

“耿先生,耿夫人,我去洗手间,失陪。”

周京臣撂下餐具,走出餐厅。

程禧心口狂跳。

她环顾一圈,趁所有人不注意,晃洒了果汁。

“周阿姨,我去清洗。”

周夫人对她是毫无戒心的,“京臣在客卫,你去后院洗。”

后院有一间阳光房,搭建的玻璃吊顶,种植了不少观赏菊,花园中间是水房,有水池和休息台。

程禧洗干净胳膊粘腻的污渍,正想偷偷溜去客卫,门这时打开,周京臣挤进来,又迅速关上门。

她杵在水池边,透过镜子,和他对视。

好半晌,他问,“合眼缘吗?”

程禧摇头。

又觉得自己太矫情了,合不合眼缘根本不重要,重要是周家的态度。

周家认定合适她,便合适。

“日久生情。”

周京臣靠近她,拧开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中,他俯下身,唇抵在她脖颈,“恋爱谈感情,结婚谈条件,只要条件匹配,结了婚慢慢培养其他,兴许你会爱上你的丈夫呢?”

程禧眼眶发红。

男人气息咫尺之遥,侵略她,包裹着她。

熟悉又冷酷。

水流声下一秒停止。

他探出手臂,去拽篱笆架上晾着的毛巾,胸膛紧贴她,一下接一下地鼓动,另一条手臂自然下垂,弯曲,看似拢抱着她,却没真实触摸到。

在似有若无之间。

在占有与克制之间。

是那么诱人,像五彩的泡沫。

程禧死死地咬着唇。

“你挡我了。”

周京臣提醒。

她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退,错了方向,撞了他。

周京臣扶住她,他骨节沾了水珠,潮湿且白净,掐在她腰间。

隔着裤子,皮带的金属扣冰凉坚硬,凉得程禧尾椎一麻。

“结了婚,做那种亲密的事,是夫妻的义务。”

她眼神飘忽,周京臣站在她背后,捏住她下巴,迫使她面对镜子,“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能让女人舒服,有一部分男人带给女人的是食之无味,甚至痛苦折磨。”

程禧闭眼。

周京臣逗弄一般啄吻她的耳朵,“尝过厉害男人的滋味,耿世清那样的男人,太不入流了。”

他一番赤裸裸的话,酥麻又羞耻的感受像电流一样流窜遍程禧全身每一处关节,她难受得佝偻起脊背。

外面保姆的脚步声来来回回,周京臣松开她的瞬间,眼眸注视着镜子中的她,不安的,焦灼的,狼狈又害羞的她。

他闷笑,“妹妹。”

周京臣离开片刻,程禧也返回餐厅。

如同什么没发生过,继续用餐。

午餐快结束时,周京臣接过保姆递来的外套围巾,挪开椅子起来。

程禧看向他。

他右手拿了一副皮手套,在左手掌心拍了拍,“耿先生,耿夫人,集团下午有会议,我先告辞了。”

程禧微微颤抖。

周京臣伫立在那,平静凝望她。

给她最后的机会。

小说《上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7
下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