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枝傅祁川《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完结版阅读》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阮南枝傅祁川)全集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小说《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是著名作者“乐恩”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心软吗。当然会的。谁也不可能一朝一夕间,轻轻松松抹去好几年的感情。我很想松口,再给他一次机会…

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主角阮南枝傅祁川霸道总裁小说《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乐恩”,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我被她吓了一跳这才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耳垂,血已经干涸了,摸下来一些红色的血痂这么一弄,耳垂又泛起了疼都扯出血了,我自己居然没发现江莱拍了把我的手,“哪有你这样硬抠的,不疼啊?”说罢,她从包里掏出碘伏棉签,把我的头发尽数扎起来,小心翼翼地消毒,“怎么弄的?”“傅衿安扯的”我把前因后果和她简单说了一下江莱气得连连骂人,“什么玩意儿,我看她是属二维码的吧,不…

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分明隔了一层布料,腰间的皮肤却觉得烫得要命。

我像被鬼附身了一样,动都动不了,好在,思绪却是清醒的,“我们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愿意婚姻当中夹着第三个人。”

“对不起。”男人额头抵在我的后背,闷声闷气道。

心软吗。

当然会的。

谁也不可能一朝一夕间,轻轻松松抹去好几年的感情。

我很想松口,再给他一次机会。

但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又不停在我脑海里叫嚣。

选他,还是选自己。

我吐出一口浊气,“傅祁川,你永远都是知道错了,但下次还犯。这没有任何意义。”

这次,我选自己。

已经选了他七年,足够了。

傅祁川沉默了很久,没说出话来。

“松手吧,我们只能走到这儿了。”曾经的我无法想象,有天我能和傅祁川说出这样凉薄的话来。

单向喜欢是什么,是一场属于自己的声势浩大的献祭。

只要对方一个眼神,或者勾勾手指头,就会屁颠屁颠过去。

乐不可支好几天。

心里都要开出花儿来。

又怎么能想到,未来的有一天,一心都在盘算着离开。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回到临江苑时,依旧有些魂不守舍。

好在有孕反,等我一躺在床上,便又昏昏欲睡了。

压根没给我胡思乱想的时间。

次日,是被门铃吵醒的。

除了江莱,也没人知道我搬了家。

但江莱知道密码,能直接进来。

十有八九是有人没看清楚楼层。

我用被子捂住脑袋,继续闷头大睡,不想在大周末的都不能睡眠自由。

奈何门外的人耐心十足,门铃无休止地响个不停。

无法,我只能带着一身起床气去开门。

门一开,傅祁川高大挺拔的身板堵在门口,一双黑眸深深地觑着我。

“你打算在这儿长住了?”

“不然呢?”

我自认昨晚和他说得够清楚了。

从提离婚以后,傅祁川似乎撕下了他用来粉饰太平的面具,这会儿,眼角眉梢皆是淡漠:“跟我回去。”

是不容置喙的命令。

配上他完美优越的五官,霸道总裁范十足。

可惜,我不吃这套,“昨晚说的话,你不记得了?”

“说什么了?”

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毫不心虚道:“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

“你昨晚明明挺清醒的。”

我狐疑地睨着他。

“不知道,反正断片了。”

“算了,不重要。”

我懒得再多说什么,反手就要关门。

被他一把挡住。

他淡声说:“是爷爷打电话来了,说中午来家里和我们一起吃饭。”

“哦。”

我差点忘了这茬。

只一门心思想着办了离婚手续,瞒着爷爷各过各的,却没想到这一层。

我侧身让他进来,指了指玄关的一双棉质拖鞋:“随便坐,等我二十分钟。”

话落,就自顾自地去洗漱、化妆。

末了,换上一条杏色长裙,随手抓了件针织外套,便出了房间。

男人坐在沙发上,自来熟地给自己开了瓶矿泉水,见我出来,没话找话:“这房子设计得不错,什么时候装修的?”

……

这房子,在他送到我手里后没几天,就开始着手装修了。

我为了盯装修,早出晚归的。

他从未过问过。

哪怕我回去得再晚,他最多也只是出于礼貌地说一句,这么晚,或者,看来设计部挺忙。

没有第二句了,我去哪儿了,去干嘛了。

并不在他需要关心的范围内。

已经到了离婚的地步,我也不想忍什么,“可能是在你陪傅衿安的时候。”

果不其然,在他脸上看见了一丝僵硬。

我心里舒服多了。

“我和她最近没联系了。”

“不需要和我解释。”

现在已经没必要了,我说,“只要你乐意,等离婚手续办了,随时能娶她进门。”

“阮南枝,你现在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他眉心紧拧,似有些无奈。

“那我该怎么说?”

“不管离不离婚,她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关系。”

“自欺欺人。”

我扔下这句话,率先走到玄关换鞋下楼。

司机一直等在车里,见我出来,连忙下车开门。

刚坐进去,傅祁川也紧随而上。

路上,一向和我没多少话的傅祁川,又开始没话找话。

他眼睫微垂,视线落在我的脚上,不解道:“你最近怎么不穿高跟鞋了?”

“平底鞋舒服。”

怀孕后,我基本不穿高跟鞋了。

怕影响到孩子。

“哦。”

他浅淡地发出一个单音节,沉吟一会儿,又开口:“新年限定系列大概什么时候能进生产环节?”

“?”

我疑惑地看向他。

虽然设计部负责的“FA”也算是奢侈品牌,但在傅氏众多产业中,并不是近两年的重点,傅祁川早就放了权,只需要在会议上汇报项目就行,从不私下亲自过问。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一会儿高跟鞋一会儿新年限定的。

傅祁川狭长的眼尾上挑,皮笑肉不笑,“怎么,我不能过问下属的工作?”

“……”

人在屋檐下,我不得不低头,“下周五之前。”

样品已经赶出来了,周一上班确认好版型没问题,催着供货商将布料备齐,工厂就能投入生产了。

“哦。”

他又是应了一声,我实在不想再和他说什么,直接道:“傅祁川,别没话找话了。早点把离婚协议签了给我,你只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前夫就行。”

“合格的前夫是什么样?”

“像死了一样。”

……

大抵是我这句话实在说的冷漠,傅祁川终于没了和我再聊什么的兴致。

一直到车子驶入院内,脸色都还是冷冰冰的。

活像谁欠了他钱一样。

不过,一路上紧赶慢赶,却还是慢了那么一点儿。

见到我们,刘婶笑着道:“老爷子已经到了,正等你们呢。”

我顿时有些心虚。

答应了爷爷不离婚的是我,如今搬出去住在外面的还是我。

我无奈看向傅祁川求助,想让他等等帮忙解释一下。

还没开口,他却已经看破我的用意,冷腔冷调地丢下一句话:“你就当我已经死了。”

仗着腿长,将我甩在身后。

小说《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6
下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