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棠欲醉已完结(宋棠宁萧厌)抖音热文_《春棠欲醉已完结》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春棠欲醉》小说是网络作者“锦一”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她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甚至都没提起宋鸿,可铖王却主动交代,若不是她早知道宋鸿来王府是为了什么,她恐怕会极为欣慰铖王的坦诚,对他口中的话深信不疑。铖王妃压着心中想要喝问的冲动,只故作急怒:“他还有脸来找你?宋家那老虔婆打的棠宁险些毁了容,到现在棠宁都还昏迷不醒,我还没有跟他们算账,他还有脸跟你缠闹?”…

春棠欲醉

小说推荐小说《春棠欲醉》,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宋棠宁萧厌,作者“锦一”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萧厌见她震惊模样只觉得有趣这小姑娘心思单纯,有点儿什么都恨不得能写在脸上,虽然与初见时有些成长,有时也透出几分故作世故的成熟,可说到底还只不过是个不懂算计人心的小女娘他要是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还察觉不了,那怕是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不过萧厌还记得上次被他猜中心思,眼前女孩儿哭的泪珠子直落,他心思一转,斜靠在檀木凭几上说道:“猜的”棠宁怀疑:“猜的?”萧厌拿着锦帕擦着…

春棠欲醉 阅读精彩章节

“王妃回来了?”

铖王妃回了王府时,刚巧撞上宋鸿出去不久,铖王听见门外下人行礼的声音,抬眼瞧见铖王妃时心中就是一咯噔。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铖王妃带着蒋嬷嬷进去就问:“府里来客人了?”

“怎么,遇上了?”

铖王起身走过来扶着铖王妃回了屋中,言语间丝毫没有藏着掖着,反而主动提起了宋鸿。

“还不是宋家的人,宋鸿过来纠缠,说什么棠宁让萧厌打断了宋家老夫人的手,还拦着太医署和京中那些药堂的大夫不准他们过去看诊,他说老夫人伤的厉害,央求我出面替他去一趟太医署。”

“这事我哪能答应,他便一直跟我缠闹不休,我好不容易才将人打发走,你碰着他了,他可有为难你?”

铖王妃看着满是担忧望着她的铖王,只觉得心头泛着冷。

她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甚至都没提起宋鸿,可铖王却主动交代,若不是她早知道宋鸿来王府是为了什么,她恐怕会极为欣慰铖王的坦诚,对他口中的话深信不疑。

铖王妃压着心中想要喝问的冲动,只故作急怒:“他还有脸来找你?宋家那老虔婆打的棠宁险些毁了容,到现在棠宁都还昏迷不醒,我还没有跟他们算账,他还有脸跟你缠闹?”

“我刚才光看到马车离开没瞧见人,没想到居然是宋家那些混账东西,我跟他们没完……”

铖王妃气冲冲地转身就想朝外走,被铖王连忙拦住。

她扭头“啪”地一声就打在铖王胳膊上:“你拦着我?你该不会向着宋家那群王八犊子?”

“你胡说什么,我怎会向着他们,只是人都走远了,你这会儿追上去难道要跟他在街头撕闹不成?”

铖王满是无奈地拉着铖王妃坐在一旁:“你这急性子总是这么容易动气,棠宁是你最疼的孩子,我哪能瞧着她受委屈,宋鸿找过来我可是一口就拒绝了,要不然他怎能跟我撕扯了半晌。”

“拒绝如何,你就该狠狠扇他!”

“玥娘…”铖王哭笑不得,“那可是中书侍郎,又不是平头百姓,况且宋家伤的那位还是棠宁的长辈。”

“眼下那宋老夫人断了手,人也高热不醒,这要是一缓不过指不定连命都保不住,我要是再落井下石,旁人知道了会怎么说我,还有棠宁,外头人也会说她狠心绝情。”

他人到中年俊逸不减,那浓浓的无奈之下,拉着铖王妃温声细语。

“我待你如何,你还不知道吗,我哪能向着外人?”

铖王妃抬眼看着他,见他情真意切,无论脸上眸中都是她熟悉的深情,心中却是不断地往下坠落。

他还在骗她!

铖王妃眼圈泛着红:“我知道你向着我,可是宋家欺人太甚,你不知道棠宁被打成了什么样子,那老虔婆是冲着毁她脸去的。我自幼便与阿姊一同长大,阿姊就留下这么一个女儿,她若是有个好歹,我怎么对得起阿姊。”

“我知道你与你阿姊感情好,自是该疼着棠宁的,我也心疼她,快别哭了。”

铖王抱着铖王妃轻哄着。

铖王妃靠在他肩头:“王爷,你派去安州的人传消息回来了吗,有没有查清宋姝兰的事情?”

铖王手中一顿,继续轻抚着她后背:“哪有这么快,安州距京城好几日的路程,去了之后还得想办法查问,这七七八八的事情下来,就算是快马加鞭一来一去也得大半个月,不过我觉着这事应该是你多想了。”

“宋家又不是疯了,他们怎会拿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混淆国公府血脉,况且那外室女瞧着与宋家人就有几分相似。”

“棠宁与宋家置气胡思乱想,你也由着她胡闹,我虽然答应让人去查,可这事儿不能大张旗鼓,否则万一查不出什么来,叫外人知道棠宁这般置喙府中尊长,指不定还得议论她什么。”

铖王妃手心冰凉,一颗心坠入谷底,连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

察觉到怀中人沉默,铖王柔声道:“怎么了,不高兴?”

他亲了亲铖王妃额头,

“我不是怪你,只是棠宁毕竟是宋家女娘,跟他们闹得太僵,吃亏的还是她自己,你我虽然能护着她,可到底不是他爹娘。”

“安州的事情我会催促他们查的快些,只你是不是也该分些心思在府里,寅儿这几日郁郁寡欢,总说你心疼棠宁胜过他这个亲儿子,就连我这个夫君也不及她半点。”

“玥娘,你也偏心偏心我。”

往日的甜言蜜语,变的格外刺人。

每一句看似情真意切的话都让铖王妃心中揪紧,死死拽着衣袖时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佯装着不好意思将想要凑近的铖王推开。

“多大人了,还跟个孩子吃醋。”

铖王妃起身退开些说道,“反正我告诉你,宋家要是敢欺负棠宁,我就跟她们没完,你要是敢帮着他们,我也不要你了。”

“玥娘这么心狠?”

“我说真的。”铖王妃目光认真,“我的性子你清楚。”

“是是是,我家玥娘嫉恶如仇,眼里容不下沙子,为夫记着了。”

铖王妃见他眼里满是无奈纵容,脸上也是曾让她欢喜的宠溺温柔,可是他还是没有跟她说半句实话,那言笑晏晏间毫无半点心虚愧疚,说起谎来没有半点迟疑的模样,让她心寒的同时,背脊一股凉意蔓延开来。

她的枕边人,她嫁过来与之生活了近二十年,替他诞育子嗣的男人,她竟是从未发现他有这副面孔。

他不是她所熟知的真情坦荡,他不是她所知道的对她从无隐瞒,他做戏做得这般真实,与她说起谎来时情真意切。

他欺瞒她时仿佛已经千百次的熟练,让她甚至开始怀疑,以前他们的那些情深似海,有几分是真的?

从书房出来之后,铖王妃强撑着笑脸回了住处。

等房门一闭,她便身形一晃,脸色苍白似纸。

“王妃!”

蒋嬷嬷连忙扶着她,就见她眼圈通红,那隐忍许久的泪意浮于眼眶。

小说《春棠欲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1
下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