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凛荆梨(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已完结)精彩试读_《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已完结》全本阅读

看小说推荐文,千万不要错过“冰梨崽崽”的《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概述为:苏氏已经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她本来身体就不大好,长年的辛苦劳作掏空了她的身体,荆梨给她将养了小半年,好不容易好了些,偏偏又要开始逃难了。荆梨小声的问苏氏:“阿娘,你吃了没?”苏氏悄悄回她:“吃了,你做的小饼刚好一口一个,也没人瞧见,咱们的水也带的足,凑合着喝两天还是没问题的。”荆梨又看了眼大郎,大…

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

小说叫做《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是“冰梨崽崽”的小说。内容精选:荆梨将契书交给人牙子:“阿娘,回家吧!人家要卖儿卖女供读书人与我们有什么相干”胖婶应声道:“正是这个理,你们二房前年冬天就分了出来,你阿娘病的厉害也没见谁应个声,如今活不活得下去那也不干人家的事”荆梨一番操作,人牙子也是看呆了:“这…..这到底是要卖哪家?”孙氏与何氏也是反应过来,急忙去抢那契书,却被人牙子一把揣到怀里:“我说,您几位不会是没事溜着我玩吧?我大老远跑你们这村…

第一章 恶徒邻村人 在线试读

荆梨牵着骡子车,她以为末世已经练就了自己冷硬的心肠,可如今对着这些人,心中还是有些难受。

这才走到山顶,然后还得沿着山峰往下走,这山上别说是山泉之类的了,就是树也没几棵是绿的了,可走到山下就有水了吗?

后边荆正海听着孩子哭闹的实在受不了:“先给他们点吃的喝的吧,下山之后再去找水,总不能还没下山就先把娃给哭坏了。”

“咱们大人可以多熬一阵子,可娃们小肠子嫩熬不住,先将就着给些吧。”

大人们这才咬牙拿出小块干粮,对着水给娃喂着吃,边给便叮嘱,少喝点水,你哥哥姐姐还没得喝呢!

稍大些的孩子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弟弟妹妹,舔舔干裂的嘴唇不敢吱声,他们也好渴好饿啊!

荆梨走了大半天,也觉得腿像是灌了铅,挪一步都艰难的很,脚底已经起了水泡。

苏氏已经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她本来身体就不大好,长年的辛苦劳作掏空了她的身体,荆梨给她将养了小半年,好不容易好了些,偏偏又要开始逃难了。

荆梨小声的问苏氏:“阿娘,你吃了没?”

苏氏悄悄回她:“吃了,你做的小饼刚好一口一个,也没人瞧见,咱们的水也带的足,凑合着喝两天还是没问题的。”

荆梨又看了眼大郎,大郎不做痕迹的点点头,表示弟弟们都吃过东西了。

荆梨放下心来,真是累啊!前世与队友合作,大家分工明确,不需要操心对方吃喝生死,可如今要管着这一大家子的吃喝安全。

天黑之时才走到山脚下,趁着月光,一行人就在山脚下歇脚。

赵猎户带着几个小子去找水,老王头将周围一番巡视,又叫了几个青年去边上守着。

荆烨和三郎在附近找了些柴火回来,胖婶和苏氏将锅子架了起来,粟米粥的香味慢慢传了出来,频频引得好几个娃看过来。

好些人家将半干的肉干切成小碎丁,又放点粗粮和野菜干,慢慢的也有了些许肉味,叫小娃们高兴的不得了。

荆梨端起粥还没来得及喝,就听见一声尖叫,荆梨和大郎赶紧放下碗冲了过去。

大郎冲到那边就背脸过去,原来是村里葛婆子家的小孙女兰儿和秦寡妇家的儿媳小苏去方便,遇上了两个想劫姑娘的汉子。

小苏已经起身,兰儿才刚刚系好裤带,就被人捂嘴就要扛走,兰儿拼命挣扎,肩膀都露出一块来,大郎见状才会不好意思转过身。

荆梨挥刀劈向抢兰儿的汉子一边吼大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时间管那些。”

大郎也顾不了那么多,也拿着刀冲上去,却左右比划不敢下手,另外一个汉子见大郎不敢下手,伸手就要去抢大郎手里的刀,荆梨手疾眼快一刀砍过去,就将那人手指齐刷刷的五个一起砍落。

大郎瞬间吓白了脸,兰儿和小苏更是吓得要昏厥过去,余下的那汉子一声大喊,身后竟又来了几个汉子。

大郎见对方人多了,一咬牙眼一闭就朝着人砍了过去。

“把眼睁开,注意身后左右,你不砍死他们,等下他们就会要了阿娘她们的命!”

荆梨一边挥刀一边教训大郎,大郎煞白着脸左右劈砍,野物他打了不少,可那都不是人啊!

老王头也匆匆带着人过来,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那杀伐之气倒不是旁人能比的。

村里的汉子也跟着加入进来,场面顿时便一边倒的偏向荆梨这边,那边的汉子见不敌,丢下同伴就跑了。

老王头一清理,死了三个,留下两个,一个被荆梨砍掉了手指,还有一个伤了腿。

荆正海也是吓得不轻,他虽是这一大家子的族长,可他几十年都在村里呆着,最远去过的地方不过是县城,几时见过这种场面。

老王头对留下两人问话,这些也都是乡人出生,老王头拿着菜刀一番恐吓,没咋费功夫,两人就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众人一听也是愣住了,竟然是挨着荆家村不远的响水村的。

就是前面荆老太要给荆梨说亲的那个响水村,只是这两个人老早就进城给人做了小厮,不咋待家里,响水村比陈家村要远一些,村里人自然也不认得。

城破了主家都逃了,快马加鞭坐着马车逃跑,这些外院没进主子眼的小厮自然就给丢下了。

这两人没办法仓皇出城之后,就被邻县的流民给逮住了,生死存亡之际竟带着人家回去抢自己村子。

荆正海听到这里气得胡须颤抖:“畜生!畜生啊!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居然带着外人去抢自己人!”

那断手指的跪地磕头:“大爷,你行行好,饶了我吧,我也不想的,我要是不带他们去,他们就会杀了我的!”

周围的人也是义愤填膺道:“这种畜生玩意,他娘生下他就该扔尿痛里溺死得了,省得祸害人!”

“可不是,那狗都知道护着自家人,这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居然带人回去祸害自己的亲人。”

“遭雷劈的狗东西,我让你不学好!”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敲打,打得那两人不停捂头捂胳膊。

老太太正是兰儿的亲奶葛老太,这葛老太可不同于村里的其他老太太,人家是大户姑娘的贴身丫鬟出生。

据说年轻时那叫一个聪明伶俐还漂亮,做事周到很是让姑娘喜欢,据说兰儿就长得像她奶,看兰儿就知道葛老太当年是何等容貌。

可惜的是这姑娘嫁了个眠花宿柳的姑爷,那姑爷看上了葛老太,就朝着姑娘讨要。

姑娘嘴上说得贤惠要依着夫君,转头却将葛老太配给了庄子上的庄户人,正是兰儿的爷爷荆老蔫。

荆老蔫身子弱小为人懦弱,年近三十了还没娶上媳妇,对于葛老太这个从天而降的娇妻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

葛老太认命想着好生跟着荆老蔫过日子,哪晓得公婆见她漂亮成天挑刺,荆老蔫听得多了,也跟着打她骂她。

葛老太第一个孩子被荆老蔫打没之后,绝望之下所有怒火被点燃了。

小说《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0
下一篇 2024年6月8日 pm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