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完整版(陈知安柳七)精彩小说欣赏_《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完整版》全本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作者是“卖菜的秋儿”。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那个小岛地势偏僻,离岛不远处是狐儿山。狐儿山后是长安城西门,进可攻退可守,比陈留候府不知好多少倍。傍晚时。陈知安领着李岚/清离开月牙湖,有些头疼该怎么处理她…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又名《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由卖菜的秋儿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穿越、玄幻、魂穿、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陈知安所吸引,目前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这本书最新章节第652章 玄奘大法师是谁?,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目前已写1486507字,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陈知安柳七,奇幻玄幻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小说是网络作者卖菜的秋儿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陈知安。主要讲述了:“我…姑且算他家里的仆人吧?”老人满脸褶子,几根白发稀稀拉拉趴在头上,看起来没几年活头了可是心中早就把那位神秘杀手无限拔高的杨先宪,只觉这老人那双眸子透着深入骨髓的冷意神经彻底崩溃,凄惨哭泣到:“老人家,我下次一定把那位大人好好看住,再不把他搞丢了,求您大发慈悲,绕我一命吧!”老人不为所动缓缓伸出犹如枯骨般的爪子……“咔擦!”一道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杨先宪手脚被折断,姿势诡异摆…

二、书友评价

洛冰河等了沈清秋5年,薛洋等了晓星尘8年
蓝忘机等了魏无羡13年,夜华等了白浅300
年,孙悟空等了唐僧500年,宇文拓等了宁珂
500年,花城等了谢怜800年,风晴雪等了百里
屠苏900年,龙葵等了龙阳1000年,白娘子等
了许仙1000年,易小川等了玉漱2000年,苏九
儿等了封久3000年,夕瑶等了飞蓬几千年,紫
萱等了长卿三生三世。而我一直在等你更新
某天某月某日一虚弱的妙龄少女躺在床边,嘴
角却微微带笑。她伸出的手微微颤抖,眼角
的泪光微闪。嘶哑的声音喃喃道:“别忘了更

不怪我以前评价过一星,好像推荐给我的,又看了一下,看不进去,很无聊

加油,内容很棒 故事很精彩,期待早日完结

三、热门章节

第444 章 李承安入战场

第445章 多摩罗

第 446章 吞魔经

第447章 我想杀人

第448 章 斩过去,斩未来

四、作品试读

逛了大半日月牙湖,陈知安脑海中已经有了模糊的建造草图。
他预估是用三千两买湖,没想七百两就买下了。
剩下的钱他决定还是全部投进去。
第三个小岛就建成私人住宅,当做他的老巢。
那个小岛地势偏僻,离岛不远处是狐儿山。
狐儿山后是长安城西门,进可攻退可守,比陈留候府不知好多少倍。
傍晚时。
陈知安领着李岚/清离开月牙湖,有些头疼该怎么处理她。
逛勾栏是一回事儿,把勾栏女子带回家又是一回事儿。
毕竟刚和西宁定亲,转头就把勾栏女子给领回了府,怕是余老太君要连夜让那老妪拎着鞭子上门了。
“小侯爷,奴家位卑身贱,不用在意奴家,何处不可安身,总归有去处的……”
似是看透了这厮的犹豫,李岚/清茶里茶气说道。
陈知安感动不已:“小清儿,没想到你这么善解人意,不像别的姐姐,只会叫本侯为难!”
说着他作势欲走。
李岚/清怔怔无言。
万万没想到这厮竟不按常理出牌。
这种时候不应该大手一挥,把美人儿搂入怀中说一切有我吗?
逗了这姑娘一阵。
陈知安让驾车的阿正转道,偷摸去了李承安的府邸。
白日里胡麻子老脸被打的稀烂还敢放狠话,多半是有根大腿,陈知安自然不会真就不管她。
李承安反正名声坏的不能再坏了。
收留个把勾栏女子而已,算不得什么!
……
白虎街醉客楼。
一个丰腴女子半躺在床榻上,像只慵懒的波斯猫。
另一侧两个小厮打扮的少年半跪着身子,小心翼翼地为她按摩。
床榻下,胡麻子恭谨候着。
哪怕已经在这里坐了大半日冷板凳,也不敢有任何不愉之色。
因为这个女人,是醉客楼姜白虎、白虎堂掌舵人、化虚境修行者、琅琊姜氏寡妇、清乐坊真正意义的东家——他的主子!
当年他也如这两个小厮般侍奉左右,凭借着一手出神入化的手法……
“陈知安领着小清儿去了月牙湖?”
就在胡麻子回忆当年时,姜白虎慵懒坐起身子,舔了舔猩红似血的红唇。
陈知安三字咬得极重。
“是!”
胡麻子恨恨道:“他们在月牙湖厮混半日,这会儿正往三皇子府邸方向去,大概是要玩二龙戏凤的戏码——两个渣滓!”
想到自己的摇钱树此时正被人白玩儿,胡麻子觉得另外半边脸都生疼,凄声道:“小姐,您可得为小麻子做主!”
姜白虎掩嘴呵呵吃笑。
她生平最爱清秀少年,初见陈知安时,他还不是声名狼藉的小侯爷,只是个逗弄两句都会脸红的雏儿。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
那小少年竟都开始抢自己的妞了!
挥手一招,屏风后立刻站出两个白衣背剑的男子,姜白虎轻声道:“去金科巷,把小清儿带回来,别伤了她。”
“诺!”
两个男子齐声应诺,径直离去。
见这一幕,胡麻子有些感动又有些忐忑:“小姐,那李承安可是皇族之人,直接上门要人会不会……”
姜白虎不可置否。
一个注定没机会登顶的废物皇子而已,以琅琊姜氏的底蕴,可敬可不敬!
……
“真不知道大唐这些权贵是不是脑子有坑,都他娘的一股脑往人堆里凑,临街设院哪里有独栋别墅舒服?”
陈知安独自坐在车里,想着先前两辆异兽豪车各不相让的景象,忍不住开口吐槽。
前世堵车也就罢了。
没想到都特么来了古代也还是堵。
“少爷,话可不能这么说!”
陈正满脸羡慕道:“能够入住金科巷的人家都是手握实权的大人物,先前那堵在路上的麒麟兽,可是兵部尚书家的车驾,要放在别处,谁敢拦着?”
听到这话。
陈知安沉默了,堵是真堵,香也是真香。
先前那只异兽,似有一丝神兽麒麟血脉,吐息间两条白炼流转,至少是头御气境大妖。
驾车的匹夫也是个修为深厚的汉子。
而与之遥遥对峙的,是一只头角狰狞的异兽。
两头神俊异兽堵在街上,谁也不让谁。
堵了大半个时辰,却没人敢有半点意见,至多只是掉头换个方向。
看看别人家的异兽,再看看自家那匹独角老马。
陈阿蛮好歹是个侯爷。
祖上还阔过是当异姓王的主儿,咋混成了这鸟样?
没甚意思!
陈正约莫着也是想到了自家境地,没了声息,灰溜溜赶着马车向迟疑巷走去。
就在他们离开金科巷时,巷子外恰好走来两个白衣剑客。
剑客在黑夜里笔直前行,行人纷纷避让。
就连那些神俊异兽,也仿佛感受到他们两人身上凝聚的剑气,不安地用蹄子刨地。
不多时。
他们站在一座府邸前,府邸上书‘安阳王府’四字!
护卫们见这两人白衣飘飘背负长剑逼格不小,满脸和善地询问来意。
却见两位剑客身后长剑兀自轻吟。
“铖!”
长剑出鞘,化作两道剑光破开人群飞入王府,两人尾随长剑,竟无视王府护卫径直走向大厅。
“何方宵小,竟敢擅闯安阳王府?”
护卫统领脸色阴沉,一边摇人儿一边领着二十几个护卫将两人团团围住!
其中一位剑客冷笑:“琅琊姜氏、姜白虎麾下剑客前来王府接人!”
说着他抛出两锭银子放在桌上,形如鬼魅闯入后堂,一言不发抗着满脸懵逼的李岚/清就走。
护卫统领铿锵抽出宝刀。
这两人太他妈猖狂了。
大摇大摆闯入王府抢人,这事儿要传出去殿下还怎么在长安城混?
正要抡刀子砍人,却见另一人双眸冷冷射来。
不见他有何动作。
只听一声嗡响,悬于其头顶的长剑出现在护卫统领眉心三寸前,仿佛只要这统领敢有半点异动,长剑就会溅血。
护卫统领瞬间身子僵直:“琅琊姜氏,是要造反?”
剑客收剑而立,冷淡道:“静候三皇子殿下的雷霆之怒!”
说完两人大摇大摆 离开。
安阳王府诸多护卫,竟无一人敢拦!

小说《身为天才,我居然是家里最弱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7日 pm8:05
下一篇 2024年6月7日 pm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