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枝傅祁川(全文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全文阅读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最新热门小说

霸道总裁小说《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乐恩”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她眯了眯眸子,“阮南枝,你在骂我是神经病?!”懒得和她多费唇舌,我淡声问:“离职申请你收到了吧?尽快批一下。”“还用你说?昨晚就提交给人事了。”她巴不得我今天就能滚蛋。我没再接话,径直坐到办公桌前,开始梳理有什么需要交接的东西…

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书名叫做《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的小说,是作者“乐恩”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霸道总裁,主人公阮南枝傅祁川,内容详情为:“这不对……”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傅祁川追问,“哪里不对?”我凝神想了想,“爷爷平时犯病,都会马上吃药,一般都能缓过来,这次怎么直接晕倒了?”“是啊,以前老爷子来做复查,我发现他口袋里都随时备着药的今天这个情况,要是及时吃药,肯定不会这么严重”院长道我冷冷地看向傅祁川,“傅衿安呢?”“她在病房休息”傅祁川回答完,脸色一沉,笃定道:“你怀疑她?这不可能,她虽…

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阅读精彩章节

我们都还没真正离婚,她就这么急不可耐了。

股份市值太高,太烫手了,我其实没想留在手上。

只是,却不想太快让傅衿安称心如意。

我微微皱眉,“你是以什么身份在问我?”

傅衿安轻笑,姿态高高在上,“你该不会是想霸占股份吧,那是阿川送给他妻子的,你们离婚了,股份就不属于你了!”

“你还是没去看医生吗?”

我状似疑惑地问完,道:“治病要趁早,不然等发展到吃药都不管用,就只能被送去六角亭。”

她眯了眯眸子,“阮南枝,你在骂我是神经病?!”

懒得和她多费唇舌,我淡声问:“离职申请你收到了吧?尽快批一下。”

“还用你说?昨晚就提交给人事了。”她巴不得我今天就能滚蛋。

我没再接话,径直坐到办公桌前,开始梳理有什么需要交接的东西。

傅祁川应该也希望我尽快走人。

离职,估计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傅衿安见我油盐不进,急了,“哪怕是说破了天,股份你都必须退回来,别恬不知耻!”

林念正好给我送咖啡进来,我头也没抬地交代:“送傅总监出去。”

当着旁人,傅衿安再生气也没发作。

但没一会儿,又听见她办公室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

……

意外的是,一直到律师帮我拟好了离婚协议,离职都没批下来。

我打印好离婚协议,准备去找傅祁川签字时,林念冲了进来。

“姐,吃瓜了吃瓜了!”

她神神秘秘地关上门,“听说老董事长来了!在总裁办公室把傅总狠狠一顿训,原来傅总这样的人,也会挨骂啊!”

“只是,你说傅总这么优秀,最近公司也没出什么岔子,为什么会……”

闻言,我心绪微沉。

傅爷爷十有八九是知道我们要离婚的事了。

原本准备离婚手续办完了,再找个合适的时机,好好和他老人家说。

没曾想还是没瞒住。

我本来不想上去掺和,但顾及着爷爷的身体,还是拿着离婚协议进了电梯。

电梯直达顶楼,总裁办公室内隐约有怒喝声传出来。

总裁办的人都知道傅祁川的脾气,再加上秦泽守在门外,大家都眼观鼻,鼻观心,老老实实工作。

生怕在这个时候撞枪口上。

“阮总监!”

看我走近,秦泽像看见了救星,压低声音道:“您总算来了,快进去劝劝老爷子吧。”

“嗯。”

我点点头,正欲推门进去时,听见傅祁川清冷急怒的声音响起。

“爷爷,您还希望我怎么做?您当初让我娶她,我娶了。您让我对她好,现在外界谁不知道我对她好?您让我把母亲留下的股份给她,我也二话不说转到她手里了!这些年来,我还不够听您的话吗?!”

“难道都只是听我的话,都怪我吗?你摸摸自己的心,你对南枝就没有一点感情……”

“对!您什么时候能够停止干涉我的人生?!”

听见这明确无比的回答,我脑袋嗡的一声,身形微晃。

所以,这三年我们婚姻和睦的表象,都只是他在爷爷要求下的不得已而为之吗。

原来那股份,也并不是他心甘情愿转给我的啊。

阮南枝。

你在他心里,还真是什么都算不上。

“爷爷!”

办公室内,突然响起傅祁川拔高的嗓音。

我回过神来,顾不得什么,猛地推开门,便看见傅爷爷捂着胸口,呼吸艰难的模样。

老毛病犯了。

“扶爷爷坐下。”

我快步走进去,和傅祁川一块扶着爷爷坐下,又轻车熟路地从爷爷外套内侧的口袋中取出药,“温水。”

一边交代傅祁川,一边倒出两粒药喂进爷爷嘴里。

傅祁川意外,“你怎么知道爷爷的药在哪里?”

“你不知道事太多了。”

比如,连我喜欢的人明明是你,你都不知道。

不一会儿,傅爷爷脸色总算缓了些过来。

“爷爷,还好吗?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我轻声问。

爷爷摆手拒绝,轻轻拍了拍我的手,待身体又恢复些,才冷眼瞥向傅祁川:“离婚的事,你想都不要想。南枝是我亲自给你相中的,错不了!”

傅祁川觑了我一眼,“又不是我提的离婚,你冲我发什么火。”

“南枝提的?”爷爷问。

“爷爷,是我提的。”我说。

爷爷抬手就狠狠打在傅祁川的肩膀上,怒道:“你干什么好事了?!这丫头这么好的脾气,又一心一意待你,都能被你气得提离婚,你还不好好反省?我告诉你,孙媳妇,我只认南枝,休想什么猫猫狗狗都往家里带!”

“…………”

傅祁川瞠目结舌,无语地看向我,“你给老爷子灌什么迷魂汤了?”

“没心没肺的东西。”

爷爷吹胡子瞪眼,“你知道你们刚结婚的时候,我病倒了,你忙着集团的事,是谁在医院跑前跑后的照顾我吗?”

“不是我爸……”

“哼,你爸是不是孝子你心里不清楚?我指望他,还不如指望多安排几个佣人。可是佣人,哪里有南枝贴心?”

爷爷冷声,“医生说我只能吃流食,她当时虽不会做饭,却换着花样给厨房列菜谱,连营养师看了,都说她有心了!医生让我每天晒太阳,她知道我不会听佣人的话,每天定时定点来医院强行推着我去楼下晒太阳!

哪怕出院后,也隔三差五回老宅看我。你以为她为什么知道我的药放在哪里,这都是她交代佣人的,随时给我在衣服口袋备好药。”

傅祁川薄唇微抿,视线落在我身上,“你怎么没和我提过?”

……

怎么提。

刚结婚那会儿,我们连陌生人都不如。

我不知道他每天的行踪,他也不关心我的,两个人一周都碰不到几次面。

而且,去照顾爷爷也是因为爷爷对我很好,没想过在他面前邀功。

傅爷爷喝了口温水,耐心问我:“南枝,你是真的铁了心要和这小子离婚?”

“爷爷……”

我欲言又止,怕老爷子又气得犯病。

爷爷只温和地看着我,“你只告诉爷爷,你心里有没有他?”

小说《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7日 pm7:56
下一篇 2024年6月7日 pm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