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爱江山(苏婧瑶苏宏禹)已完结小说_完结的热门小说更爱江山苏婧瑶苏宏禹

最具实力派作家“苏婧瑶”又一新作《更爱江山》,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苏婧瑶苏宏禹,小说简介:太子自从娶了太子妃后,就不愿意纳妾,如今他的瑶瑶却要做第一个出头鸟。苏宏禹有些担忧太子用瑶瑶撒气,哎。现在也不能全盘说出来,否则夫人更是伤心。…《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第1章免费试读这是一间……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更爱江山》,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苏婧瑶的声音依旧平淡,仿佛这件事对她毫无影响。她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镜子中的自己身上,没有丝毫波动。妙霞心疼地看着苏婧瑶,她与小姐自幼一同长大,又随小姐来到东宫。小姐在尚书府时,便是千娇万宠的大小姐,如今来了东宫,竟遭太子殿下这般冷遇…

更爱江山

在线试读

方才马的狂奔,让她大腿内侧传来阵阵刺痛,她秀眉紧蹙,面色苍白如纸,额头上也沁出细密的汗珠。
君泽辰眼疾手快,一瞬间扶住了她,轻声问道:“怎么了?”语气中带着丝丝关切。
“大腿应该磨破了……”苏婧瑶的声音轻若蚊蝇,微微颤抖的嘴唇透露出她此刻的痛苦。
…《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免费试读君泽辰踏出夕颜殿后,妙云妙霞便进了寝殿。
苏婧瑶从榻上起身,移步至梳妆台,妙云则亦步亦趋地跟随着,旋即开始轻柔而细致地为她洗漱添妆。
经过一阵忙碌,终于完成了装束。
她今日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霞影纱玫瑰香胸衣,如同晨间的薄雾,散发着淡淡的芬芳。
腰间束着葱绿撒花软烟罗裙,那腰肢被勾勒得纤细婀娜,摇曳生姿。
外层罩着一件拖地的白色蝉翼纱,随风轻拂,飘逸如仙。
此时,早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洒在苏婧瑶姣好的面容上。
她正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容颜。
而刚刚为主子整理完床被的妙霞悄无声息地走到她身后,眉头微微皱起。
“主子,您昨夜与殿下并未……”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关切与焦急。
“嗯,殿下不喜欢我,不愿与我圆房。”
苏婧瑶的声音依旧平淡,仿佛这件事对她毫无影响。
她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镜子中的自己身上,没有丝毫波动。
妙霞心疼地看着苏婧瑶,她与小姐自幼一同长大,又随小姐来到东宫。
小姐在尚书府时,便是千娇万宠的大小姐,如今来了东宫,竟遭太子殿下这般冷遇。
“殿下怎可如此待您,他……”尚未待妙霞言罢,苏婧瑶缓缓转过身来,美眸微凝,语气坚定地打断了她。
“慎言。
此地乃东宫,太子殿下是东宫之主,他的一切行径,我们皆不可妄加评断,你们可知晓?是,主子。”
妙霞低头应道。
“走吧,去给太子妃请安。”
苏婧瑶款移莲步,缓缓迈出夕颜殿。
殿外,天清似玉,云悠若絮。
她的娇靥之上,始终漾着甜甜的笑意,不时伫足,微微仰首,欣悦地观赏着沿途盛绽的花朵。
端的是一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少女。
东宫的宫女太监们是首次得见苏侧妃,不想苏侧妃竟如此娇媚动人,仙姿佚貌。
且那脸庞之上,还一直挂着亲切的笑容,看着就纯真善良,平易近人。
然而众人却不禁流露出惋惜之色,自太子妃入东宫以来,太子殿下便独宠太子妃一人,情深意笃。
苏侧妃现今入东宫,日后恐怕会备受冷落,孤寂无依。
只是她们悄然抬头,观察这位苏侧妃,心中亦会存疑,太子殿下当真能够放着如此貌美的女子而无动于衷吗?苏靖瑶于尚书府时,便习惯了只要踏出房门便有丫鬟凝视她的场景。
今日行走在东宫的长廊之上,无论是打扫的,还是浇花的,不少宫女太监皆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她,她也并不甚在意,习以为常。
待到了太子妃的宫殿,苏婧瑶抬头望去,“栖鸾殿”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映入眼帘。
苏靖瑶笑了下,太子妃的宫殿名字倒是不错,凤栖梧桐,鸾凤和鸣,都是美好的寓意。
随后,她身姿婀娜地走进大厅,一边徐徐前行,一边观赏着沿路精美的摆设。
栖鸾殿外,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假山与水池相互映衬。
水榭中,清澈的池水倒映着蓝天白云,池中的荷花亭亭玉立,娇美欲滴,花团锦簇,犹如绚丽的云霞般璀璨夺目。
整座建筑更是华丽典雅,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彰显着尊贵与高雅。
进入大厅后,太子妃已然仪态端庄地坐在首位,眼神沉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凌悦当初在塞外自由散漫惯了,进入宫中,也只是想要和太子相守一生,她也相信了太子对她的承诺。
可是没有想到,不过两年而已,他就有了侧妃,但是她也知道,圣旨难违。
凌悦那颗自由豁达的心,多了很多惆怅。
“妾参见太子妃姐姐,给姐姐请安。”
苏婧瑶的声音清脆悦耳,如同夜莺般娇柔动听,令人闻之愉悦。
“起来吧。
多谢姐姐。”
苏婧瑶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恭敬。
她起身之后,凌悦仔细端详她的容貌,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苏侧妃竟然如此倾国倾城!她的五官精致绝美,微卷的睫毛犹如蝶翅般轻轻颤动,最让人望之沦陷的就是她下方犹如朝露般澄澈的眼睛,黑白分明,纯净得好似没有一丝杂质。
目睹苏靖瑶的美貌,凌悦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警惕。
阿泽真的不会喜欢上苏侧妃吗?她的心中涌起一丝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有对夫君的疑虑。
不,阿泽并不是一个注重容貌的男子,若阿泽喜爱美色,东宫如今早就妻妾成群了,哪能就两个没有名分的通房宫女。
她应该相信阿泽。
凌悦的眼中闪过坚定,她清楚的知道当初阿泽为了册立她为太子妃扛住了多少的压力。
也清楚的知道这两年她因为没有怀孕,阿泽承受了多少来自母后和朝臣的施压。
一旁的宫女轻手轻脚地将茶水端至苏靖瑶面前,苏靖瑶微微垂首,视线轻落于茶杯上,而后探出纤纤玉手,轻缓地从宫女的托盘上拿起茶水。
她的动作优雅从容,仿若行云流水。
起身时,身子微微前倾,又似一阵清风般自然,接着上前几步,微微躬身,将茶水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尽显世家贵女的端庄与娴静。
凌悦自幼在塞外长大,对于宫廷的繁文缛节不过是出于礼节性的应付罢了,心中实则对这些规矩感到颇为厌烦。
然而,她在东宫生活已有两年,皇后本就不喜欢她这个武将之女,为了讨好皇后,她只得让嬷嬷们教导她礼仪。
原以为她的举止已能与京城世家小姐们的优雅大方相媲美,虽比不得宫中皇后及各宫娘娘们的仪态端庄,也算得上举止娴雅。
可今日真的见识了京城世家贵女典范的苏靖瑶,才知道在严苛的礼仪下,女子不仅仅能典则俊雅,也可以兼具娉婷袅娜,摇曳生姿。
原来这才是世家贵女的仪态。
凌悦接过茶水,微微垂下眼睫,轻轻抿了一口,缓声说道:“苏侧妃,坐吧。
谢姐姐。”
苏靖瑶嘴角微微上扬,尚显稚嫩的面庞上,纯真的笑容如同春日初绽的花朵,清新而自然,流露出一股孩童般无邪的气息。
她抬起头,首次如此近距离地目睹小说女主的容颜。
凌悦的容貌虽不如她这般精致无双,却也有着别样的韵味。
肌肤细腻,透着淡淡的光泽,眉如远山,微微上扬,带着一抹飒爽与英气,眼眸明亮如星辰,熠熠生辉,转动间似有流光溢彩,鼻梁挺直而秀美,为她的面容增添了立体感。
整个人犹如在塞外自由驰骋的骏马,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透着几分倔强与不羁。
或许,正是她身上这种与众不同的洒脱气质,吸引了常年在皇宫中生活的君泽辰吧。
当初在塞外那个自由的少女的确对少年时期的君泽辰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毕竟君泽辰长于皇宫,向来对心机深沉的女子厌恶至极。
而外出打仗那一年,凌悦通过了君泽成的观察与考验,在他心中,已然认定凌悦是个心思纯净之人。
也正因如此,凌悦才走进了他的心扉。
苏靖瑶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凌悦,只是她的眼神纯净,只给人一种善意。
她并没有打量多久,随后就缓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待苏靖瑶款款坐下,她的眉宇间流露出一丝极难察觉的犹豫,神色略微显得有些不自然,似乎心中藏有某些难以启齿的话语,欲言又止。
凌悦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轻声问道:“苏侧妃可是有什么话想说?妹妹确有一些事情,想与姐姐聊聊,只是……不知是否方便……”苏婧瑶的目光微微闪烁,流露出些许迟疑。
她边说着,边微微垂首,视线在地面游离,时而轻咬下唇,时而轻皱眉头。
凌悦有些疑惑,她和苏婧瑶也不过第一次见面,难道还有什么私话可说。
虽然不明白,她还是挥了挥手,言道:“你们都退下吧。”
苏婧瑶松了口气,若是当着宫女们的面,她当真说不出来。
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搅动着,手指微微颤动,明显透露出内心的犹豫。
等她再次抬起头时,与凌悦的目光恰好相对。
苏婧瑶轻咬下唇,鼓了极大的勇气,声音轻微而颤抖。
“姐姐,昨日太子殿下虽留宿夕颜殿,但并未对妾身做什么。”
话罢,她娇媚的面庞上,如熟透的樱桃般,迅速泛起一抹红晕,且这红晕渐渐蔓延至耳尖。
此刻,她的头微微低垂,满是羞涩之意。
凌悦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昨日太子已然派人将此事告知了她,然而她万没料到苏婧瑶竟会亲自对她坦言。
“你为何要与本宫说这个?”凌悦的眼神中透出复杂的光芒,她微微侧头,目光落在苏靖瑶身上。
这般话语,连她这个豪放不羁的武将之女都难以启齿,苏靖瑶一个世家贵女竟愿主动说起?毕竟哪有女子愿意承认自己不受夫君喜爱呢。
“妾深知姐姐与殿下情比金坚,是天造地设的佳偶。
妾的出现实属无奈,圣命难违,妾不得不嫁入东宫。”
苏婧瑶的声音愈发轻柔,却又坚定异常。
“昨日妾让殿下留宿夕颜殿,只为保全苏家的声誉。
妾亦向殿下承诺,会亲自向姐姐解开这个误会。
妾实在不想姐姐与殿下之间,因妾而有任何的芥蒂。”
苏婧瑶水润的眼眸中,满是真挚与诚恳,其间的光芒纯净而炽热,令人难以抗拒。
凌悦双眸凝视着苏婧瑶,眼神中流转着复杂的情感。
因着苏婧瑶的这番话,她心中不禁涌起一丝愧疚,眉头微微皱起,嘴唇轻抿。
她深知,都是因为自己无法生育,母后才让父皇下旨为苏靖瑶和阿泽赐婚。
回想方才自己的狭隘心思,她面露愧色,脸颊微微泛红。
原本,以苏婧瑶苏家大小姐的身份,本可嫁与心仪之人,幸福美满,如今却只能在这东宫独守一生。
凌悦心中的愧意如潮水般愈发汹涌。
苏婧瑶见凌悦许久未曾说话,以为凌悦不相信她所言,黛眉轻皱,贝齿轻咬下唇,眸中闪过一丝忧虑。
“姐姐,虽说妾已嫁入东宫,但妾绝不会将太子殿下视为妾的夫君,殿下永远都是姐姐的。”
她的声音轻柔而坚定,微微颤抖的嘴唇透露出内心的不安。
凌悦的嘴唇轻颤着,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妹妹,是本宫对不住你,若不是本宫不能生,妹妹也不必嫁入东宫。”
她的目光中流露出真诚的歉意。
苏婧瑶听到凌悦改唤她“妹妹”,心中了然,知道凌悦已经相信了她。
她垂下眼帘,掩住眼中的一丝狡黠,心中暗自轻笑,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好骗,不愧是单纯善良的女主。
随后,她迅速收敛起笑容,换上了纯然无辜的眼神,还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世上身不由己的人太多了,妾是,殿下也是,妾不会怪任何人。
只是,在这东宫,妾没有相熟之人,不知以后,妾可否来找姐姐喝茶聊天。”
说罢,她稍稍一顿,又赶忙补充道:“妾会挑殿下不在的时候来的。
妹妹随时可来找本宫喝茶聊天,栖鸾殿永远欢迎妹妹。”
凌悦脸上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眼神中充满了善意。
苏婧瑶的笑容愈发甜美醉人,只是心中又是另一番想法。
她压根就不信所谓的命运。
命运,不过是失败者无聊的自慰。
她早就清楚自己会因圣旨而踏入东宫,这是她自主的抉择。
在现代,她就厌烦极了小时候无助又可怜的人生,所以她自成年后,就不断的往上爬。
来到古代,她本就是尊崇的世家女,然而皇权威慑,哪怕贵为一品大臣也难以逃脱皇帝的一句赐死。
既然如此,她自然要做一个掌权的人,身为女子即便无法掌控天下,也要将掌控天下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她要肆意妄为,她要志得意满。
彼时,君泽辰身姿笔挺地站立在门口,将屋内二人的对话清晰地收入耳中。
昨晚她曾说会亲自与凌悦解释,他当时只当这是她的托词罢了。
今早,她甚至还肆意地勾引他,在他看来,这更让他难以相信苏婧瑶是单纯善良之人。
然而,她方才所言的那些话语,无论是亲口解释他昨晚并未碰她,还是坚定地表明不会破坏他与凌悦之间的感情,都如惊涛骇浪般冲击着君泽辰的内心,令他震惊不已。
他清楚地知道世家贵女们最为看重的是何物,朝中大臣的夫人们,即便不得夫君的宠爱,也决然不可能将此宣之于口。
可是苏婧瑶她……心思竟是如此豁达开阔。
这一生恐怕是他亏欠了她吧。
君泽辰不由地叹息一声,心中涌起一丝愧疚之情,但是他定会给予她一生的荣华富贵,以作补偿。
主意既定,君泽辰迈开脚步,踏入屋内。
苏婧瑶见太子进来,娇美的面庞之上,惊色浮现,眼眸之中,更闪过一丝慌乱。
她赶忙起身,恭敬施礼:“妾参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
君泽辰的嗓音不高不低,语气平缓,其目光,亦是随意地扫过她。
“阿泽,你怎的来啦。”
凌悦美眸之中,闪过喜悦的光芒,嘴角扬起欢快的弧度,满脸皆是开心之色。
“你不是说想骑马,今日马场新到了一匹汗血宝马,孤带你去。”
君泽辰的嘴角微微上扬,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温柔。
昨日他与苏靖瑶大婚,以免她伤心,今日才想着带她去最喜欢的马场,让她不要伤怀。
凌悦听得能去骑马,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整张脸,都散发着激动的光彩。
“阿泽,你真好!”她的声音中,喜悦难掩。
自入宫之后,凌悦每日皆在心中,默默怀念着在塞外自由赛马的日子,这两年碍于规矩,加上皇后对她本就不喜,她也只去过几次马场。
以前与阿泽在不打仗的闲暇之时,于塞外无拘无束地驰骋,纵情狂奔,是她生命中,最为幸福愉悦的时光。
君泽辰的目光似不经意般轻轻扫过苏婧瑶,小女子微微低垂着头,眉眼间悄然流露出淡淡的失落。
他心中不禁泛起一丝难以言喻的不忍,她终究也是无辜受累,深居东宫,难免孤寂,或许一同去骑马能让她稍展欢颜。
君泽辰刚想开口询问,苏婧瑶微微抬起头,脸上艰难地挤出一抹笑容。
“殿下,姐姐,你们去骑马吧,妾回夕颜殿了。”
凌悦此时兴奋异常,竟然完全忘记了苏婧瑶的存在。
“那个,妹妹,若你无事,不妨和我们一起去。”
凌悦转过头,微笑着对苏婧瑶说道。
君泽辰听到凌悦的邀请,眼神中闪过一丝欣慰,悦儿还是那般善良如初。
苏婧瑶的眼中瞬间迸发出惊喜的光芒,仿佛黑暗中突然燃起的烛火,她的身子不由微微一颤。
轻声问道:“真的吗?妾也可以去?”随即她将目光急切地转向君泽辰,满含期待地凝视着他。
君泽辰微微颔首。
随后凌悦也柔声道:“自然可以,马场辽阔,一起骑马最能放松心情了。”
君泽辰看着凌悦,眼中满是宠溺。
凌悦生性活泼好动,尤爱骑马射箭,只可惜这皇宫的诸多规矩,终究还是对她有所桎梏。
待她们来到马场,自幼便常伴太子左右的安顺公公身后紧跟着三位马场的奴才,分别牵着三匹马缓缓走来。
“殿下,左边这匹是这几日才送来的烈马,专门给太子妃准备的;中间这匹是您惯常的坐骑;右边这匹是奴才特意为苏侧妃挑拣的一匹性情温驯的马。”
安顺公公恭敬地介绍着。
苏婧瑶闻听,面露欣喜之色,感激地看向安顺公公。
“多谢安顺公公,此马我着实喜爱。”
凌悦的目光直直落在那匹俊俏的黑色烈马上,眼神中难掩激动之情,身子微微前倾,跃跃欲试,已经迫不及待要登上马背了。
“阿泽,那我开始了。”
凌悦巧笑嫣然,美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君泽辰嘴角微微上扬,微笑着回应道:“去吧,玩尽兴。”
凌悦一个利落的动作潇洒地翻身上马,坐稳之后,扬起手中的马鞭,用力一挥,骏马便如离弦之箭般疾驰而去。
君泽辰的笑容渐渐收敛,目光转向苏婧瑶,看似随意地问道:“你可会骑马?”苏婧瑶心中一喜,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他竟会过问自己此事,忙低下头,轻声回答:“妾会……只是骑术略欠罢了。
你先上马吧。”
君泽辰的声音平静如水。
“好。”
苏婧瑶不怎么会骑马,在现代小时候她没有钱学,长大了也没时间去学。
到了古代,她作为闺阁小姐,父亲还是文官之首,她又向来娇养自己的肌肤,也不曾学过。
她会一点,还是以前和某任男友出去玩的时候骑过。
苏婧瑶小心翼翼地踩上了马镫,双手紧紧抓住缰绳,略显吃力地爬上马背。
君泽辰看着她晃晃悠悠的样子,心中已然明了,这女子根本就不会骑马。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暗自叹息。
是啊,她是苏尚书的掌上明珠,自幼娇生惯养,又哪里会有机会接触这等事物。
待君泽辰也上了马,他伸手将马上歪歪扭扭的苏婧瑶扶正,眉头微微皱起,声音略带质疑。
“你确定你骑过马?”苏婧瑶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似熟透的樱桃,她低垂双眸,声如蚊蝇。
“殿下恕罪,妾贪玩,方才谎称会骑。”
君泽辰倒也并未计较,二人悠然地在马场上缓缓前行,而此刻的凌悦早已纵马奔腾了好几圈。
“殿下不去陪姐姐赛马吗?”苏婧瑶偷偷抬眼,瞄了一眼君泽辰。
“孤来马场只是为了带太子妃来此游玩,她玩得开心便好。”
君泽辰的目光温柔而专注,落在凌悦身上。
这马场,若非有他带领,不管是何等身份的女子,皆是不得入内。
君泽辰平素处理诸多政务,其中便包括前往军队视察,骑马之事对他而言实属常有,故而对此并未有过多的兴致。
除了第一次陪凌悦来马场时和她一起赛马,后来都是他看着她骑。
凌悦又跑了一圈,目光瞥见他俩晃晃悠悠地在马场上闲逛着,心中玩兴大起。
她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手中扬起马鞭,毫不犹豫地朝着苏婧瑶的马屁股狠狠抽去。
苏婧瑶的马像是被突然惊醒一般,立即飞奔起来。
她完全没有防备,只能慌乱地紧紧抓住缰绳,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和无助。
而君泽辰因为凌悦的这一鞭子,着实吓了一跳,脸色微变,眉头紧紧皱起。
“阿泽,你俩这根本不是骑马,我来帮帮你们哈哈。”
凌悦的笑声中带着一丝得意。
“悦儿!她不会骑马。”
君泽辰的声音中透露着焦急。
说罢,君泽辰双腿用力一夹马腹,驱马疾驰而去,紧紧追赶着苏婧瑶。
很快,他便追上了,两匹马并驾齐驱。
然而,苏婧瑶的马完全不受控制,疯狂地奔腾着,君泽辰心中焦急万分,却一时不知如何救下她。
苏婧瑶的身体在马背上剧烈晃动着,她的力气几乎耗尽,双腿发软,仿佛随时都可能摔下马去。
就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君泽辰伸出大手,牢牢地搂住了她的腰,用力将她整个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置到自己身前。
苏婧瑶侧身坐在马上,心中的害怕久久不能平复。
她颤抖的双手紧紧抱住男人的腰,将头紧紧地靠在他宽阔的怀里,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不由自主地奔涌而下。
君泽辰感受到胸前的湿润,心中满是担忧,他轻声问道:“没事吧?”声音中带着一丝关切。
苏婧瑶微微颤抖着嘴唇,默默地摇了摇头。
待到马儿渐渐平稳下来,君泽辰小心翼翼地从马上下来,然后温柔地扶住苏婧瑶的腰,将她也安稳地抱下马。
苏婧瑶落地后,身体微微颤抖着,双腿似风中残叶般摇晃不稳。
方才马的狂奔,让她大腿内侧传来阵阵刺痛,她秀眉紧蹙,面色苍白如纸,额头上也沁出细密的汗珠。
君泽辰眼疾手快,一瞬间扶住了她,轻声问道:“怎么了?”语气中带着丝丝关切。
“大腿应该磨破了……”苏婧瑶的声音轻若蚊蝇,微微颤抖的嘴唇透露出她此刻的痛苦。
她的身体自幼便被各种珍稀花露精心呵护着,特制的药汤滋养着,可谓娇嫩异常。
苏婧瑶紧咬着红唇,方才的速度如此之快,大腿的磨损必定严重异常。
君泽辰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
凌悦这时也骑着马疾驰而来。
“妹妹,本宫以为你会骑马,才想着开玩笑让你策马,一起赛马玩,不想竟然伤了你,你不要介怀。”
凌悦的眼神中流露出愧疚之色,她紧握缰绳的手微微收紧,显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
苏婧瑶强忍着疼痛,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柔声道:“姐姐,没事的,你不要愧疚,是妾自己贪玩,想着来骑马的,今日打扰姐姐和殿下的兴致了,对不起……悦儿,她的腿磨破了,孤先带她回宫诊治。
安顺会留在马场,你玩尽兴后再回宫也无妨。”
君泽辰的目光始终落在苏婧瑶身上,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还不等凌悦回答,君泽辰便抱着苏婧瑶,脚步匆匆地离去了。
凌悦望着两人的背影逐渐远去,心中的懊悔愈发浓烈,原本高昂的兴致也如潮水般退去,骑马的心思瞬间全无。

小说《更爱江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7日 pm12:26
下一篇 2024年6月7日 pm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