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飞鸢赵灵杰(精彩小说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精彩试读_《精彩小说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全本阅读

小说推荐的小说《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南琼琼”。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马车摇摇晃晃,慢慢跟随着流民的步伐前行。马车里,景飞鸢紧紧抱着爹爹的胳膊,眼泪怎么也忍不住,“爹,爹爹,爹爹……”仰头望着憨厚可靠的男人,景飞鸢哽咽,“我差一点就没有爹爹和弟弟了……”景云峰也不知怎么的,这话突然就让他鼻子一酸,好像他真的撒手人寰抛弃过女儿一样。他抱紧女儿,红着眼眶说,“乖女儿,爹爹…

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

精选一篇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景飞鸢赵灵杰,小说推荐小说《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又名《渣夫君把我丢给乞丐?我重生杀疯》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景飞鸢,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南琼琼,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目前已写1076911字,小说最新章节景飞鸢:敞开心扉,爱他至死,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一、作品简介

《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小说是网络作者南琼琼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景飞鸢。主要讲述了:就是这个贱人害了他母亲!明明应该是这个贱人被乞丐糟蹋的,可这贱人却把他母亲推进了火坑里!今早母亲醒过来,看到满身的痕迹,惨叫一声就哭着要撞墙自尽,要不是他拦着,母亲这会儿已经没了!可就算他拦住了母亲寻死,母亲的精神也崩溃了,眼神呆滞地蜷缩在床角,不肯吃饭不肯喝水不肯说话,一直用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无声流着泪……明明人还好好的,可是却像已经没了半条命想到母亲的凄惨可怜,赵灵杰死死盯着景飞鸢这贱人…

二、书友评论

女主的爱比较自私自利一点,比较贴合人性

看完了,女主孩子也没生出来,还有后面女主明明可以给男主解咒的,楞是要用这个掌控男主一辈子,这是什么心态?越看后面女主越不喜

越到后面就是流水账,为了折磨前夫一家

三、章节推荐

第64章 她玲珑无垢,让人想亲

第65章 渣前夫拦她路!吃醋吃疯了

第66章 渣男威胁她回家!她一招制敌

第67章 求你!不要离开

第68章 王爷霸气出场守护她

四、作品阅读

景云峰看到姐弟俩这样,也红了眼眶。

他蒲扇一般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女儿和儿子的肩,温柔说,“我们也上马车,回家。”

景飞鸢姐弟俩乖乖点头。

三人坐上马车。

马车摇摇晃晃,慢慢跟随着流民的步伐前行。

马车里,景飞鸢紧紧抱着爹爹的胳膊,眼泪怎么也忍不住,“爹,爹爹,爹爹……”

仰头望着憨厚可靠的男人,景飞鸢哽咽,“我差一点就没有爹爹和弟弟了……”

景云峰也不知怎么的,这话突然就让他鼻子一酸,好像他真的撒手人寰抛弃过女儿一样。

他抱紧女儿,红着眼眶说,“乖女儿,爹爹和弟弟都好好的,我们都被你救了,你看,我们都好好的呢,是不是?”

景寻鹤蹲在姐姐面前,将脑袋放在姐姐腿上,泪汪汪地说,“姐姐你不要哭了,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被最爱的家人环绕着,景飞鸢于前世的今天痛失父亲和弟弟的悲伤,总算是得以压制。

她掏出帕子擦了擦眼泪,又笑着顺带帮弟弟擦了擦。

摸了摸弟弟温热的脸,她温柔说,“鹤儿晒黑了,但是看起来更像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

景寻鹤破涕为笑,连连点头,“嗯嗯!还不够,我以后还要多吃饭,长得跟爹爹一样高大健壮,保护姐姐!”

景飞鸢心疼地摸了摸他左脸被打留下的红肿,又看着父亲两边脸颊的红肿。

她垂下眼眸,看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麒麟玉。

她静静在心里问药玉空间。

“空间里剩余的药材,能制作一盒祛瘀消肿的药膏吗?药效不用立竿见影那么神奇,只要比寻常药膏好些就行了。”

药玉空间在她脑子里回答,“能,主人笼好袖子,药膏马上来了。”

景飞鸢刚刚将手笼罩住袖子,就感觉到袖子一沉,有东西出现在袖中。

她若无其事地将手伸进袖子里。

她拿药膏时,药玉空间又说,“药玉空间感应到,主人身后有几大车药材,品质远高于市面上售卖的药材,请主人务必要将其收入药玉空间之中,因为药材越好,制作出来的药品疗效才会越好。”

景飞鸢难掩骄傲。

她爹爹是良心商人,买的药材从来都是好药。

她低头,将她从袖子里拿出来的药膏举到眼前。

药膏用拇指大小的翠绿色竹筒装着,揭开竹筒,里面是绿莹莹的膏药,散发着清凉的药香。

景飞鸢接触过很多药物,却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些药膏只用闻闻气味就能让人感到清凉舒适。

不愧是逆天的药玉空间制作的药物,不是凡物能比。

景飞鸢抬头说,“爹,你和弟弟的脸都肿了,我带了止痛消肿的药膏,你们别动,我给你们擦擦。”

景云峰点头。

景飞鸢用小拇指挑起药膏,细致涂抹在爹爹肿起来的脸颊上。

药膏刚一涂抹上去,景云峰就惊讶低头,“咦,鸢儿你这是什么药膏?怎么这么好用?”

他摸了摸脸颊,惊奇道,“这药膏刚擦上我就有特别凉快的感觉,淤肿产生的火辣痛一瞬间就舒缓了,爹开药铺这么多年,雇佣过许多大夫,还从未见过这么神奇的药!”

景飞鸢手指一顿,有些无奈。

虽然她已经让药玉空间克制着点,别把疗效搞得太神奇,可这药效还是过于神奇了。

药玉空间怕是不知道普通药膏有多普通吧?

她在心里对药玉空间说,“下次药效再减半。”

药玉空间极其震惊,“还要再减半?不是,你们如今用的药是有多垃圾啊?我才八百年没有现世,上古医术竟已经失传到这种地步了?鬼门十三针还有人会吗?上古大巫的祝由术还有人精通吗?悬丝诊脉还流行吗?开颅缝合还有人敢吗?”

“……”

景飞鸢沉默了一下,心想,鬼门十三针和祝由术不是传闻中的东西吗?八百年前居然还真有挺多人精通?

药玉空间自闭了。

景飞鸢也为这些神奇医术的失传而遗憾。

她转瞬之间调整好情绪,抬头若无其事地对景云峰说,“这药膏是一位避世的高人给的,我误打误撞跟他结缘,他便送了我一盒。”

她微笑着给景云峰擦完,又转头看着已经拉着她袖子跃跃欲试的景寻鹤。

她挖了一点涂抹在景寻鹤脸上,景寻鹤也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真的好神奇啊姐姐,这是我用过最好的药膏了!”

他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紧紧攥着景飞鸢的袖子,小声问道,“姐姐姐姐,那个避世的高人在哪儿啊?你还能找到他吗?这么好的医术,避世多可惜啊,他出山肯定能救很多人的!”

景云峰也眼神灼热地盯着景飞鸢。

这也是他想问的。

如果那高人能在他们药铺坐镇,那么,他们景家从此就要飞黄腾达了。

景飞鸢眼睫颤了颤,笑着说,“路上人多耳杂,回去再跟你们细说。”

“好。”

父子俩同时点头不再问。

景飞鸢低头将药膏盖好,纤细的手指摩挲着翠绿的竹筒。

她不会将药玉空间的事告诉任何人。

哪怕这是她亲爹和亲弟弟。

她倒不是不信任爹爹和弟弟,她相信爹爹和弟弟不会跟她争夺,可是,她不敢保证爹爹和弟弟会不会说漏嘴,把药玉空间的事透露出去。

男人嘛,好一口酒,酒后失言的人多了去了。

秘密,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才叫秘密。

知道的人多了,这秘密迟早会守不住。

景飞鸢掀开车帘看着外面。

流民饥肠辘辘,又是步行,这样走起来很慢。

她微笑着探出车窗,让流民慢慢行走,她快马加鞭赶紧回城里去让人做馒头,这样等流民们走回城外时,馒头也已经做好了,两不耽误。

流民自然高兴,挥手跟她们告别。

于是,景家人很快回到了京城,回到景家二进的宅院里。

“娘!”

“娘!”

“我和爹回来了!姐姐也跟我们一起!”

景寻鹤兴冲冲跑进正院,扯开嗓子喊着娘。

景飞鸢走在后头,望着这熟悉的宅子,心如刀绞。

前世的今天,她在这里披麻戴孝,亲手将她三位亲人送进棺材里,任凭她怎么哭喊,也再喊不回她的爹娘和弟弟。

她害怕踏入这宅子里。

她害怕路过那曾经摆放冰冷棺木的正堂。

小说《捡回摄政王后,她在皇室作威作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