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全文暗夜囚心(巴律南溪)抖音热文_《全文暗夜囚心》全本阅读

《暗夜囚心》小说是网络作者“独予卿”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可惜后悔已经晚了……她现在,连死,都是奢望。货车走走停停,摇摇晃晃,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货头将箱子搬出来时,里面的少女已经面如黄纸,只剩下一口气。“妈的,醒醒,”货头不耐烦朝着昏迷少女面上浇了半瓶凉水,南溪被惊地缓缓睁开了眼,货头这才淫邪笑了笑,这么美的妞儿,死了可就卖不上价了…

暗夜囚心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暗夜囚心》又名《恶龙枷锁》,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作品,围绕着主角巴律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独予卿。《暗夜囚心》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 149 章 我就是你的靠山,永远都是,作者目前已经写了322628字。

一、作品介绍

《暗夜囚心》小说是网络作者独予卿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巴律。主要讲述了:巴律叹了口气,伸手握住她冰冷小手,“如果人间有地狱,金三角就是第十八层!”少女忍着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她茫然又破碎,“这里是地狱,那你呢?”巴律扯唇淡笑,俊脸嚣张邪肆,“我是斩阎王杀小鬼的恶龙!所以,南小溪,只有跟着我,你才能活命”寂夜朗朗,繁星伴月宁静小河边,强悍男人蹲在平滑巨石上,大手认真揉搓着小小布料,依稀能辨认出是白色蕾丝的女士底裤拿突走过来,看清好兄弟手中洗着的东西,先是—愣,随后…

二、书友评价

缅甸问题从来不是爱情小说的题材,请不要误导他人

很喜欢男主,除了女主的前期犯蠢跑路,后面都不错,女主也长大了,好看[做鬼脸],这样的顶级恋爱脑也只存在于小说里,咱是没有这样的运气遇见了这样的好男人了[思考]

有需要的可以去看看作者写的强势招惹,是吴猛和洪谨的故事。非常好看

女主怎么爱上男主的,男主也没做什么让女主多感动的事,听至80多章。

大家弃文吧,番茄大把好文等着大家

哇……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女主有公主病,作死,哇……看了到14章,看不下去。

那本书叫《插翅难飞》,和现在这本剧情就是雷同,很相似

好好看作者大大更多点吧!

三、热门章节

第 29 章 我怕再这么下去,会怀孕

第 30 章 他一定会弄死自己的

第 31 章 我们的相遇或许不体面,但我的感情不是

第 32 章 整整六天了,就没出过门?

第 33 章 不过就是仗着老子喜欢你

四、作品试读

大其力红灯区的妈妈桑心太黑,那么漂亮的妞才给价不到三百万美金,吴家的卫兵队长不甘心,将人交给了相熟的货头,趁着走货的机会,将人带去泰国,一定能卖上高价,到时候两人三七开。

货头本来不愿冒这么大的风险,被吴老将军发现夹带私货,是要吃枪子儿的,但是这个妞儿实在太美,一定能卖不少钱,等拿了钱,他一个人独吞,就不必再干这掉脑袋的活了,心一横,咬牙将装着少女的木箱子塞进了货车。

南溪被捆绑住手脚,嘴上粘了封条,动弹不得,夹在小小的木箱里,双眼空洞几乎失焦,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往出来冒。

这一次,她才真的理解了雅娜的那句,“在金三角,身边没男人护着的女孩,出门走不了十步就会被抓走。”

可惜后悔已经晚了……

她现在,连死,都是奢望。

货车走走停停,摇摇晃晃,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货头将箱子搬出来时,里面的少女已经面如黄纸,只剩下一口气。

“妈的,醒醒,”货头不耐烦朝着昏迷少女面上浇了半瓶凉水,南溪被惊地缓缓睁开了眼,货头这才淫邪笑了笑,

这么美的妞儿,死了可就卖不上价了。

要不是为了多卖几个钱,他早就忍不住自己上了。

底下的马仔推了推车过来,

“大哥,达凯哥已经联系好了,这边有个很大的夜总会,老板特别有钱,说是将人带过去,只要货好,价钱随便开。”

“嗯!达凯在哪儿?”货头压下鸭舌帽,谨慎问道。

“达凯哥就在百媚夜总会,陪着那位老板等您呢!”

“知道了,过去吧!告诉底下人,嘴巴严实点儿,就说今天盘查的严,耽误了一天,谁也不许说漏嘴。”

“明白,大哥,兄弟们都找了妞儿去玩了,没人会知道今天的事。”

货头满意拍了拍马仔的脸,“上去吧,等拿了钱,老子给你叫两个骚上天的妞!”

#####

百媚夜总会顶层。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眉眼矜贵俊朗,带着上位者天然的威压,修长手指夹着雪茄,气质淡漠,金色半框眼镜下,那双漆黑的眸子如同永夜,无人能看透一二。

“南总,我大哥这回弄来的妞儿,绝对好看,咱们是第一次合作,我们兄弟以后在东南亚,还仰仗南总多照顾!”

达凯狗腿子似的,将面前的茶杯添上茶,陪着笑脸。

南肃之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声道,

“达凯,你应当知道,要不是念在小时候的情义上,这点小事,根本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是是是!南总,您放心,今天出了这个门,阿瓦寨子里的查牧就已经死了,您是华国来东南亚做生意的南总,和我的发小,不是一个人。”

南肃之狭长的眸子眯了眯,抬手拿起桌上茶杯,抿了一口,

“算你小子聪明,行了,我还有事,货,让孙经理去看看就行,我卖你的人情,跟货没关系,拿了钱滚远点儿。”

南肃之说完,迈腿起身,勾手叫了底下的人过来,他自己则被保镖护着进了专用电梯。

背上的枪伤还隐隐作痛,但他一醒来就挣扎着出了医院。

鸾鸾下落不明,他一分钟都待不住,除了明着同警署那边打点走关系找妹妹,他不惜冒着被父亲发现的危险,动用了自己在东南亚的所有黑色势力,但到现在,依旧一无所获。

那个娇气包胆子小,脾气大,又爱哭爱闹,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她一定吓坏了。

一想到南溪,南肃之整个人就烦躁的如同在火上烤一般。

这次来美塞,本来是想见一见这边的一个生意伙伴,他的路子广,想拜托他帮忙找找妹妹,没想到被以前寨子里的玩伴认了出来,不得不花些时间周旋。

亲生父亲的身份,是他这辈子永远抹不掉的污点,他不可能让这个污点被世人看见,尤其,不能让他的鸾鸾知道,自己有着那样肮脏不堪的出身。

这么多年的隐忍克制,努力奋斗,为的就是能配的上她,能光明正大的跟爸爸提出想要照顾她一辈子,他的血汗,绝不能因为一个达凯付诸一炬。

想到这里,男人黑眸暗了暗,抬手,“阿力,去办件事。”

电梯下行到一楼时,手下点头,拐弯离开,而男人颀长身影径直上了门口开过来的古斯特,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电梯缓缓升起,推着推车的男人,重重压了压头顶帽檐。

南溪整个人已经没了知觉,货头拿钱离开后,她就被妈妈桑带走了。

狭小的休息室,气味难闻,掺杂着各种廉价的香水和化妆品的味道,上下床铺脏乱不堪,里面挤着几个妓女,在睡觉。

南溪被人扔在了靠门口的一个下铺上,这里的女孩前两天逃跑被打死了,床空了出来。

她感觉有人在耳边说话,但是说的什么,她听不懂,更听不清,整个人越来越迷糊,连眼睛都睁不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响起悉悉索索起床洗漱的声音,以及各种浓郁俗气的味道,熏的她眉头皱了皱。

嘴边被递过来一根吸管,她吃力吸了一口水,缓了半天,才将眼睛睁开。

眼前站着一个黄色头发的女孩,很瘦,皮肤有点黑,张嘴说着泰语,她听不懂,干涸的嘴皮说了句,“谢谢!”

“你是华国人?”阿彩用蹩脚的华语问道。

南溪点了头。

“小妹妹,这里是泰缅边境,你也是被卖来的吧?”眼前的女孩眼神清澈,南溪知道,她是好人,咬唇嗯了一声。

“我叫阿彩,泰国人。”好心的女孩又给她喝了口水,提醒道,

“这里是夜总会,我们都是被卖来这里的,没有自由,但是如果听话,能完成业绩,就不会有人为难你的,记住了吗?”

“阿彩姐姐,你能帮我逃出去吗?我不想留在这里,我哥哥很厉害的,你帮我逃出去,我让我哥哥来救你,好不好?”

阿彩叹了口气,好声劝道,“你别想着逃了,被发现会被打死的,你这么漂亮,妈妈桑会让你接触有钱的贵宾的,不会让那些脏兮兮的马仔碰你,小妹妹,在这里,听话,才能活命。”

南溪咬着唇,没有再说话。

她知道,这些女孩已经麻木了,认命了。

可是,她不想,让她在这里当妓女活命,她还不如去死。

小说《暗夜囚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5月12日 pm7:13
下一篇 2024年5月12日 pm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