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全文阅读(云纤傅知禾)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全文阅读)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全文阅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全文阅读)

小说《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是网络作者“任欢游”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内容概括:“常言道字如其人,老身通常可在一人落笔时观其心性、所思,唯独你这字迹老身瞧不出什么。”见先生这般说,麦秋饶有兴致地走到云纤身边。“瞧着好似临过许多大家,有些特色却无风骨,勉强称得上工整却又隐含匠气,你这字真不知是如何练来的。”麦秋说完,回头望向槐序,朝对方微微摇头…

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

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别名锁娇笼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任欢游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云纤,《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这本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云纤傅知禾,古代言情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46章 全文完,写了500986字!

一、作品介绍

《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小说是网络作者任欢游的倾心力作,主角是云纤。主要讲述了:“你想如何分?”巳月起身走至槐序面前槐序从散落的抽屉中随手抽出一个瓷瓶,捏在掌心摩挲,半晌她将那瓷瓶放在桌上:“牵机,剧毒”“下一次棋艺考校,输的人自戕如何?”屋中只剩下四人,此四人中唯独云纤棋艺最差这话巳月听着无甚反应,云纤却是心下一沉只是还不等她表态,巳月便道:“可”麦秋开口:“我亦可以”她三人说完各自离去,唯有云纤双唇张张合合说不出一个字这场对赌,虽槐序巳月为主,她与麦秋皆是陪…

二、书友评价

连载就是看得抓心挠肺,终于可以看我很期待的部分之一了,好期待游游怎么写,卫铮也不是个简单的,为了权也能装啊,就是喜欢群像这点,人物各有各的特色
哎呦我的天,看了一段时间了,给我“批判精神”都看出来了,每天就是琢磨这书里到底怎么回事哈哈哈哈都不用怕脑子生锈,每天至少花半个小时琢磨

已经完结好几天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好难受啊,特别是云纤和小竹马的番外出来之后,总有一种淡淡的悲伤。就像是,随着情节推进,必须按照一个轨迹发展,这个轨迹就是非常的现实,但是我希望的是另外一个轨迹,一个很美好很梦幻的轨迹

哦,刚才是语音输入的是缚春情不是娇。

终于看完了,我语言匮乏没有华丽的词给予评价,只能说写得太好了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所以我一直都不觉得女主会和世子牵手相伴的,虽然世子很,学识才情人品风度情商智商,毕竟他的人生背景和女主不同,从小接触的不一样,生长环境不一样,就如江侧妃觉得处理王府的一些下人而已,大家世族司空见惯!当然世子也是可怜人,所以我觉得作者对他的安排是善良的,否则要如何面对那些纠结虐心的事实!
女主经历过人生坎坷回归本心何尝不是她的善良,她和竹马才是合适的,不仅仅因为爱情更因为他们的悲喜想通!

三、热门章节

第229章 赶路

第230章 时间

第231章 留情

第232章 来晚

第233章 回京

四、作品试读

琴艺课后习书画,云纤虽生于匠人之家,却对书画早有涉猎。是以倒不似学习宫商角羽那般艰难晦涩,一窍不通。

“书有神、气、骨、肉、血,你这字迹说有神,又无骨,说有肉却无血,称不上飘逸老辣,亦称不上俊秀文雅,怪哉,怪哉。”

满头银发的老妪看着云纤落笔,兀自摇头。

“常言道字如其人,老身通常可在一人落笔时观其心性、所思,唯独你这字迹老身瞧不出什么。”

见先生这般说,麦秋饶有兴致地走到云纤身边。

“瞧着好似临过许多大家,有些特色却无风骨,勉强称得上工整却又隐含匠气,你这字真不知是如何练来的。”

麦秋说完,回头望向槐序,朝对方微微摇头。

云纤放下笔墨,垂眸看着印于云母笺上的熟悉字迹,喉中发苦。

她这一手字,是祖父传给爹爹,爹爹又传给她的。

木活之中常有需雕刻古籍,镌刻花鸟等工艺,她自幼跟着爹爹练习,早已丢了什么自己的“性情风骨”。

如傅家这样门第出身的人,几时细看过那些个刻在庙门、市井上的字迹有无风骨了?

她们自是瞧不出什么门道。

可听见先生说观其字,识其人等话,云纤倒是有些想知道其他几人的性情。她侧头去看身旁麦秋、巳月的书案,二人字迹乍看之下十分相似,可细细辨别又有不同。

云纤忍不住去看先生面色,只见对方走到麦秋身边细细观摩,不多时麦秋仰起头朝着先生柔柔一笑。

先生面无二色,沉默离开。在屋中转过一圈后,唯独在槐序面前露出几分笑容。

云纤收回视线,暗道自己猜测得没错。

临放堂时,先生送了几本字帖,云纤接过恭敬道谢后跟随槐序等人回了三楼房中。

傅府女眷的课业安排得不算重,但因着屋中人愈发少,云纤总觉得与那两月为一期的考核有些关系。

她如今对什么四艺、五礼皆无头绪,唯知道琴艺考核已临近眼前,无论如何都要想些法子,哪怕不能胜,也要如陶嬷嬷所言,不可输得太过难看。

回了房间,云纤坐在琴凳上,肆意拨弄琴弦。

铮铮刺耳的琴音让巳月几次三番怒目而视,槐序槐月面如土色,一张脸惨白得过分。初夏痴迷音律,更是难以忍受这等折磨。

唯独云纤好似颇为享用,胡乱拨个不停。

傅家培养得这些个女子着实有意思。

自幼被人如斗兽一般丢入黑暗笼中,任由其独自厮杀,可一方面又日日教导她们规矩礼仪,昨日清和浑身染血,这几人端坐一旁直言正色的模样,让人每每想起都不寒而栗。

清和癫狂,还能让云纤体会到几分人味儿,可其余几人……

不过两日,她已觉万分难熬。

思及此,云纤手下动作更重,铮铮刺耳声如酷刑穿脑,终扰得人承受不住。

“罢了罢了。”

麦秋站起身:“不过是想逼我们出手教你琴艺,你不妨直言,何须如此?”

云纤停下手:“若我开口还要欠下人情,我再三衡量,如此更好。”

初夏轻嗤:“几日而已,能学会什么?”

“弹熟一首曲子便可。”

跟随麦秋走出屋中,二人一同去了琴室。

琴艺考校她本无赢面,但身为“傅知禾”这四艺是必然要会的。云纤不在意傅家,她只是对湘王世子妃之位势在必得而已。

麦秋教得不能说上心,但比白日那劳什子琴艺先生强上不少,云纤花费快一个时辰,方熟练些指法。

“你这手,粗糙得很。”

云纤不解,麦秋道:“甚少见女儿家双手如你这般粗糙的。”

将双手展于云纤面前,麦秋的手指皙白颀长,便是骨节亦十分秀美,圆润指甲上带着淡淡樱粉,瞧着异常洁净美观。

云纤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与麦秋相比果真粗糙许多。

“晚间沐浴,你要受些罪了。”

麦秋说完也不管云纤反应,径自抱了琴离开。云纤不解其意,也无心探查,将全副身心都放在不听使唤的琴弦上。

待到沐浴钟声响起,她才抱着琴回到房中。

傅家沐浴之处在绣楼二层,除白玉池外,四周还有耳房,耳房当中以山水图粤绣坐地屏分隔出多个空间,芥子色素纱悬挂在浴房四周,既不锁水汽,又可挡风。

云纤走到挂着清月名牌的浴房,拨开坠着铅块的纱帘,缓步走了进去。

当中一应器具皆为崭新,若走近了还能闻见几分淡淡竹香。

耳边传来水声,云纤抬头望去只见巳月、麦秋、槐序以及被丫鬟抱扶的槐月皆已入水,几人入水前都先将手探入桶中,上下试探一番。

举止虽文雅,可背后隐含之意,难免让人心中生寒。

云纤略微犹豫,想了想也慢慢将手伸入水中。

下水指尖微微刺痛,这水温比她想象中略高了些。

“请姑娘沐浴。”

陶嬷嬷走到云纤面前,从盘中取出白色瓷瓶,拧开后将剩下的粉白液体全部倒入水中。

“这是府中于每年三月三所采的桃花,混了七月乌骨鸡鸡血以及益母草杏仁等物熬炼而成,久用可身白如素,面白如玉。”

眼见着陶嬷嬷捏着瓷瓶从巳月那边走来,云纤迟疑一瞬缓缓入了水。

“姑娘肌肤粗糙,不似千金小姐,老奴唯有将药剂下得重了些,姑娘忍着疼。”

云纤正想起身,忽而想起麦秋晚间所说那句沐浴要受些罪。

朝凤中人皆非善茬,若麦秋想动手定不会打草惊蛇,她这一句反倒像是提点。想了片刻,云纤心下微定。

槐序槐月乃双生姐妹,麦秋虽与二人交好但到底不如双生亲昵,巳月独来独往难以相交,初夏本与清和抱团,眼下落单应也不会与麦秋同行。

先前这些人定有过厮杀,互不信任。

所以麦秋对她示好,也贴合人性,只是不知二人可维持多久这份“体面”。

但无论如何,麦秋的示好都可帮她缓解几分孤掌难鸣的艰难。且与麦秋行得近,槐序槐月那边短期内也不会对她动手。

微微喘息,云纤放松了紧绷多日的心弦。

她透过素纱,见陶嬷嬷正为其他几人涂抹面药,忽然明了为何傅家处处用可透光的素纱做阻隔。

若瞧不见这些嬷嬷丫鬟的动作,还不知会旁生多少枝节。

正于心中盘算日后该如何时,云纤忽然发觉浑身肌肤滚烫,且慢慢开始刺痛起来。

小说《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5月12日 pm5:33
下一篇 2024年5月12日 pm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