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云纤傅知禾(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小说)今日阅读更新_《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任欢游”的新书《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云纤一时不知该欣慰对方对二姐姐尚不算冷血无情,还是该恨他送羊入虎口。罢了,罢了。无论傅府是什么模样,她都必会进来,也一定会成为傅知禾嫁入湘王府。想通了此,云纤小心拆下木簪,又随手扯了放在素色麻裙上的束发带,将木簪牢牢缠绕在掌心…

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

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别名锁娇笼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任欢游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云纤,《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这本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云纤傅知禾,古代言情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46章 全文完,写了500986字!

一、作品介绍

《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小说是网络作者任欢游的倾心力作,主角是云纤。主要讲述了:不过三日,云纤便再没见过说要一起冲出朝凤的“主母之女”而那些个“小傅知娆”们,也好似一夜间长大,就连花朝眸中都染了几分戒备谨慎,想来这几日不算安稳云纤先前对傅家,对朝凤还有百般疑惑,在经过此事后也彻底没了探究之心她白日不再与花朝她们一起习琴,而是没日没夜练起了一首曲子待到云纤将这首曲子练至初夏听着也不会皱眉时,才迎来了琴艺考核之日琴艺考核并非只有初夏云纤几人,而是朝凤院所有姑娘都需参加…

二、书友评价

世子这一生太让人心疼,云纤在世子墓前说的那些话,心里是爱他的。竹马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追平了,文荒了,想看看作者有没有其他的小说,发现居然和之前看的《缚春情》是一个作者!大大的文笔太好了呜呜呜

很喜欢作者的几部作品,文笔清丽,功底很深,作品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看到最后总是意犹未尽。

三、热门章节

第4章 恩义

第5章 叩阍

第6章 傅成

第7章 伤人

第8章 为恶

四、作品试读

帷幔外寂静得令人心慌,云纤沉思片刻,缓缓爬起缩到角落中。

想到崔继颐送她进入傅家前所说的话,云纤冷笑。

开始时候,她以为对方想要置身事外,怕她进入傅府对他多有依赖,亦或是怕自己想让他帮忙报云家血仇,方对傅府之事讳莫如深,不愿多与她交谈。

如今想来,怕是他担忧说得多了,自己畏惧傅家不入这圈套。

云纤一时不知该欣慰对方对二姐姐尚不算冷血无情,还是该恨他送羊入虎口。

罢了,罢了。

无论傅府是什么模样,她都必会进来,也一定会成为傅知禾嫁入湘王府。

想通了此,云纤小心拆下木簪,又随手扯了放在素色麻裙上的束发带,将木簪牢牢缠绕在掌心。

若她想得没错,今日必有人动手。

崔继颐送她入傅府,只教了她两样东西,一为伤人,二为生戒备之心。而从十几个“傅知娆”到只剩下三个的“傅知溪”……

云纤深吸一口气,微微抬起腿换了个相对轻松的姿势。

初来此什么都不曾摸清楚时,最容易掉以轻心,若她是“傅知禾”也会在今日她什么准备都没有的情形下,抹除一个后患。

只是不知谁会是第一个动手之人。

云纤回想先前见过的六人,猜测或许是巳月。

她伸手在帷幔处轻轻勾起一道缝隙,原本黑暗天地渗入点点微弱烛光。这丝光明,已足够支撑她到天亮。

捏着手中发簪,云纤虽然满心忐忑,却不曾放松半点。

今日是对方的机会,也是她自己的机会。

那些个“傅知禾”们,以为她不设防,自然也不会对她设防。今日,若真有人出手,谁又能说不是她反杀的最好机会?

想到爹娘祖父被人残杀的画面,云纤本就冷了大半的心愈发坚硬。

院外三更梆子响起,屋中寂静无声。

云纤从三更等到四更,都未有人动手,就在她以为自己所思所想皆是错误时,她忽然听见帷幔外响起一阵窸窣。

若非这一夜自己一直注意她人响动,怕是不会将这一点点声音听入耳中。

那短暂的窸窣很快消失,云纤却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捏紧了手中木簪。

帷幔忽然被人掀开,帐子外伸进一只皙白手臂。

清和披散着头发,将滚烫的蜡油直直泼在枕头上。

“不该再进人了,半年而已,再有六个月我便可出这朝凤院了。”

黄铜烛台上是尖锐铜针,清和抓起狠命扎在床上隆起之处。她正弯腰用力,却猛地被什么尖锐物划伤手臂。

“啊。”

女子凄厉之声响起,屋中几人迅速坐起。

云纤担忧她人上前帮手,慌乱中胡乱刺向清和。

“啊,我的脸,我的脸。”

发觉自己伤了面颊,清和惊吓得跌跌撞撞跑向外面。云纤只觉手上满是黏腻与血腥,她沉吟片刻,反手掀了帷幔。

屋中烛火飘摇,自黑暗而出时,云纤被这抹光亮刺了眼睛。

抬起手在眼前遮挡一瞬,待微微适应后,这方站在屋中缓缓拆下沾染了鲜红血渍的束发带。

“夜深了,众姐姐妹妹还未睡?”

她语气轻缓,话尾的一句未睡还带着几分稚嫩。

耳边是清和站在门口的哀嚎,不过一盏茶时间,陶嬷嬷便领着白日里的小丫鬟走了过来。

陶嬷嬷穿戴整齐,头上发髻一丝不苟,丝毫不像今夜歇息过的模样。

她走进屋,见清和满面是血,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云纤,她神色还算平静,可身边的小丫鬟却是满目震惊,似乎未曾想到今日被带出去的并非云纤,而是清和。

“清和姑娘,老身带您寻府医。”

看过清和面上伤口,陶嬷嬷眉头一攒,眼露惋惜。

她转身离开,云纤却是忽然开口:“白日里,多谢嬷嬷提点。”

陶嬷嬷闻言脚步一顿,却是未曾说什么。

其余人听闻此话,不由齐齐皱眉。

“听说白日课业重,几位不睡,妹妹可要先歇息了。”

一脸沉着走到盥洗架前,云纤忍着反胃将手中鲜血一点点洗净。

过了今夜,她再无安宁日子。

如今她只希望那句谢嬷嬷提点,可让其他人猜忌她的身份,再未摸清她底细前,多舒坦个一二日。

至于会否得罪陶嬷嬷……

云纤将洗净的木簪重新挽在头上。

自云家惨遭屠门后,除报仇外她再无所求。若陶嬷嬷记恨,她寻机会除掉便是。

褪去身上沾了血迹的衣衫,云纤勾起枕边的素色衣裙一件件换上。

这素色衣裙穿在身,她方想起银霜那句姑娘身量短。

看了眼站在床边直直盯着自己的初夏,云纤浅笑。确实比初夏几人短了一指左右,但无妨。明日起,她会多食傅府给她的吃食,赶上其他几人。

换完衣衫,云纤执起刻着清月二字的白玉牌随手挂在床头上。

槐序与槐月为双生姐妹,许是为了方便照顾身有残疾的妹妹,姐妹二人同宿一张床,见了今夜一场热闹,槐序只拍了拍身旁的槐月,二人扯着被子重新躺回床上。

初夏站在屋中,似乎是不曾想过清和会失手。

略显柔弱的麦秋唯有清和惨叫时掀开帷幔,随后便隐入帐子中,再不曾露面。

巳月看着云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清和竟会栽在今日,可笑,可笑。”

初夏收回目光,将地上的烛台捡起,细细擦干净上头血渍:“胆小无能的东西,一个外来的玩意也能吓破她的胆子,府里这些年教导的规矩礼仪,都让她抛诸脑后了。”

二人好似对今夜发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也未见疼惜亦或担忧同处多年的姐妹。

她们只看了云纤几眼后,便各自回床,仿佛今夜不曾有人杀人未遂,亦不曾有人血溅当场。

云纤站在挂着清月名牌的床下,朝着已歇下的几人轻声低喃:“从今日起,姐姐们可唤我为清月。”

小说《竹马狼子野心,那就刀了再找觅良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5月11日 pm7:31
下一篇 2024年5月11日 pm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