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已完结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小凝萧煜)抖音热文_《已完结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全本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探花大人”十分给力。讲述了:槿娘见了这衣袍银钿欢喜得紧,她从前虽在易水别馆长大,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但那些东西哪能与蓟城兰台的相提并论。这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料子,好丝履,好钿花,方才的不快一扫而光,她摸来摸去,简直爱不释手。那寺人哂笑一声,“公子好洁,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你们那些破烂衣裳都丢出去,别污了公子的眼。”槿娘狗腿般…

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

军事历史小说《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男女主角分别是小凝萧煜,作者“探花大人”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一旁的牛角杯盛满了水,甚至还有一碗清粥和些许腌菜他到底还算个不错的人罢对于俘虏,原不必如此优待小凝额际仍旧滚烫,这场高热烧得她舌敝唇焦她裹紧了羊毛毯子,颤着双手端起牛角杯大口大口地饮了下去,又喝了清粥,吃了几口腌菜,勉强果腹虽好受了许多,但因没什么力气,仍旧裹紧毯子蜷着了不久又昏沉睡去,朦胧中听见似是陆九卿的声音渐行渐近,“听公子说是夜里便烧起来的,今日一早依然不见好,大抵是风寒,你包…

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 免费试读

狠话既然已经吐出了口,到底是把心里的怒气发了个七七八八。尤其想到既然到了兰台,以后机会多的是,也不再与些寺人置气。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那寺人才回来,依旧没什么好脸色,只朝后翻了一眼,道了一声,“还不跟咱家走!”
寺人引她们穿过几重庭院,最后在听雪台安顿下来,房中已备好了两件一模一样的衣袍,皆是凝脂色曲裾深衣,袍缘与袖口露出一截黑底红花织锦。还有一模一样的绣花丝履,一模一样的金钿花,甚至还备好了兰汤。
槿娘见了这衣袍银钿欢喜得紧,她从前虽在易水别馆长大,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但那些东西哪能与蓟城兰台的相提并论。
这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料子,好丝履,好钿花,方才的不快一扫而光,她摸来摸去,简直爱不释手。
那寺人哂笑一声,“公子好洁,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你们那些破烂衣裳都丢出去,别污了公子的眼。”
槿娘狗腿般连连应了,“是是是,都听内官大人的。”
那寺人拧着眉头,“没规矩,什么内官大人,咱家是这兰台的总管。”
槿娘忙轻扇了自己的嘴巴,“是是是,原来是郑总管大人,是奴有眼不识泰山,总管大人可千万要恕罪,奴原在易水时便听了总管大人的大名!”
见那郑寺人颇是得意,槿娘又腆着脸问,“如今兰台都是谁在侍奉公子?总管大人心好,提点提点我们姐妹,我们姐妹也好做个准备,将来必先好好孝敬大人。”
那郑寺人看槿娘到底是有几分姿色,亦有几分眼力,便低声笑道,“也罢,咱家便提点提点你。公子督军辛苦,今日回了兰台必是要命人侍奉的。你呀,只管做好准备。”
说完打量了两人一眼,便也转身走了。
槿娘一颗心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此时眉开眼笑地拉着小凝道,“听见没有,总管大人要我做好准备!啧啧,我槿娘呀总算熬出头了!”
又道,“咱们公子将来可是要做君王的,你瞧,这可都是宫里出来的好东西,听说燕国最好的都在公子这里,即便是咱们做婢子的,穿得都比易水那些富贵人家的姬妾好。”
还兴奋地摊开衣袍在身上左右比量着,连连叹道,“哎呀,真好!公子若见了我穿这般好的袍子,还指不定惊艳成什么样子呢!”
还寻问起小凝来,“你说是与不是?”
小凝浅笑点头,“姐姐貌美,定然如此。”
“你呀,就是嘴甜!”槿娘嗔笑一声,“可惜如今是个病秧子,先前便比不得我,如今更不用说,离我是十万八千里了。”
继而眸光一闪,急忙忙脱下袍子便往兰汤钻去,还蹙起秀眉警告道,“公子今夜传召,必是我去才行,你可不要与我争。”
小凝自然没有不应的。
但想起从前尚能从军,如今果真竟成了“病秧子”,病骨支离,日日七八顿的汤药饮着,连刀剑都拿不起了。
心里一时百转千回,酸涩莫名,几不可察地叹息一声,兀自解带宽衣,便进了兰汤。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蓄兰沐浴,去污避秽,是古已有之。
连赶了多日的路,早已是力困筋乏,疲累不堪,此时室内兰香充盈,水汽氤氲,泡在汤里不免舒展开来,旦一阖上眸子竟就睡了过去。
恍恍惚惚又是些兵荒马乱的梦。
梦见天地肃杀,雪重鼓寒。
梦见战马嘶鸣,刀断戟折。
梦见有人的玄鹤貂裘在风雪中翻飞,盘马,弯弓,火光中将她射在马下。
梦见被斩于天坑,梦见被拖在马下,梦见被人挑开了衣袍帛带。
一次次惊醒,一次次又卷进梦魇,依稀听见水声哗啦一响,她便从辕门重重地摔下,这才彻彻底底地清醒了过来。
槿娘已出水换好了衣袍,哼着歌谣又不知忙活什么去了。
小凝再回想起方才的梦境,恍然又将这数月重过了一番,回过神来时已是一头冷汗。
槿娘还从门缝里探进个脑袋,问道,“才睡这么一会子,鬼叫什么?”
小凝轻叹一声,待换好衣袍又梳洗妥当,槿娘也煎好药端了进来,一个人当镜而坐,自顾自打量着,美滋滋道,“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兰台的衣裳真是称我。”
“先前在高阳公子命人打我,不过是没发现我的好处。以我这样的身段儿样貌,做兰台姬妾是迟早的事。”
那金钿花亦在她髻上比划了良久,插入左边,右边便显得空当。插入右边,左边便显得空当。左打量右打量,最后把小凝的拿了去,还说什么,“等见完公子我再还你。”
“若公子当真要了我,那金钗玉饰的我还不都随你挑,是吧?”
小凝自然也没有不应的。
她幼时家贫,没有金玉可簪。后来从军,更没有簪金戴玉的机会了。到如今习惯了素净,寻常不过一根木簪子或帛带便简简单单束了发。
槿娘在听雪台等得心尖儿痒痒,左等右等的就是不见有人来,小凝便看着槿娘进进出出地来回踱着步子,看得她眼前发晕。
然而入了夜,来听雪台的郑寺人传召的却不是槿娘。
郑寺人笑眯眯道,“公子命姚姑娘茶室侍奉。”
槿娘一张跃跃欲试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总管大人没有叫错人?是姚姑娘,不是槿娘?”
郑寺人鼻头出气,似笑非笑起来,“怎么,公子的吩咐,咱家会叫错?”
继而转头笑道,“姚姑娘,请吧!”
小凝望了槿娘一眼,她髻上一对金钿花垂下细细密密的流苏仍旧轻轻晃荡着,人怔怔地朝这边望着,却好一会儿没有回过神来。
小凝便也随郑寺人出了门。
听那人道,“你是有福的,公子从不许女子近身,更不许人进茶室。”
小凝不解,便问了一句,“这是为何?”
郑寺人得意笑道,“公子嫌女子污秽。”
小凝一噎,便不再说话,这点她颇有体会。
初见萧煜时,陆九卿就已提醒过公子是有洁癖的。
初时小凝是俘虏,蓬头垢面脏得没个人样儿,便以为萧煜只是嫌恶她罢了,如今看来,他的洁癖简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她虽不解人道,但总知男子必得娶妻生子才行。他若嫌弃女子污秽,那可是要孤独终老罢?
抑或,他好男风?

小说《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5月10日 pm7:36
下一篇 2024年5月10日 pm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