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容和清褚随风(娇软美人太会撩,反派王爷求贴贴全文)今日阅读更新_《娇软美人太会撩,反派王爷求贴贴全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娇软美人太会撩,反派王爷求贴贴》,作者是“非扶”。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王妃嘴角微动,似是维持不住笑容了,半晌眼角眉梢落下来,艰涩开口:“你要走了?”这句话瞬间击破了容和清所有心防,她心一颤,握住了王妃的手,“对不起,娘。”王妃别开脸,眼尾泛起一抹红,她握紧了她的手,半晌压抑地低低呼出口气,转过头来看她,像是怎么也看不够,用目光细细描摹她的轮廓。容和清握着她的手放在自…

娇软美人太会撩,反派王爷求贴贴

穿越重生娇软美人太会撩,反派王爷求贴贴》,讲述主角容和清褚随风的爱恨纠葛,作者“非扶”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郡主,你没事吧?”“郡主!”折柳和挽竹匆匆而来,见容和清眼看着要晕过去,赶紧上前一左一右扶住了她“郡主不舒服么?奴婢去找府医!”不等容和清开口,挽竹转身就要走,容和清睁大了眼睛,一把抓住她的袖子,“别回头!”挽竹吓了一大跳,顿时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郡主?”容和清深呼吸,等胸腔里的心跳缓和下来,肃容道:“一会儿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声张,折柳你让所有人在院外待着,没我…

第一章慈母手中线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容和清到的时候王妃正坐在榻边拿着一条披风在看。

油灯的光落在她侧脸上,明暗交错,衬得她双颊更加消瘦。

听到脚步声,她抬眸看来,温柔一笑,“清儿来了,坐。”

容和清五味杂陈,在榻边坐下,轻唤道:“母妃。”

王妃嘴角微动,似是维持不住笑容了,半晌眼角眉梢落下来,艰涩开口:“你要走了?”

这句话瞬间击破了容和清所有心防,她心一颤,握住了王妃的手,“对不起,娘。”

王妃别开脸,眼尾泛起一抹红,她握紧了她的手,半晌压抑地低低呼出口气,转过头来看她,像是怎么也看不够,用目光细细描摹她的轮廓。

容和清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娘,对不起,我这一趟必须要去。”

王妃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说原因,竟也没追问。

她嘴唇颤抖,泪光闪烁,“非去不可?”

容和清颔首,“非去不可。”

王妃深吸一口气,掩住了唇,眼泪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

或许她也知道了。

容和清如是想,心里一片荒凉。

也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女儿,变化这么大,谁会不起疑?只是因为有大师的批命在前,她愿意自欺欺人罢了。

容和清心里莫名愧疚。

她拿出帕子想替王妃擦,可手悬在半空,却迟迟落不下。

她有这个资格么?王妃会不会觉得有点膈应?

就在她犹豫着要收回手的功夫,王妃忽然抓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眼下,叹息道:“那就去吧。”

她强撑起一抹笑意,说:“幼鸟长大了,总是要离巢出去闯一闯的,娘再舍不得也得放手。”

容和清鼻子一酸,热泪盈眶,“是女儿不孝。”

“别说傻话,你很好,你是好孩子,是娘没福气。”王妃颤抖着深吸一口气,把帕子放下,拿起腿上的披风,抖开给容和清看,“本来这披风是留着给你入秋穿的,前几日就绣好了,没想到正派上用场。”

她起身走到容和清身前,拉她起来比了比,“云都不比南城,那边冷得早,八月就凉了,九月得添衣,出门记得多穿点,别着凉。”

容和清前世是个孤儿,自己摸爬滚打长大,从没感受过父母的爱,更不知道被父母惦记是什么滋味。

此时她僵硬地任由王妃拿着披风在自己身上比划。

过了一会儿,王妃笑道:“还行,正好。”

她把披风收好,背对着容和清把眼泪憋了回去,还想再叮嘱点什么,容和清蓦地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了她。

王妃一怔。

“娘,云都山高路远,女儿不能时时在你身边尽孝,不要为女儿担忧,女儿会好好吃饭,好好穿衣,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女儿会想你的。”

“好。”王妃笑着闭上眼回抱住她,泪从眼角滑落无踪。

*

从王妃那儿出来,容和清一路沉默,失魂落魄地往前走。

褚随风提灯跟在后面,眼见着她要撞上廊柱,赶紧拉了一把,蹙眉问:“你怎么了?”

容和清回神,笑了下,“没什么。”

她仰起头看着廊外的月亮,沉默片刻忽然哼了一段:“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她转过头看褚随风,“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褚随风深深看她一眼,“你觉得是就是,你觉得不是就不是。”

“那就是。”容和清又笑了起来,两个梨涡若隐若现。

其实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她不去,任务做不了,就得死。

比起短暂的生离,死别对王妃来说才更难受吧?

如此一想,容和清也就释然了。

她双手撑在栏杆上,看着皎洁的月亮,忽然问:“小褚,我要去云都了,你跟我一起么?”

褚随风极轻地挑了下眉,“你花钱买我做侍卫,自然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你想好了?”容和清转头看他,“你在这儿没有亲人朋友了么?去云都的话,可能很长时间都回不来,也可能很危险,你不想去现在就可以走了,你再考虑考虑。”

“没什么好考虑的。”

褚随风靠在廊柱上,平静道:“我是孤儿,是师父把我养大的,他死了,我了无牵挂。”

容和清深深地看他一眼,“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没好意思问,但你既然要跟我走,我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褚随风扬了下眉,示意她问。

“你师父是什么人?没什么仇家吧?你这么一身好武艺,怎么沦落到卖身葬师的地步了?”

还有一点容和清没说。

她觉得褚随风的行事作风不像江湖人,反而更像暗卫杀手。

褚随风沉默着与容和清对视了一会儿才缓缓摇头,“我没仇家,我师父不一定。”

容和清:“?”

“我师父性格孤僻古怪,一直带着我住在深山老林里,偶尔带我四处走走,也是怕我变成哑巴,不会说话。”

“我问过他的身份,他说他曾在宫里待过一段时间,但因为受不了宫里的算计,便早早假死脱身,隐姓埋名归隐山林。不过是不喜算计还是闯了祸就不得而知了。”

褚随风的喜怒一直淡淡的,提起自己的师父也没什么起伏,但眼神明显柔和了些。

“宫里?”

容和清眨眨眼,不知怎的脑中忽然闪过了李邱的脸,脱口而出,“他该不会是玄武卫吧?”

褚随风迟疑道:“不是没有可能,我之前看玄武卫的招式确实觉得有些熟悉,但我师父武功练得杂,找不到本源,所以我也不能确定。”

“那你为什么卖身葬师?”

“我的钱给师父治病买药花光了,没钱买棺材,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活,尸体又不能久放,便去人市碰碰运气。”

褚随风直起身,垂下的眼睫浓密纤长,不知为何,容和清从他身上看出了几分落寞和孤独。

“之前的十几年我就想跟着师父,师父走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想着谁要我,我看着顺眼就跟了,有口饭吃就行。”

容和清失笑,“那你是看我比较顺眼?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

褚随风瞥她一眼,没说话,像是默认。

容和清:“……”

你小子,真是好小子。

之前的离愁别绪一扫而空,她忍俊不禁道:“行吧,那你跟着我,我努力活得久一点,省得你还得找下家。”

她回身继续往前走,声音轻快,招了招手,“走了,小褚~”

褚随风看着她活泼的影子,忍不住弯了弯唇。

小说《娇软美人太会撩,反派王爷求贴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7:33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pm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