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版阅读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杜又彤陈漾)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完结版阅读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完结版阅读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

小说推荐小说《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的作者是“鱼不语”。其中精彩内容是:吴胜楠知道是什么原因,中午在酒店大堂,她第一次见陈漾,可有人不是,她下属戴露。戴露偷着跟吴胜楠说:“吴总,我终于知道冯宇恒是怎么拿下梦莲的了。”吴胜楠意外,戴露道:“我前几天看到杜又彤上了陈漾的车。”吴胜楠瞬间蹙起眉头:“你在哪看到的?确定没认错人?”戴露想想还气不打一处来:“我跟杜又彤住一个小区,…

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又名《恶犬》,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甜宠、职场婚恋、作品,围绕着主角杜又彤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鱼不语。《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22章 番外4:早晚回到她身边,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75138字。

一、作品介绍

《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小说是网络作者鱼不语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杜又彤。主要讲述了:安阳磊喝着酒,望着泳池对面的杜又彤,几秒后,低声道:“你不懂,我刚刚一见钟情了”申岚翻白眼:“别逼我在这么开心的日子里骂你”安阳磊眼睛盯着正在跟人讲话的杜又彤,勾起唇角道:“你不觉得她很乖吗?长着一张高冷脸,但又莫名…嗯……软软的”申岚一看安阳磊上头,沉声道:“我没跟你开玩笑,你最好别打她的歪主意,她跟陈漾关系很近”之前交换过名片,对外大家已经知道陈漾是梦莲老板,申岚提醒:“陈漾他爷爷是陈…

二、书友评价

哇,终于出新书了,好高兴呀,太喜欢她写的书了

鱼大大的书一如既往的好看!

明明是男主的错,可作者为了洗白男主,把女主写的又当又立,为了美化男主,进而丑化女主,明明女主一直是一个受害者

三、热门章节

第49章 以为他是疯狗,实际还是疯狗

第50章 你在她怎么可能喜欢我

第51章 饶了我吧,还想多活几年

第52章 难道想让他们二人相亲?

第53章 找个厨艺好的男朋友

四、作品试读

两人一个房间,下午自由活动,晚上集体聚餐。

袁浩跟大家说的是周末放松,杜又彤跟钱莱穿着T恤运动鞋就来了,结果进场一看,男同事们还好,都是休闲,女同事们,各个盛装打扮,下午坐车里还说懒得洗头,这会儿各个黑长直大z波浪。

钱莱愣住:“走错场了?”

杜又彤顺着大家偷偷摸摸的视线,看到某人高大的背影时,瞬间明白了,钱莱只是打嘴炮,有些人,想打真炮。

陈漾身边不仅有袁浩陪,岚杉的主管们全都众星拱月,反倒另一个主角冯宇恒离得不近,这显然不太对劲儿。

吴胜楠知道是什么原因,中午在酒店大堂,她第一次见陈漾,可有人不是,她下属戴露。

戴露偷着跟吴胜楠说:“吴总,我终于知道冯宇恒是怎么拿下梦莲的了。”

吴胜楠意外,戴露道:“我前几天看到杜又彤上了陈漾的车。”

吴胜楠瞬间蹙起眉头:“你在哪看到的?确定没认错人?”

戴露想想还气不打一处来:“我跟杜又彤住一个小区,上周五回家的时候,看到陈漾开着918停在小区门口,杜又彤从里面出来,上了他的车。”

吴胜楠没有瞬间解惑,反而更加疑惑,冯宇恒不是喜欢杜又彤嘛,怎么着,为了上位连喜欢的人都能往别的男人怀里推?

要说戴露无的放矢,她不敢,而且冯宇恒拿下梦莲,按理说他跟陈漾应该走得很近才是,可无论中午在酒店大堂,还是这会儿在宴会厅,冯宇恒都明显不想跟陈漾亲近。

吴胜楠拿着酒杯应酬,余光瞥见杜又彤出现在门口,脸上笑容不减,给戴露使了个眼色。

戴露马上撺掇组里人,一起向杜又彤走去。

杜又彤看到花枝招展又有备而来的一群人,戴露满脸笑容,递过一杯酒:“恭喜啊。”

杜又彤没有马上接:“恭喜什么?”

戴露:“恭喜你们签下梦莲,刚刚我们还在说,大家今天过来都是沾了你们的光。”

杜又彤没接戴露手里的酒杯,从旁单拿一杯,“谢谢。”

本以为喝一杯了事,没想到戴露又拿一杯:“这杯我敬你本人。”

杜又彤没喝,在等理由。

戴露弯起眼睛,笑得意味深长:“没有原因,单纯崇拜,我们想有福还得大难不死,听说你前几天生病不舒服,你发个烧整个岚杉都旺起来了。”

这么阴阳怪气的话,跟吴胜楠一样。

钱莱不爽,同样笑道:“要不说运气和做人一样,都得靠修呢,光靠崇拜,我都崇了好几年了,后来想想,还是做人做得不够。”

戴露不怒反笑:“跟我想的一样,我要是能像又彤一样坚持带病工作,说不定今天就是你们来祝贺我了。”

说着,戴露看向杜又彤:“上周五我在小区门口看见你了,最近天气忽冷忽热,你就穿件T恤,我当时想跟你打招呼来着,看你约了人。”

杜又彤浑身一麻,有那么两三秒,她觉得自己的脸应该是生硬的。

戴露看到她上了陈漾的车,不然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那还有谁知道?

戴露身边那群人都知道吗?

公司其他人知道吗?

戴露笑着提起酒杯,杜又彤拿过一杯酒,叮的一声碰撞,喝了。

陈漾和冯宇恒都发现杜又彤被一群人围着,打着恭喜的名义灌酒,区别是陈漾被捧在中心,只能视线扫过。

冯宇恒直接走过去,有些酒没办法不喝,但可以替喝。

戴露笑道:“我们都是帮老大挡酒,从来没见过老大帮我们挡酒的。”

“就是,冯总准备什么时候再跟我们爆个好消息啊?”

“要不择日不如撞日,今天说还能押个双喜临门。”

公司里都知道冯宇恒喜欢杜又彤,公开的秘密,撺掇的人不怕冯宇恒生气,毕竟他现在人逢喜事精神爽。

起哄起好了有功,起不好也是法不责众。

吴胜楠隔岸观火,就是想恶心冯宇恒和杜又彤,顺带着,也看看陈漾的态度。

一帮人闹冯宇恒和杜又彤闹得欢,陈漾远远看去,摘了墨镜的眼睛深邃玩味,只说了六个字:“我挺欣赏冯总。”

袁浩闻言,也跟着道:“冯宇恒确实不错。”

两人发了话,连带其他部门的主管,全都跑去恭喜冯宇恒,冯宇恒刚开始替杜又彤挡酒,后来自顾不暇。

杜又彤不敢往陈漾的方向看,一眼都不敢,但她又有强烈的感觉,那个方向有人在注视她,盯得她浑身不适。

最后的结果,就是杜又彤全组都被围攻,无一幸免,都喝高了。

互相搀扶着回到房间,杜又彤去洗手间,钱莱倒在床上,手机响,她接通,里面传来男人声音,说的是英文。

钱莱费力睁眼,翻身坐起,半分钟后敲了下洗手间房门,“彤彤,我出去一趟。”

浴室里传来水声,杜又彤在洗澡,没听到。

杜又彤喝的太多,想速战速决,奈何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才进去没几分钟就拔不上气。

她蹲下想缓缓,闭上眼,天旋地转。

挺了一会儿,杜又彤伸手拍隔断玻璃,费尽力气也没人进来帮她,杜又彤不把希望寄托在钱莱身上,自己扒开隔断门,赤脚出来。

房间里就她和钱莱两个,杜又彤连裹浴巾的劲儿都没有,挽着长发,浑身滴水打开浴室房门。

扶墙走了几步,杜又彤拐过死角,看到两张床,一张床铺的很平整,另一张明显有人躺过,但人又没在。

钱莱呢?

杜又彤纳闷儿几秒,接着转身,房间很大,浴室在中间,前面是床,后面还有个小厅,此时小厅沙发上正坐着个人,男人,衬衫西裤,发丝不乱,跟杜又彤四目相对,目不转睛。

杜又彤看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眉眼,陈漾淡定的时候,很像陈继,她一时恍惚,眼底透露出清晰的错愕和希冀。

陈漾知道,杜又彤又把他认成了陈继,因为她看见他,眼里可能会有错愕,但绝不会有希冀。

陈漾脸一沉,目光也变得冰冷浑浊,杜又彤刹那清醒,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儿?”

陈漾一眨不眨:“不然呢,你以为会是谁?”

杜又彤觉得他疯了,强撑着道:“出去!”

陈漾视线从杜又彤脸上缓缓向下,将她从头到脚扫视一遍,低声道:“你这样我怎么走?”

杜又彤垂目,白花花一览无遗的皮肤,炸得她眼花耳鸣,她想原地消失,但只能做到原地下蹲,双臂抱住自己,别开视线道:“你滚出去!”

陈漾起身,迈开长腿走到杜又彤面前,杜又彤缩成一小个,陈漾俯身要抱她,她条件反射伸手欲挡,陈漾抓着她的手腕,顺势将人提起压在墙上。

不给杜又彤说一个字的机会,他已经低头吻上她的唇。

有些东西想了太久,会疯,尤其是曾经尝过,体验过,就像鸦片复吸,不是不知道会死,而是能死在她手里,就是他一直渴望的。

杜又彤被夹在两面‘墙’中间,背后的冰凉,身前的滚烫,相同的,都很硬,无法逃离分毫。

陈漾的吻带着目空一切的张狂,夹着毫不掩饰的欲z望,杜又彤被他攥着下巴,睁眼看着他闭紧的黑色睫毛。

她动不了也说不了,陈漾也不想听她说,她不会说他想听的话。

但很快,他尝到了咸,从杜又彤脸上流到两人唇上。

陈漾知道她在哭,他想装不知道,强迫自己不知道,可在用力吮过她的下唇后,某一刻,他还是睁开眼睛。

杜又彤正瞪着泛红的眼睛,充满愤恨的看着他。

意料之中。

又止不住心如刀绞。

稍稍抬起唇,陈漾明知故问:“恨我?”

杜又彤不说话,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坠。

陈漾松开她手腕,抬手想帮她擦眼泪,杜又彤扬手就是一巴掌,她没力气,这一巴掌看起来毫无杀伤力。

陈漾脸都没侧一下,拇指抹掉杜又彤脸上的眼泪,出声道:“实在不行,你就把眼睛一闭,当我是陈继。”

小说《禁锢:疯批少爷的笼中雀又矫又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2日 pm7:16
下一篇 2024年4月2日 pm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