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沈棠梨谢惊绝《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完整版阅读》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沈棠梨谢惊绝)最新热门小说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小说是网络作者“酥炸田七”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她好像被摆了一道!“说,是不是你半路偷偷把东西卖了,然后拿这些东西来糊弄我们?”沈德新厉声质问,也不管沈棠梨的半边脸已经红肿!“对,一定是你偷偷把东西给卖了,生怕我跟你大伯沾了你的光!”沈德新夫妇不敢暗自揣摩得罪侯府,便将一切的罪由全都怪到沈棠梨身上。反正不管这真是侯府的意思,还是沈棠梨自己动了手脚…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别名寡妻不流爱情泪,心怀亡夫享富贵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酥炸田七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沈棠梨,《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这本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沈棠梨谢惊绝,古代言情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52章 多疼疼他!,写了102668字!

一、作品介绍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小说是网络作者酥炸田七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沈棠梨。主要讲述了:“沈棠梨,你是老鼠吗?”谢惊绝冷脸浮现些许笑意“不是,是因为晚膳没吃饱,肚子饿了!”沈棠梨嗫嚅道,声音跟蚊子一样“所以,这些花生还是我的供品?”谢惊绝起了逗弄的心思,故意敛下笑容板起了脸看到他变脸,沈棠梨缩缩脖子,试图讲点道理“那些供品是给……你又吃不到!”“还知道物尽其用!你不怕被人发现以为灵堂里遭了老鼠?”“不会被发现的,壳还在呢!”“呵,还挺机灵!”谢惊绝抽着眉峰,上扬的嘴角…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49章 做个玩物!

第50章 理智煎熬!

第51章 他的在意!

第52章 多疼疼他!

四、作品试读

沈棠梨被打得头偏到一边,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不明白,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问题。

这一路她都未曾下过马车。

怎么会里面装的全是烧给死人的东西?

还是说,这些东西从她出府时就这样了?

此时,沈棠梨脑海中不由浮现她出发时裴舒婉那看起来善意体贴的笑。

她好像被摆了一道!

“说,是不是你半路偷偷把东西卖了,然后拿这些东西来糊弄我们?”

沈德新厉声质问,也不管沈棠梨的半边脸已经红肿!

“对,一定是你偷偷把东西给卖了,生怕我跟你大伯沾了你的光!”

沈德新夫妇不敢暗自揣摩得罪侯府,便将一切的罪由全都怪到沈棠梨身上。

反正不管这真是侯府的意思,还是沈棠梨自己动了手脚。

都是她没用!

“我没有!这些东西我没有动过!”

沈棠梨捂着脸矢口否认。

但魏淑娴可不听她辩解,拍着胸口开始嚎了起来。

“天地良心啊!”

“沈棠梨,你这个小白眼狼,你扪心问问,我跟你大伯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

“你爹妈死了,大家都说你晦气要将你送到村上的庄子,是我跟你大伯把你留了下来。”

“这么多年,不管条件再苦难,我们少了你一口吃的吗?”

“棠梨,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沈德新痛心疾首的看着她。

“我说了,我没有换过!”

沈棠梨的声音带着些哭腔。

眼眶逐渐发红,但她却站得挺直,极力忍着不让眼泪掉落。

因为,不管她哭的再惨,这对夫妻也不会真正怜悯她。

当年,他们是留下了她,但不管是吃的穿的还是用的,她都得捡沈惜若剩下不要的。

打从她及笄后,他们便一直打了用她换高价聘礼的主意。

因此,来议亲的不管是六十高龄的老头,还是风流荒唐的纨绔,只要聘礼给的多,都可以。

对,他们是没少过她一口吃的,可有时,也就真的只有一口而已。

“你还敢狡辩,永安侯府尊贵体面,怎么会做这种事情?不是你是谁?”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恶毒,我今天就要替你去世的父母好好教训教训你!”

魏淑娴挽起了袖子,是一点面子都不准备给沈棠梨,当众就想动手。

怕事的马夫早已离开,围观的人挤满了街道两旁,却无一人出言制止。

眼看魏淑娴的手又要挥过来,沈棠梨脸色就跟地上的蜡纸一般惨白。

她紧紧的抓着谢惊绝给的银镯,眼睛的光泽一点点黯淡。

“少夫人!!”

这时,一道沉稳的声音穿破人群。

伴随着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三辆高头骏马拉着的马车驶了过来。

每辆马车的侧面,都标着一个龙飞凤舞的“谢”字!

“这是?”

沈德新夫妇愕然不已,显然没反应过来。

前头的马车停稳之后,一个管家打扮的白发老者走到沈棠梨面前躬身行礼。

“少夫人,我是侯府的管家谢茂!”

“您回门时走的急,下人们把东西装错了。”

“我怕引起两家误会,便赶着给您送了过来。”

谢茂说完,三辆马车的帘布齐齐被掀开。

里面摆满了各种名贵瓷器,锦衣布料。

是真的。

肉眼可见高级的那种真。

“这…..”

这下,不止围观群众被亮瞎了眼,沈德新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少夫人,老朽来得迟?没误事吧?”

“没,没有!”

沈棠梨轻轻摇头。

她是见过侯府管家的,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壮汉,头发还是黑的。

并不是眼前的谢茂。

但,不管他到底是不是来自侯府。

都算是解了她的围。

“没有便好!”

谢茂转身向沈德新行了个礼,不卑不亢的表情带着莫名威压。

“沈老爷,沈夫人好!”

“谢管家辛苦了,不妨到寒舍用心热茶?”

沈德新是见过一些世面的,知道眼前这人自己惹不起。

“对,快进去歇息一下。”

魏淑娴光速挤出笑脸,亲热的挽着沈棠梨的手开口。

“吃茶就不用了,我还赶着回府。”

谢茂客套的摆了摆手,目光落在沈棠梨明显被打过的侧脸上,声音随之变沉。

“少夫人自嫁进侯府后知礼守节,府中上下都很敬重!”

“我家小侯爷在世时曾于御前封将,夫人嫁小侯爷便是官妇,希望沈老爷一家能善待!”

“那是自然!”

沈德新费尽心思找了解释。

“谢管家有所不知,沈家家教甚严,子女若有过会当场处罚,以儆效尤!”

但谢茂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径直略过回到沈棠梨身边,当他是个空气。

“少夫人,是明早回侯府?”

“嗯!”

“好,我明早派人到府前接您!”

等到所有东西悉数送进了沈家,谢茂便带人离开。

他弓手做礼告辞时,沈棠梨看到了他虎口的狼纹刺青。

图案跟她腕上的银镯有些类似。

这说明,谢茂跟那些在灵堂给她送食物的暗卫一样,都是谢惊绝的人。

原来,他的话并不是完全不顶用。

马车驶离,看足了戏的路人们再度开口。但话风已经截然不同。

“听到没,沈老爷,你家姑娘是有了身份的人。”

“以后可得对人家好一点!”

“关你们什么事!”

沈德新面子挂不住,略显暴躁的挥手,然后示意魏淑娴赶紧将沈棠梨给带进去。

回门礼品带来的闹剧告一段落。

沈棠梨被佯装亲热的魏淑娴牵着踏入家门。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没了任何离别回家的归属感,只剩窒息般的无力疯狂涌入。

走进不算宽敞的前厅,谢茂送来的礼品几乎堆成了小山。

小山背后,沈棠梨的堂姐沈惜弱正在里面翻翻捡捡。

她穿着一件簇新的淡绿色纱裙,上面搭了件粉色有荷花刺绣的毛边短袄。

长相娇柔秀丽,眉宇间跟沈德新和魏淑娴都有几分相似。

“娘,这些真的都是侯府送来的?”

沈惜弱十分惊讶的问道。

“可不是嘛!”

没了外人,魏淑娴立马放开沈棠梨,堆着笑走到宝贝女儿身边。

“你有没有什么看上的?一会娘都送到你屋里去!”

虽然这是侯府送来的回门礼,但只要进了沈家的门,就是他们家的东西!

“我不要!”

“永安侯府才没这么好呢!”

沈惜弱蹙眉,质疑的眼神望向沈棠梨。

“棠梨,你老实告诉堂姐…….”

“这些是不是你偷偷用私房钱买来充脸面的?”

小说《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归来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1日 pm8:11
下一篇 2024年4月1日 pm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