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幺宝苏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幺宝苏秀)全文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幺宝苏秀)

经典热门小说《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茵漫”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这位官爷实在抱歉,我们这就离开。”苏老妇忍着气伏低作小,眼神示意儿子儿媳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对方一看就是有些背景的,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得罪不起。她本意是想大事化小,息事宁人,想着自己低个头做足姿态,对方只要不继续相逼,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成想对方压根不这么想…

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

精选一篇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幺宝苏秀,穿越重生小说《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又名《开局流放,我在恶人谷当团宠》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幺宝,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茵漫,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目前已写137735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670章 番外:白奎VS凤临(全文完),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一、作品简介

《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小说是网络作者茵漫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幺宝。主要讲述了:菜园里静默一瞬,笑声四起众人欢笑间,谁都没察觉家里多了个人只有竹篮子里似睡着的小甜宝,眼皮子动了动,微微张开一条缝来,往旁侧屋顶看了眼,及后又重新将眼睛闭上苏家堂屋茅草屋顶,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出现,屈膝躺坐于上,怀中抱断刀,在欢笑语声中双目微阖,晒起太阳姿势跟姿态,与竹篮里的小奶娃颇有些相似甜宝碍于客观因素看不到屋顶另一边的人,小眉毛微微蹙起重生后她对外界的反应变得极为敏锐,耳力甚至能听…

二、书友评论

除了男主,整个文都比较好看。把魏离写出剧情有点意难平。他真的是最佳男主角,可惜!希望在另一种文里他是真的男主。

给10分。
本来说给9.9分,剩下的0.1怕作者骄傲,现在不怕了,给10分[送心][送心][送心]

真的好好看啊,我高三追的,上大学完洁了

三、章节推荐

第634章 好,一家子全进城了

第635章 差点以为他脑子没长全

第636章 白彧真是个男妖精

第637章 尾声

第638章 苏家是梧桐木

四、作品阅读

“一群刁民,官家驿站门前岂是你们能随意喧哗的地方!赶紧收拾了这些破烂滚蛋!”

林间空地的欢乐氛围,被一声暴喝打破。

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男人带着两个小厮冲了过来,凶神恶煞。

苏家人刚刚齐聚,哭哭笑笑过后正准备吃东西,紧着吃完了好继续赶路,没成想就遇上了这一遭。

苏大苏二年轻气盛,听到对方冲过来无礼咒骂赶人,起身就想跟他理论,被苏老妇及时拦了下来。

“这位官爷实在抱歉,我们这就离开。”苏老妇忍着气伏低作小,眼神示意儿子儿媳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对方一看就是有些背景的,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得罪不起。

她本意是想大事化小,息事宁人,想着自己低个头做足姿态,对方只要不继续相逼,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成想对方压根不这么想。

看出了苏大苏二两人眼底的不服气,中年男人冷笑一声,“等等,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要到哪里去?把通行路引拿出来看看!瞧你们这身叫花子打扮,可别是四处流窜作案的流民!我朝有令,若遇身份不明的流民,可将其押送衙门受审。若遇反抗,则可就地打杀!”

自古民不与官斗,百姓对官有着天然的畏惧。

苏老妇平时再泼辣,也被中年男人的话吓白了脸,苏家三个小娃儿更是被吓得紧紧抱着爹娘哭了出来。

“官爷明鉴,我等并非流民!”苏老汉慌忙上前,携一家老小跪下,颤着手从怀里掏出带有官印的流籍文书,双手上举递出,急声道,“小民一家姓苏,受远亲连累被判全家流放,眼下正是去往流放之地中途。我等虽是待罪之身,但是家里老老小小皆清清白白,从未犯过事,绝非四处流窜作案的流民!”

眼下情形,容不得他们不自揭身份暴露。

北越律法确实有明文规定,对不明身份的流民,可送官,亦可打杀。

这也是他们一家明明被流放,衙门那边却敢放他们自行远赴领罪的原因。他们要是敢逃跑,就会变成流民,下场比流放还要惨。

现在这个中年男人明显跟他们为难,他们要是不拿出流籍承认罪民身份,对方抓着这个借口,可能真会把他们一家子就地打死。

“原来是一群罪犯,身上背着罪名还不知收敛,竟还敢跟我吹胡子瞪眼睛,下贱东西!”中年男人压根没查看苏老汉递上的文书,冷笑间一声令下,“来人,给我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两名小厮立刻从腰间抽出鞭子,就要上前殴打。

苏家老小煞白脸色挤作一团,敢怒不敢言。

中年男人明摆是要打他们一顿出气,他们这种平民百姓命如蝼蚁,在权势面前卑贱得犹如尘埃,根本无能反抗。

苏大苏二自知闯祸,两个年轻汉子挡在了家人前面,死死咬着牙关准备承受鞭笞。

甜宝被苏老妇紧紧搂在怀里,又被苏大、苏二两对夫妇护在身后,大人们此刻无暇他顾,谁都没发现包被里小娃儿眼神冰冷,眼底浮动诡异红光。

因为上辈子环境之故,甜宝不谙人情,也没受过教化。

她不知道什么是黑什么是白,她只知道现在有人要打阿爷阿奶,要打爹娘跟叔婶,要打三个哥哥。

一股陌生的愤怒情绪在甜宝胸腔滋生,来势汹涌。

无人得见的神秘空间内,几根尖利梨枝对准了中年男人及两个小厮。

就在梨枝蓄势待发准备射出之际,又一声冷喝阻下了眼前混乱。

“住手!”女子年轻嗓音不大,却自带威慑。

两个气势汹汹的小厮下意识停下来。

众人齐齐往声音来源看去。

视线所及,让人眼前一亮。

年轻美妇锦衣罗裙外搭湖绿兔毛披风,步履款款,秀雅端庄,一身贵气。

她手里牵着个打扮精致的三四岁小公子,一中年嬷嬷在前开路,两个貌美丫鬟随侍在后。

这阵仗绝非普通人家能有。

中年男人认出来人是刚刚在驿站落脚的贵客,不敢怠慢,收敛了趾高气扬嘴脸,“可是这些人扰着夫人歇息了?夫人稍待,我这就把他们赶走!”

美妇人行至近前,笑着摇摇头,对中年男人道,“张管事此言差矣。他们不过在此借地休整,既未进驿站吵闹,也未有唐突过往旅客,得饶人处且饶人,缘何便要打要杀了?”

掌管是闻言,知道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必然被妇人全部看在眼里了,强言道,“夫人有所不知,这些是家里犯事的罪犯,不谨小慎微还敢言行放肆,当受教训!”

“纵是罪民,自有官府定罪量刑,再者他们是自行奔往流放地中途,也算遵法守法,管事并无教训他们的理由。说他们扰了驿站清净,这话听来更是强词夺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可从未听说过这官道是属于驿站、属于你这管事的,寻常百姓还待不得了。”

听美妇人句句维护这些罪民,张管事沉了脸,露出不悦。

他能在驿站混个管事,身后也是有些背景的,这些年见过的人形形色色,认识的权贵更是不在其数,自诩有些底子。

现在被人当众数落撅了脸面,张管事说话也开始不客气起来。

“看夫人出身不差,为何却处处向着这些贱民说话?他们全是戴罪之身,夫人出言开脱,是要包庇罪犯?”

“放肆!”开路嬷嬷冷脸厉喝,朝张管事亮出一块令牌,“敢对贵人出言不逊,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管事在驿站多年,见多识广,一看令牌脸色大变,吓得口青唇白瑟瑟发抖,立刻跪下请罪,“草民有眼无珠,还请夫人数赎罪!”

苏家人呆呆站在一旁,对事情的发展始料不及。

刚刚还高高在上的管事,顷刻跪地哈腰?

眼前出面帮他们解围的贵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苏家人不敢想,也想不出来,但是他们好歹还有眼色。

一场风波被贵人轻易化解,救了他们一家子免受皮肉之苦,苏家人齐齐跪地称谢。

小说《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1:14
下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