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崔曦李云溪《附庸风月小说》无广告阅读_(崔曦李云溪)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崔曦”的新书《附庸风月》,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我一直以为她是装病,从来没当一回事……我……”我坐下身,单手抚在徐阳的肩背上,我说:“你先冷静一点,这,这不太可能的吧。你妈妈之前不是好好的?每年都有去体检。而且你家又没有人得过癌症,你妈平时也不抽烟,怎么会突然就有肺癌呢?”“我外婆就是肺癌。”徐阳放下纸巾,再次用手挡住脸,泪水滴滴落在茶几上…

附庸风月

崔曦李云溪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附庸风月》,是由网文大神“崔曦”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话音落地,与之同时落下的还有李云溪的一记重拳砰!不偏不倚地打在沈七夜的面腮上,直把他揍出去两米远!“姓陈的你!”“七夜!”几个小弟刚想上前,沈七夜却狠狠咬牙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管李云溪面色平静,岿然不动盯着沈七夜,盯了几秒后,才开口道:“不会说人话,就先学闭嘴”接着,他从我和蓝瑶身边擦过,径自走向坐在院子中间的牛琴先是对老人家鞠了个四十五度的躬,然后掏出…

附庸风月 在线试读

姓名:于秀;年龄54;
诊断结果:左肺叶可见40*50mm清晰毛玻璃状病灶,肺癌(?),建议穿刺活检。
徐阳捂着脸,抽泣:“我妈今天……加强CT的结果。”
我捏着报告单,原地怔站了数十秒。
这是于秀的体检报告单?
她,她得了肺癌?!
徐阳抬手抽了几张纸巾,声音已经哽得不成样子了:“我妈一个月前就有说起过呼吸不畅,夜间盗汗。我一直以为她是装病,从来没当一回事……我……”
我坐下身,单手抚在徐阳的肩背上,我说:“你先冷静一点,这,这不太可能的吧。你妈妈之前不是好好的?每年都有去体检。而且你家又没有人得过癌症,你妈平时也不抽烟,怎么会突然就有肺癌呢?”
“我外婆就是肺癌。”
徐阳放下纸巾,再次用手挡住脸,泪水滴滴落在茶几上。
我说,你外婆不是80几岁的时候摔了一跤,然后卧床肺部感染了么?
“是摔跤了,但她肺部感染后不能切气管,也是因为照片子发现肺上有肿瘤。那时候年纪大了,就保守治了。对外也没说……”
徐阳转过脸,看着我。
满眼赤红的颜色,看得我心疼不已。
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说些什么。
丫丫的死,让我恨极了于秀。
不管是暗中发誓,还是表面上冲突出来的狠话,我都不止一次说过,将来她的一切都跟我无关。
病了我不管,死了我不埋。
可是,当我真真正正看到于秀的判决书时,看到徐阳痛苦不堪的无助模样,我却是做不到心无波澜的。
我搭着徐阳的肩膀,给他抽纸巾:“徐阳,那……就算你外婆也是这个病,我们也不能确定,一次诊断就百分百准确。这上面不是说,只是疑似么?是不是还要做活检?”
“崔曦。”
徐阳的声音无奈又颤抖:“我是医生,一般到加强CT这里,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我甚至拿给了胸科主任帮我去看的,而且血检报告上肿瘤十二项好几个都超标,临床上的结论基本上已经……算是准确的,活检的意义不大了。”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所以……时间的话,还有多少?”
我又看了一眼报告,用手下意识比量了一下那个40*50的占位大小。
看这样子,得有乒乓球那么大了,好像真的不是很乐观。
“要是不做任何治疗的话,半年最多了。”
徐阳重新将脸埋在手里,眼泪顺着指缝决堤:“崔曦,我知道……让你跟我共情是难为你了。所以你不用安慰我,你去洗澡休息吧……我,我一个人待会。”
此情此境,我又怎么可能真的丢下徐阳不闻不问?
我为了爱而选择保全的爱人和婚姻,又怎么可能在徐阳最需要我的时候,表现得像个冷漠的外人?
“徐阳,你别这样。”
我扳直他的肩膀,将他的脸从手掌中扯出来。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有病咱们就治病,尽人事听天命。我知道,我没办法对你妈很关心很孝顺,但看在小宝的份上。咱们领小宝回来,她就是小宝的奶奶。就算是为了那孩子能有多一份疼爱,我也不可能真放着你妈不管啊。”
“崔曦。”
徐阳一把将我揽入怀里:“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你是在乎我们这个家的。可是……可是我妈不想治了,她说……她觉得是自己的报应,她不想治了……”
我大惊:“你已经跟你妈说了?不瞒着么?”
一般这种突如其来的疾病,不是都会先瞒一段的么?
徐阳是大夫,这种状况的处理方式应该很有经验的。
他完全可以先准备好一个最合适的治疗方案,瞒着于秀展开的。
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告诉于秀真相呢?
徐阳一边擦眼睛,一边点头:“说了。我妈自己已经很有警觉心了。前天她住院去检查,拍肺片时,那边的医生就看到了大片阴影。我妈问她,人家什么都没说。我妈就觉得不对劲。然后这两天,我让她住在医院里,各种抽血检查……她,她就已经怀疑了。我瞒不住……”
我咬了咬唇,捧住徐阳的脸:“那,现在呢?她还在医院么?”
徐阳摇头:“她不肯住院,要回家,要带小宝。”
我想了想:“还是尽快找个育婴嫂吧。你妈这个情况,得赶紧住院。”
徐阳点头:“我也这么想,今天下午跟肿瘤科的几个主任医师会诊了一下,如果现在开始安排化疗,兴许还能延续两年左右。”
“只有两年么?”
我心下一颤,我以为癌症如果控制的好,都能有个五到十年的存活率。
然而徐阳却摇头:“两年都是乐观的了。可是对我们来说,她可以等到小宝上幼儿园,谁不定还能看到我们再怀一个孩子,再生一个。两年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只是……”
徐阳微垂下头,眼中闪过一抹难言的暗痛。
我问他怎么了?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吞吞吐吐。”
“崔曦,你知道我妈没有保险的。而且,医保也不在S市……”
徐阳说。
我皱了皱眉:“你是独生子,你妈的医保应该可以转过来的吧?”
徐阳摇摇头:“我也不确定,之前都没想过这回事。我妈妈户口都还在老家,退休金也都在老家领。万一要是全自费的话,没个五六十万……”
我说:“先着手去问问政策,实在不行,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进展顺利,就是自费,也只能先自费了。”
“崔曦。”
或许是因为我坚决的态度让徐阳觉得不可思议,他看着我,好不容易止住泪水的眼睛,再一次泛起湿润。
他说,崔曦,我真没想到,你会这样通情达理。
“我原本,都不想跟你说这件事的。我妈也说了,自己得了这个病,就是她的报应。她压根不敢指望你还会管她。可我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就这样放弃,我原本是想把我妈老家的那套房子卖了,给她治病的……”

小说《附庸风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2:12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