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岁初陆祉年(火爆小说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岁初陆祉年)火爆小说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姜岁初陆祉年)

现代言情小说《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久安久安”。精彩内容:但始终没有掉一滴眼泪。她不甘示弱的瞪着他,“姜明杰,我自认为不欠你们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这么些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姜明杰姜明珠两人的欺辱…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又名《许你年年岁岁好》,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甜宠、校园、作品,围绕着主角姜岁初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久安久安。《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91章 大结局上,作者目前已经写了678783字。

一、作品介绍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小说是网络作者久安久安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姜岁初。主要讲述了:姜岁初微微偏头瞄了一眼他怎么不走啊?……“我们来看看你这次的试卷”关艳萍从桌上一叠试卷里翻出姜岁初的卷子,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好半天才开口道:“你这听力怎么听的,就是乱蒙也比你对的多”…姜岁初垂着头,露出一截白皙后颈,不敢说话陆祉年看了眼试卷,难怪关艳萍火气这么大三十分的听力她居然才得了十分陆祉年看了眼耳尖红透的姜岁初,想了下将手里的试卷放下:“关老师,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教室了”关艳…

二、书友评价

“世间的一切,没有对错,也没有好坏。只是立场不同而已,所有人都不过是在不同的状态下,做了不同的选择。不要因为别人的选择而否定自己。你要明白,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你要先学会怎么爱自己。”
“生是用来体验的,不是用来演绎完美的。我慢慢能接受自己身上那些灰暗的部分,原谅自己的迟钝和平庸,允许自己出错,允许自己偶尔断电。带着缺憾拼命绽放,这是与自己达成和解的唯一办法。我们很难做好每件事,让人生不留下遗憾。尽力就好。允许所有的事与愿违。”
“人生不是固定的方程式,也没有准确且唯一的答案。你需要明白,你的人生不是一条单一的轨道,而是一片原野。你可以在这片原野中走向任何一个地方。人生漫长,当下的选择在今后也不一定会有结果,答案永远在路上。”
“女性无所不能,这是一种理想状态。”
“我们都有无法言说的至暗时刻,一切不为人知的暴风雨;一些被打碎而后重建的观念。都是成长的必修课程。静待它过去,我们会变成更丰满平和的大人。”
“黑夜再黑,也有星星和月亮。
或许神明不佑你我,星辰也晦暗。
但是梦想在。
光和救赎就在。”
(我借你的光看到了从未看到过的世界。)
(因为遇见你,我又活了过来。)
(我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吗?)
“I mean, i love you.”
(我的意思是,我爱你)
永远的725小分队
永远的岁岁年年、阿意乐乐、浩哥糖糖、唐梓
你终将会成为你正在成为的人
我喜欢你,仅仅是因为你
最成熟的爱情观是相互滋养,彼此成长
最好的爱情是并肩而立的长大,彼此的成就
新的一年,希望岁岁平安,年岁并往♥

作者大大,白鸽是HE吗?

下架的原因可能是作者不想再写书了,她的账号都设为了私密,有点可惜[快哭了][快哭了]

三、热门章节

第104章 我一直都在

第105章 我在~

第106章 我们在~

第107章 奶奶

第108章 冬暖

四、作品试读

“妈的!!还敢跑!”余光瞥见她要跑,姜明杰一把拂开姜明珠给他擦血的手,快步追上去。

他人高步子大,在巷口追上姜岁初,从后面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摔在墙上。

“姜岁初,一个月没教训你长本事了,啊?”姜明杰原本还吊儿郎当的,现在是彻底怒了。

他用力揪住她的头发,姜岁初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他扯掉了,疼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但始终没有掉一滴眼泪。

她不甘示弱的瞪着他,“姜明杰,我自认为不欠你们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这么些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姜明杰姜明珠两人的欺辱。在家里的时候背着奶奶打她骂她不让她吃饭,在学校伙同其他同学孤立她,撕她的作业藏她的书包,抢她的生活费。因为他俩,在初中时她经常饿肚子,如果不是姜明浩,她想她早就饿死了。

如果是其他人,她不会有这么大的情绪。但他们是她的亲人啊,他们身上至少流着相同的4/1的血液。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自己。

姜明杰还没有说话,姜明珠先开了口。

“因为你明明就是寄养在我家的一条狗,却总是做出一副清冷孤傲的模样。摆不清自己的位置。”

狗?

姜岁初清冷冷的目光看着她,“姜明珠,这些年我在你家过的到底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很感激那年大伯不顾婶婶反对接我回家,但这些年我上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政府补助的,没花你家一分钱。至于吃的你家的饭…”她稍顿了一下,看着姜明杰和姜明珠,说,“你俩应该心里也有数。”

每天早晨,在他俩还在床上睡懒觉的时候她已经被曲萍叫起床去地里干农活了。不管是寒冬酷暑,只要她在家她就不可能歇的下来。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初春光脚站在深水田里刺骨的冷,也记得三伏天玉米地里火炉似的太阳。

她的肩膀上至今都有小时候背玉米、背稻谷留下疤痂,紫红色的几条印。

这些年不管他们怎么欺负她,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因为寄人篱下是真,她也不想让奶奶为难。

她一直熬着,好不容易上了高中,她去了市里,远离了他们,她以为就好了。可是并没有,只要他们看见她,就是想要欺负她。

她知道,欺负她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

她的一番话并没有说动他们,姜明珠上前一把夺过她的书包,拉开拉链直接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

“废话那么多。”

东西散落一地,书本、试卷、笔袋、唐蜜送的防晒霜还有奶奶刚给她的存折。

“姜明珠,你干什么!”姜岁初看着散落一地的东西愤怒的瞪着姜明珠,挣扎着却又死活推不开姜明杰的桎梏。

姜明杰把她死死按着墙上,眼神警告她,“别他妈乱动,老子拿了钱就放了你。”

眼看大巴车要来了,他也懒得再为难她,况且他们这边动静闹得有点大,他怕待会有人过来。

他催促姜明珠,“你快点!”

姜明珠不甚在意,“知道了。”

姜明珠双手抱胸,用脚嫌弃的踢开地上的书本试卷。存折反面向上,姜明珠以为是学生证没在意踢到了一边。

没看到钱。

踢开一本练习册,看到笔袋,姜明珠弯腰捡起,打开。

笔袋里就几支水笔和橡皮擦,没有其他东西。还有一个夹层,姜明珠以为她把钱藏夹层里面的,可在里面并没有看到钱,倒是看见了一张两寸照片。

姜岁初看见她在翻自己的笔袋,眼眸瞬间黑沉下去,“姜明珠!你放下!”

“不准动!”

姜明珠停下抽出照片的动作,抬眼笑着睥睨她:“你不让动我偏要动!”

说完她抽出那张两寸照。

看见照片那一刻,姜明珠心颤抖了一瞬。

照片上的男人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寸,眉眼间一股正气。

是姜岁初的父亲———姜志伟。

也是她的亲叔叔。

虽然她对姜志伟没什么记忆,但看着照片她好像突然明白姜岁初那股清傲感来自于哪了。

她看见姜岁初眼底的恐慌,心里有些暗爽,慢慢滋生出了一个恶劣的想法。

她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玩味的笑。

姜岁初看着她那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心狠狠地往下沉了一下。

果不其然,姜明珠把笔袋扔到地上,两指捏着照片冲姜明杰伸手。

“哥,打火机借我一下。”

姜岁初真的怕她了,她紧盯着她指尖那张小小的照片,喉音颤抖着求她。

“姜明珠,我求你把照片还我好不好。”

那是她唯一一张爸爸的照片。

姜明杰没看见是什么照片,以为她就是小性子起了,想戏弄戏弄姜岁初。这样的事两人没少干,他没多想从兜里掏出打火机丢过去。

姜明珠接住抛来的打火机,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姜岁初,你不是学习很好吗。那你算算,我点燃这张照片需要几秒。”

说完,她按下打火机,咔嗒一声。

蓝色火苗窜起,离照片只差几毫米的距离。

姜岁初死死盯着那火苗,眼底是愤怒,是绝望。

她奋力挣扎着,哭着求姜明杰放开她。

“姜明杰,我求求你。你让她把照片还我,我给你们钱,都给你们好不好。”

姜明杰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姜岁初这副样子。

以前不管两人怎么欺负她,她都是面无表情,不哭不闹。

更别说哭着求他。

他觉出点不对劲,看向姜明珠:“是什么照片?”

“没…”姜明珠见姜明杰有所松动,一晃神举着打火机的手微颤一下,蓝色火舌迅速舔上照片的一角。

天气本就燥热,干燥的纸片遇到明火,点燃几乎是一瞬间的事。

姜明珠的手指被窜起的火苗撩了一下,短促的灼痛让她下意识地扔了手里的照片。

一张燃烧的照片飞到地上。

在照片落地那一刻姜明杰才看清,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看见照片被点燃那一刻,姜岁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一把推开姜明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过去的。

顾不上别的,她直接用手扑灭火焰。

照片太小,等她扑灭也只剩下半张。

她跪在地上,捧着那半张照片,小心翼翼地拂去照片上的泥土灰烬。

爸爸,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止不住的流,半张照片紧紧抓在手里,她的手指在颤抖,双手撑着膝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

她擦干眼泪转过身,眼睛死死盯住姜明珠。

她的眼里攒着极致的愤怒,但又夹杂着一丝悲凉与失望。

姜明珠看着她的眼睛一阵心悸,后退一步,但是面上仍然佯装淡定,“你——”

刚出声,就被姜岁初一记耳光打断。姜明珠被打的偏过头,人没站稳踉跄摔靠在粗糙的水泥墙上。

她捂着脸,扭过头不可思议又无比愤怒的看着姜岁初,张着嘴好半晌没说出一个字来。

这一记耳光姜岁初没有留丝毫余力,她的掌心发麻,随后是细细密密的疼痛。

然后她像发了疯一般朝姜明珠扑过去,扇她的耳光,扯她的头发,像以往十年里她对自己那样对她。

姜明杰原本还在想那张照片要是被爸爸知道了该怎么办,这会看着撕打在一起两人也顾不上那么多,上去扯开两人。

到底姜明珠才是他的亲妹妹,他没有去拉姜明珠,而是单方面的桎梏住姜岁初。

有了帮手,姜明珠嚣张的气焰又回来了,她扯着姜岁初的头发对她拳打脚底,又抓又挠,嘴里全是恶毒的话。

动静实在闹得太大,边上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有看不下去想上前帮忙,但是被姜明杰那几个朋友得眼神唬住了,不敢上前。

小说《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0日 pm12:02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pm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