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推荐全文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谢玉渊李锦夜)抖音热文_《全文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本阅读

热门新书《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怡然”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高重上前一步,朝张虚怀一抱拳,“谢谢郎中出手相助。”张虚怀伸手点了下谢玉渊:““我助的是她,不是你。是爷们就别心软,保护好老婆孩子是正经。”说完,脑袋一晃,胡子一翘,留给众人一个傲气的背影…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马甲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谢玉渊李锦夜,穿越重生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又名《玉渊错:嫡女的快意人生》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谢玉渊为主线。怡然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目前已写146763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一、作品介绍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小说是网络作者怡然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谢玉渊。主要讲述了:孙老娘和孙老爹得了五十两银子,俨然感觉自己成了有钱人,有钱人要种什么地,干什么活,有钱人家里都有丫鬟侍候老两口一合计,托人牙子花二两银子买了个丫鬟孙老大那畜生都有钱买丫鬟,凭什么他们不买,不仅要买,还得买个漂亮的在家里使唤买来的丫鬟叫春花,刚满十四岁,虽然黑了点,但脸蛋长得挺周正,小身子发育的也好,胸前鼓鼓囊囊的孙老二养病大半个月的时间,没碰过女人身子,一看到这个春花,就像狗看到了肉骨头一…

二、书友评价

一口气读到尾,真真好看极了!人物性格鲜明,栩栩如生般在你面前。也没有bug,不拖泥带水,完全可以改编成电视剧呀

最近看了很多重生一类的小说,这是唯一一部看完的!很好的小说!书名真的是拉低了小说的档次

真的很不错,写得很好,自问没有女主那么有勇气,明知男主只有十年时间还要和他在一起,真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啊。每个角色人物个性都很鲜明,逻辑通顺,结局很好[赞]

三、热门章节

第二百零九章 还有更过分的事

第二百一十章 取了你的狗命!

第二百一十一章遇刺,重伤

第二百一十二章 惨死者,厉鬼也

第二百一十三章急去江南

四、作品试读

孙家三姐妹被这两人的话吓得脸都白了,双腿儿直打颤。

孙大姐见势不妙,颤着嘴唇扯出个笑脸,“何必呢,都是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孙二姐,孙三姐拼命点头,却是吓得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三人一对眼,灰溜溜走了。

高重上前一步,朝张虚怀一抱拳,“谢谢郎中出手相助。”

张虚怀伸手点了下谢玉渊:““我助的是她,不是你。是爷们就别心软,保护好老婆孩子是正经。”

说完,脑袋一晃,胡子一翘,留给众人一个傲气的背影。

谢玉渊好看的眉毛微微上挑,心想,师傅这人虽然嘴不好,但心却是好的,以后自己得好好孝顺才行。

高重被说得无地自容,心里暗暗发誓,下回再有孙家的人闹上门,他一定连嘴都不让他们开口。

……

高重预料的下一回,并没有实现。

孙家三姐妹回到孙家,把遇到张郎中的事情一说,孙家二老立刻变了脸色。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万一张郎中真的把事情漏到官老爷那边,那他们俩就真的要吃牢饭了。

两个老家伙一对视,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意--先轮流到三个女儿家打几日秋风,避避风头,然后等儿子伤好后到衙门报官,让官差把春花那小贱人抓回来。

主意一打定,二人轮番上阵,对着三个女儿一通威逼利诱。

孙家三姐妹从小就被打骂惯了的,心里再不愿意,也只能答应。

连夜,孙家人收拾细软行李,雇了两辆牛车,一辆装东西,一辆装受伤的儿子和刚落胎的媳妇,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溜出了孙家庄。

孙家人一夜消失的消息,传到谢玉渊耳朵,她胸闷得连早饭都没吃出味来。

早知道孙家人这么不经吓,她昨天就不配合师傅唱那出戏了。

他们一走,以后想报复也难,真是便宜这一家子。

可转念一想,真要让自己杀个人,放个火的,自己也做不出来,不如和爹娘安安心心的过日子。

心里豁然开朗。

……

孙家人一走,世界便清静了很多,日子一日赶着一日,也过得快了起来。

这日清晨,谢玉渊照常去郎中家,远远的就看到院子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有客到吗?

她走进院子,正好青儿做好早饭要回家。

“青儿,郎中是不是有客人来?”

李青儿指了指堂屋,又指了指东厢房,“有客的是东边那一位,郎中在堂屋里喝稀饭呢。阿渊姐,我回家了。”

谢玉渊狐疑地看了东厢房一眼,“去吧。”

进了堂屋,张虚怀都懒得从粥碗里抬起脸来:“有人来看我侄儿,你不用管他们,午饭添几个菜就行,”

“是,师傅。”

谢玉渊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想:怪事,师傅是长辈,怎么着也应该是师傅有客啊,怎么反倒是小师傅有客人呢。

“今天我不出诊,有病人来请统统帮我推了。”

“师傅,你身子不舒服?”

“小丫头懂什么,这叫偷得浮生半日闲,我要晒太阳去了。”

说完,他把最后一口包子往嘴里一塞,拎了个躺椅摆在东厢房门口晒太阳。

谢玉渊看着天上惨兮兮的一轮被阴云遮了一半的太阳,心想,师傅你这是晒太阳呢,还是吹冷风呢!

张虚怀翘起二郎腿,嘴里哼哼小曲,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无人知道此刻他心里正破口大骂:我日他三舅姥爷,你们在里面暖暖和和,却要老子在风口上替你们看门,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

“良心被狗吃了”的李锦夜临窗而立,“苏长衫,你来做什么?”

苏长衫端起茶,饮了一口,笑道:“你猜?”

李锦夜淡笑道:“一个瞎子,脑子都是生了锈的,猜不出。”

苏长衫走到他身后,“得了吧,你个成了精的狐狸,少给小爷我打哑谜,你光着屁股在床上满地打滚的时候,我就认识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李锦夜眯了眯眼睛,没说话。

“知道不知道小爷我找了你多久?这些年西北的天都给小爷我翻过来了,你躲在这里,好意思吗?”

“一个瞎子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八蛋,你再特么的和小爷我阴腔怪调,我揍你啊!”苏长衫龇了龇牙。

李锦夜缓缓转身,不怒,反而勾起一个浅淡的笑。

“苏长衫,几年没见,你这嘴欠的毛病长了不少啊,估计京城想揍你的人太多,所以才想把我骗回去。”

“你猜对了。废话少说,你就说帮不帮小爷回去撑这个场子?”苏长衫眼睛一睁,嘴一挑,将“纨绔”两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帮着你打架?

“我帮你打架也行啊。”

李锦夜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一个瞎子,能打谁?”

房间里一盏油灯,幽幽暗暗,衬得他的俊脸有几分冷意,眼神有些散漫。

“你想打谁,我就帮你打谁,谁让我们是光屁股的交情呢,暮之。”

暮之两个字一叫出来,李锦夜游散的眼神顿时聚起光。

“恕我眼拙,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别说打人了,怕是自保都难吧?”

苏长衫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从善如流的地将声音压低了些许:“你个瞎子,能看出什么东西。能不能打,试过才知道。”

李锦夜感觉他胸口微微震动。

苏长衫退后半步,一脸嫌弃地看着屋里摆设,然后摇了摇头,从嘴里一字一句咬出。

“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我却还是原来的我,李锦夜,你不恨,我特么的还恨呢!”

李锦夜微微闭了眼,双臂缓缓收紧,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鼻尖有西北大草原的青草味。

再嗅一下,那青草味里又夹杂着浓浓的血腥。

五年了!

他早已经分不清这恨是淡了,还是更浓了!

……

谢玉渊每送走一个病人,眼睛就忍不住的往东厢房瞄过去。

房门始终紧闭,里面半点声响都没有,看来小师傅是在与客人畅谈。

直到黄昏时分,她才听到吱呀一声门响。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8日 pm7:19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am11:13